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强迫症
    林中的一片空地上,七个身穿褐衫长袍的武者围着一个年约三十出头的黄衫剑客一通猛攻。 黄衫剑客满脸胡渣,看上去邋里邋遢,不修边幅,手中长剑却是寒光四溢,一看便不是凡品。

    七个褐衫武者都年纪颇大,修为看上去也不低,都是玄通境二等的样子。七人的配合更是精妙,走位之中暗合玄门八卦的原理,似乎是一种磨合已久的阵型,不过好像还少了一人。但即便如此,黄衫剑客也已是险象环生。

    七人之中,有一人大喝道,“小杂碎,今天你死在我们崆峒八门手里,也算不枉来人间走一遭了!识相的立即给爷爷们下跪磕头,兴许能给你来个痛快的!要不然,嘿嘿!”

    黄衫剑客却满不在乎地嗤笑道,“老怪物真会说笑。明明是七个人,又是什么崆峒八门了?”

    七人之中一个年纪最大的老者当即勃然大怒道,“狗崽子,我三师弟要是没被你偷袭杀死,我崆峒八门又怎会少了一人?这笔血债,今天定要你血偿!”

    黄衫剑客又笑道,“我差点忘了,倒是有这么个自称崆峒派的短命鬼,前些日子在别人家的洞房花烛夜里杀了新郎一家,然后想自己当新郎,被我不小心一剑杀了。”

    “呸!胡说八道!我三哥岂是那种人?”

    “那你们去问他好了。”

    “他已经死了,自然是由你这狗贼信口雌黄了!”

    “哦,也对,那我就没办法了。”

    黄衫剑客的嘴一点不饶人,说话的时候嘴角还总带着一丝嘲讽的意味,惹得那几个崆峒派的人越的暴怒。

    八卦阵的运转瞬间加快,七人的出剑也越阴狠凌厉,黄衫剑客很快身受两剑,鲜血直流,而奇怪的是,他只是一味的招架,从头到尾都不曾还过一次手。

    旁观者清,秦书淮在一旁看了许久,看出这黄衫剑客的修为其实也不低,虽然以一敌七打得确实被动,但也决不至于没有丝毫还手的能力。

    而正在他疑惑的时候,只见那黄衫剑客忽然长剑一抖,唰地划出一道白练,以令人咋舌的度,精准地划过了其中一个褐衫武者的脖子!

    一剑毙命!

    孟威看得也是一惊,低声说道,“此人年纪轻轻,修为却已经到玄通境圆满了,倒是稀奇。还有他那剑法极为诡异,不出则已,一出必杀!若是他能越到小成境,必定又是个名震江湖的人物!”

    “崆峒八门”这下只剩下“六门”了,估计是“门板”太少关不上那么多“门”,一下子阵型大乱。那黄衫剑客压力骤减,一套剑法用的飘逸至极,没过多久又电光火石地递出一剑,伴随着一声惨叫,那名最年长的崆峒武者便骤然倒在了地上。

    还是一剑毙命!

    这下崆峒派这边只剩下五个了,所谓的“崆峒八门”阵就更不成样子了,胜负显然已分。

    秦书淮后悔地直拍大腿,“哎,刚刚要是出手去帮个忙就好了,还能攒个人情。”顿了顿,又不甘心地问孟威,“老孟,你看咱现在去帮他,他还能记人情不?”

    孟威笑笑,用沉默表示回答。

    却在这时,前方又不知从哪跑出来十几人,同样穿着褐色的长袍,一看就是崆峒派的。

    秦书淮一见又乐了,“来了,攒人情的机会来了。”

    孟威皱了皱眉,这位秦大人向来处事周全,但有时却又像个孩童一般。是了……他也不过才十六岁而已。

    所以有些事,自己必须要提醒他。

    于是说道,“帮主,对方可是崆峒派,六大派之一,得罪了他们恐怕……”

    孟虎接话道,“不怕,杀光他们就好了!”

    说罢,嗖地一声窜了出去。

    秦书淮大喊,“我靠,我不是这意思!”

    他原本的意思,就是要明着得罪崆峒派。崆峒派与北丐关系极好,这是江湖共知的事情,秦书淮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也自然知道。所以即便他不得罪崆峒派,只要北丐话,崆峒派也会来对付自己。

    但是如果以救这位剑客的名义得罪崆峒派,那自己就有可能争取到这名剑客背后的门派作为自己的联盟。近年来江湖纷争不断,六大派为的各江湖门派早已貌合神离,分成了好几个派系。在这种背景下,得罪某个门派甚至某个派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身后没有派系支持。如果跟谁都非敌非友保持路人,那就等于公然与整个武林为敌。

    至于那名剑客所处的门派会不会接纳自己和江河帮?秦书淮毫不怀疑。只要自己展露出足够的实力,白痴才不要自己阵营里多一股强援呢!

    言归正传。

    见孟虎冲了出去,秦书淮和孟威便也跟了过去。

    三人划出三道残影,悄然落在黄衫剑客跟前,落地时毫无声响。

    众人无不大惊。这些人都是习武的行家,只瞧了一眼三人的度和落地时的气息,便知道这三人都已是小成境的修为。

    一下子出来三个小成境的高手已经足够让他们吃惊了,更让他匪夷所思的是,其中一人竟然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

    三人拦在中间,一下子就让打斗停了下来。

    黄衫剑客也是微微一愣,继而笑道,“三位好朋友,可是来助我的?”

    秦书淮淡淡一笑,道,“哦?你怎么看出来的?”

    黄衫剑客哈哈一笑,“算命的说花某命很长,一时半会还死不了。”

    秦书淮点头笑道,“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有趣,回头喝两杯如何?”

    黄衫剑客纵声大笑,“好极好极!花某求之不得,哈哈!”

    秦书淮说罢,身形骤然一晃,便一掌拍在了其中一名崆峒派弟子胸口,那人顿时如风筝一般飞了出去,倒在地上后便再也起不来了。

    孟威和孟虎见状,也纷纷出手,一时间几道残影在人群中如鬼魅一样穿行,空旷的林中“嘭嘭”之声不绝于耳。

    黄衫剑客也展开了犀利的反攻,身体犹如一条黄蛇飞穿行在人群之中,长剑嗡嗡作响,要么不出剑,每出一剑必杀一人。

    以致秦书淮怀疑这人可能有强迫症。

    没过多久,地上便躺了具尸体。崆峒派的人从一开始就无心恋战,这会儿能跑的也都跑光了,连句狠话都没来得及撂下。

    ps:这是第六更,今天十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