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一百七十八章 武林公敌江河帮
    武当派与魔教一直仇怨颇深。  两派不仅在几百年前就结下了深仇,最近几年又新仇不断,比如武当大弟子肖玉尘就被魔教三音之一的红衣魔琴所杀,更让武当怒不可遏的是,武当在详细调查原掌门之位继承人长衫真人失踪一事时,现大量证据都指向魔教。因而,武当一直想对魔教复仇。如今由他们提出来这个议案,并不出乎众人意料。

    而各门派也考虑到魔教确实极具危险性,因此也都同意遏止魔教的计划。但是怎么遏止却存在极大的争论。以武当、北丐等为的门派认为,对付魔教就只能用最激烈的手段,包括攻上光明顶,熄灭魔教号称永不熄灭的圣火等。而以少林、峨眉为的门派认为,在这个多事之秋,武林不应掀起这么大风浪,应想个更平和的办法。

    于是这就成了今天的第一个议题。

    武当派讲完,北丐的逍不尘忽然走了上去。

    “各位,魔教不仅危害武林,近年来更出卖祖先、通敌求荣,做起了鞑子的汉奸走狗,实在是人神共愤,我武林之第一大耻!”逍不尘说得一副痛心疾的样子,“正是他们做的内应,鞑子才轻易地突破长城,在中原肆意蹂躏!试问我中原有多少百姓惨死在鞑子的屠刀之下?而在这些屠刀上的每一滴血,都有魔教的功劳!”

    此话一出,群雄皆又惊又怒!

    在这个时空,虽然武林人士不待见朝廷,但在他们的基本价值观中,也有一条不通外敌、不当汉奸的底线。武林中有三类人被视作罪大恶极,那就是欺师灭祖、背叛师门和投靠外敌。

    秦书淮不由冷笑,北丐的这招贼喊捉贼,玩得倒是纯熟无比。

    逍不尘说完,只见北丐那边忽地拉上来两个被困得结结实实的人。秦书淮顿时眼皮一抽,那两人正是邱大力和虔虚子!

    邱大力和虔虚子怒视着逍不尘,嘴里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很可能是被点了哑穴。

    逍不尘瞥了眼秦书淮,嘴角浮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各位英雄,经我帮查明,这两人便是魔教的走狗!那日他们与前来接洽的鞑子会面之时,正好被我帮逮个正着,可谓人赃并获,证据确凿,大家说该怎么办?”

    话音一落,崆峒和华山那边顿时有不少汉子鼓噪了起来,“杀了他!杀了他!”

    在他们的鼓动下,很多中小帮派的人也跟着吼了起来,“杀了这两个狗东西!卖国贼!”

    而比较理智的江湖门派则集体保持了沉默。逍不尘说证据确凿,但是没有出示任何证据,故而真假难辨。不过谁都不认识这两人,自然也没人肯为他们说话。毕竟谁都不愿意因为两个陌生人而去得罪北丐,甚至背上纵容魔教、汉奸之嫌。

    逍不尘见“群情激愤”,便顺势说道,“好,今日我就杀了这两个魔头,祭奠那些惨死的百姓!”

    说这话时,他的眼睛不经意地瞟向秦书淮。

    秦书淮知道逍不尘是故意引诱自己上去阻拦,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自己也不得不上去了。

    轻轻一纵越上演武台,喝道,“且慢!”

    底下顿时一阵骚动。

    逍不尘阴笑一声,“怎么,秦帮主认识这两人?莫非此二人是你江河帮的人?”

    秦书淮冷笑道,“逍长老这是明知故问么?你趁我不在,带人偷袭我江河帮总舵,杀了我两百多帮众,又将这两位抓了来污蔑他们是魔教,如此费尽心机,想做什么你自己心知肚明!”

    “秦帮主亲口承认了便好!这两人既然是你手下,那么就是江河帮窝藏通敌求荣的魔教汉贼,你身为帮主当作何解释?”

    秦书淮不屑道,“你说他们是魔教,又是汉贼,有何证据?”

    逍不尘大笑道,“早知秦帮主护犊情深,你要证据是吧?”转过头,对底下一人说道,“把证据带上来!”

    很快就有两个北丐弟子押着一个后脑勺留着一撮鼠尾辫的鞑子上了来,那名鞑子同样被五花大绑着,抖如筛糠。嘴里又乌里哇啦地说着满洲话,像是在求饶。

    底下的骚动声更大了,不少人都好奇地探出头来看鞑子到底长什么样,也有不少人交头接耳在议论着什么。

    秦书淮细细看了看,这人无论长相、装扮还是语言,应该是真正的鞑子无疑。看来北丐和后金为了给自己泼脏水,也是下了不少功夫。

    逍不尘又对底下道,“各位好汉中,可有懂鞑子鸟语的?我北丐虽也有精通鞑子言语者,不过为了公平起见,还是请一位既懂鞑子语,又德高望重的前辈来翻译一下吧!看看这鞑子到底怎么说!”

    话音刚落,底下便窜上来一白须老者,说道,“俺懂!”

    众人一看,原来是辽东铁刀门门主宋震山。此人在江湖上颇有侠名,以嫉恶如仇著称,由他来翻译大伙儿决然不疑。

    逍不尘冲宋震山拱了拱手,说道,“那就有劳宋门主了。”

    宋震山便用满语问了这名鞑子几个问题,那鞑子有问必答,极为配合。宋震山没问几句,便眉头紧锁了。

    转头冲底下人说道,“诸位英雄,这个鞑子说,江河帮就是他们在中原的内应,这次入塞当中,鞑子之所以能势如破竹,都是因为江河帮在各个城池、要隘与他们里应外合,包括在遵化城的大火,也是江河帮在里头烧的!这个鞑子就是专门负责和江河帮联络的,与他接头的人,便是这两人!”

    底下“轰”地一声炸开了。

    宋震山又与那鞑子说了几句,眉头越皱越紧,瞬间变得怒不可遏。

    “诸位,这个鞑子又说,江河帮就是他们一手打造的!目的就是培养汉奸,让鞑子军队横扫中原!他还说,鞑子要把江河帮培养成中原第一大帮,然后要么统治武林,要么一举剿灭武林!”

    “哗”地一声,底下人纷纷站了起来,有些怒不可遏的汉子已经拿起了武器,差点就要上来与秦书淮拼命!

    逍不尘看着群情激愤的人群,又火上烧油地说道,“诸位英雄,江河帮创立不过短短三四年时间,如今却已经展成了运河三大帮之一,度之快简直闻所未闻!我北丐早怀疑他背后的势力不简单了!如此真相大白,原来他有魔教和鞑子的双重支持,难怪战无不胜!这次我们不光有人证,还从江河帮总舵截获了一批他们与鞑子来往的书信,可谓认证物证俱在,因而这才斗胆在天下英雄面前,揭露他们的真面目!”

    说罢,立即又上来几个北丐弟子,开始展示所谓的“物证”。

    “杀了他!”不知是谁先带头喊了一声,接下去现场就炸裂了。

    “灭了江河帮!”

    “江河帮武林公敌!”

    “杀了秦书淮!”

    逍不尘嘴角阴笑连连,又指着秦书淮喝道,“秦帮主,都听到了吧?你这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