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一百七十五章 一剑花沉
    黄衫剑客收了剑,冲秦书淮和孟威、孟虎抱拳道,“三位好朋友仗义相助,这个人情花某记下了!还未请教三位尊姓大名?”

    孟威道,“在下孟威,这是家弟孟虎。 ”然后又指着秦书淮道,“这是我江河帮秦帮主。”

    黄衫剑客顿时眼皮一抖,嘴角一抽地说道,“原来阁下就是传说中的秦书淮秦帮主?”

    “哦?你认得我?”

    “哈哈,花某自认三十岁到达玄通境巅峰,已是世间罕有。却在通州听说还有人能在十六岁便步入小成境。本来花某是不信的,但今天亲眼得见,却又不得不信了!秦帮主,花某佩服!”

    秦书淮轻笑道,“花兄的名字,莫非就叫花某?”

    黄衫剑客这才想起来自己盘问了人家一圈,却还没自报家门,顿时一拍脑袋说道,“呃,这脑袋又不好使了。在下花沉,沉鱼落雁的花,闭月羞花的沉。啊,不对,是沉鱼落雁的沉,闭月羞花的花,沉花。咦,不对,是花沉……”

    秦书淮和孟虎、孟威三人都是无语一笑。

    这哥们的脑袋,好像确实跟别人不太一样……

    秦书淮倒不关心他叫什么,他关心的是哪个门派能把长这副脑袋的主儿调教成用剑这么厉害的高手。

    于是问道,“敢问花兄是何门何派,师承何位高人?”

    花沉咧嘴一笑,“在下无门无派,全凭祖上传下来的一本剑谱、一本心法自学而已。”

    “祖上?我……”秦书淮很想骂人。

    特么的本以为救了哪个大派的高徒,好去抱抱大腿,没想到救了个野路子。你大爷的,没门没派的你这么吊?这小子到底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心里腹诽了半天,但是人救也救了,崆峒派也得罪了,还能怎么办?

    花沉又道,“三位兄弟,花某一人一剑浪迹江湖,也是许久没遇上三位这么投缘的好朋友了。走,咱进镇子里吃酒去,花某带你们去最好的酒家!”

    三人都有些狐疑地看了看花沉,见他穿的一副破破烂烂的样子,心里很怀疑他说的酒家能有多好。

    孟虎去把三匹马牵了来,秦书淮上马后,花沉刺溜一下也挤了上来,坐在秦书淮后头。

    “嘿嘿,挤挤,挤挤,一会就到了。”

    秦书淮又闻到从身后传来一股浓烈的酸臭味,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四人进了镇子,在花沉的带领下,东绕西拐,终于找到了一个酒馆。

    花沉倒是没有吹牛,这家酒馆光牌门就有五米高,上书“聚香阁”三个鎏金大字,进去之后里头也是雕梁画栋,馨香扑鼻,果然是上档次的地方。

    因为召开武林大会的关系,酒馆里人头攒动,不过大都是那些名门大派的弟子。江湖也分贫富贵贱,只有这些大派的弟子才能如此阔绰。

    花沉一进去就人五人六地喝道,“小二,来最好的包厢!”

    很快来了一个小二,看到花沉的时候脸上现出一丝狐疑,不过当看到秦书淮几人后又堆起了笑脸。

    “好嘞,四位里边请,正好有一雅座空着呢!”

    引四人进了包厢,小二又咧嘴问道,“四位,来点啥?”

    花沉豪气地一拍桌子,“店里有的,最好的,来一桌八荤七素就行了!还有,最好的酒是什么?”

    小厮的嘴角咧得更开了,“嘿,这您算问着了!咱店里秘制的百花酿,三十年陈的,那可是镇上一绝!您要是说不好喝,把酒坛子砸我脑袋上!”

    花沉哈哈一笑,“你这厮,倒会聒噪!那就先来两坛!”

    小厮一拍大腿,“哎哟,大客人、贵客人!不是小的不卖您,实在是这酒太劲,一般人喝下一碗到位,喝两碗就醉!我瞧您三位,半坛子就够啦!”

    花沉脸一沉,“怎的?怕没钱给你?去拿便是,再聒噪割了你的舌头下酒!”

    小厮哪还敢再说半字,赶紧退下了。

    秦书淮和孟威、孟虎都是坐在一旁不说话,静静地看着他装x。

    菜很快上齐了,八荤七素,每个菜都奇香无比。再打开那酒坛,小厮果然所言不虚,一股清冽的酒香顿时飘满整个屋子。

    花沉倒上酒,举起酒碗一抬手,说了声,“请。”

    四人便先喝下了一碗酒。

    秦书淮放下酒碗的时候,忽然现放在自己面前的一个大肘子不见了。再一看,左手边的牛肉也只剩下半盘了。

    花沉一只手抓着肘子,一只手抓着一把牛肉,正没命地往嘴里塞。

    嘴里囫囵着说道,“大家随意,随意哈,千万别跟我客气!”

    说着又把啃了一半的肘子放回盘子,然后用油腻腻的手推到秦书淮跟前,说道,“这肘子不错,你尝尝。”

    秦书淮:“呵呵……”

    三人赶了一天一夜的路,本来也是饥肠辘辘,想好好吃一顿,没想到碰上这么个主。照他这个吃法,一会大家都不用吃了。

    孟虎先抄起了筷子,对桌上的菜品进行“抢救性掘”,什么鱼虾肉菜,一股脑儿先夹到碗里再说。

    秦书淮咽了咽口水,花沉和孟虎的狼吞虎咽让他更饿了,于是也撩起了袖子,挑着还未被花沉“污染”过的菜大吃起来。

    孟威呆呆地看了好一会,这一切好像跟他想的有些不太一样,哪有几个爷们到了酒馆就只顾埋头大吃的?不过很快就想明白了,秦帮主都没说啥咱还能说啥?吃吧就!

    于是四个大男人以诡异的度吃了起来,没人说话,没人喝酒,包间里只有叮叮当当的碗筷声。

    过了许久,风卷残云,桌上所有菜都见了底。

    花沉很豪气地问道,“吃饱了没?没吃饱再要!”

    一边说一边又拿起馒头,蘸着盘子里的残汁剩菜,又吃了两三个。盘子被他刷的蹭亮,比洗过还干净。

    秦书淮三人惊为天人地看着花沉,一时谁也找不到什么话题聊了。

    “三位兄弟可是来参加武林大会的?”花沉打了个饱嗝,终于不再吃了。

    孟威道,“正是。花兄弟莫非也是?”

    “没错,我是来看大戏的。”

    秦书淮饶有兴致地问道,“哦,大戏?”

    ps:第七更,今天十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