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借兵
    在张啸紧张备战的同时,秦书淮也没闲着。

    他先亲自摸到江河帮总舵,悄悄给丐帮送了一封信,表示自己将按照他们的要求,在合适的时间,去指定的地方与他们约谈赎金问题,并要他们保证邱大力和老道的安全。

    事实上,他并不担心邱大力和老道的安全。这两人是丐帮能杀掉自己的唯一筹码,他们肯定不会轻易丢掉。他这么做,只不过是为了扰乱对方视线,要他们放松警惕而已。

    之后,他又立即奔赴位于青乌镇西北部的群山之中,魔教这次来援的赤火旗和黄土旗便一直隐藏在这里。

    秦书淮先找到了赤火旗的秘密营地,现旗主吴烈和黄土旗旗主陈厚正好在一起。

    听闻秦书淮到来,不二散人和逐一道人也立即赶了过来。

    见了秦书淮,不二散人先是哈哈大笑地赞道,“秦老弟,听说你在罗文峪以四敌千血战了一场,手刃鞑子无数,好生痛快啊!哈哈,听得老哥我都手痒了!”

    秦书淮苦笑一声,“这么快就得到消息了,贵教果然信徒遍布,消息灵通啊。小弟不才,若是不二老哥在那,那些鞑子的下场恐怕就更加不妙了。”

    “小老弟本事越来越大,说话怎的越来越假了?”不二散人又笑了笑,明知故问道,“小老弟无事不登三宝殿,此番前来莫不是有什么难处要我们帮忙了?”

    还没等秦书淮回答,逐一便轻哼道,“秦老弟,我们日月教只说帮你打鞑子,可没说帮你做别的。”

    很明显,魔教对漕帮和北丐联合进攻江河帮的事情一清二楚。而逐一的言下之意,自然是日月教不想参合进来。

    这很好理解。魔教一直视江河帮为心腹大患,最初与秦书淮联盟,也是基于要将江河帮从朝廷手里剥离,遏止其继续坐大的想法。而这次与他结盟,则纯粹是出于共同打鞑子这一目标。

    那么打完鞑子呢?毫无疑问,魔教最希望看到的是,江河帮从此消失于武林,省的他们牵肠挂肚的。

    现在既然漕帮和北丐要占江河帮的地盘,这不正好能遏制江河帮么?他们自然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秦书淮对此早有预料,却只是轻轻一笑,说道,“逐一老哥,漕帮来打我江河帮你们不管,难不成北丐来了你们也不管么?”

    逐一不咸不淡地说道,“秦老弟,眼下我们的主要任务还是对付鞑子,切莫让别的事情分了精力,又耗了兵力。至于漕帮和北丐,不过是疥癣之疾而已,先让他们占几天贵帮的地盘又如何?待鞑子退去,以秦老弟的本事,打退他们收复失地易如反掌。再说,到时候如有必要,我日月教助你一臂之力也无不可嘛。”

    秦书淮心里冷笑,等打完鞑子你魔教还会帮我?你们巴不得看到漕帮彻底吞了江河帮的地盘,好让江河帮从此在武林消失呢。又要我帮你们打鞑子,打完之后又想弄死我,特么的好事都让你们魔教占了?当我三岁小孩哄呢?

    你魔教既然上了我的贼船,就甭想轻易地下去!你也不打听打听我秦某人“大明之妖”的称号怎么来的,老子什么时候吃过亏?

    想到这里,秦书淮的脸骤然一沉。

    冷冷地说道,“逐一老哥,你这话就有欠考虑了吧?北丐的实力大家都很清楚,若是我江河帮被灭,试问这北方一带还有谁能掣肘北丐?贵教远在昆仑,莫非是要劳师远征来剿灭之?建奴此次入塞仅带了三万余众,关外还有十几万精兵,你道是他们只来这一次么?只要有北丐这个强力的内应在,今后他们可以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说不定哪天就入主中原赖着不走了!到那时,北丐的羽翼会更加丰满,建奴的兵锋也会更加犀利,你日月教纵然有教众十万,高手云集,也未必能与之相抗吧?”

    果然,此话一出,逐一和不二散人的脸色顿时都凝重了起来。至于吴烈和陈厚,则更是眉头紧锁。

    秦书淮说的没错,北丐实力强横,不仅帮众十余万,且帮内高手众多,日月教又远在昆仑,可谓鞭长莫及。要想剿灭北丐,除非日月教组织大军远征,但这在现阶段是不可能的。况且,即便真的远征了,一场大战下来日月教也势必损失惨重,这绝对不符合日月教的利益,也不符合现阶段养精蓄锐的战略。

    但是如果任由北丐在建奴的支持下进一步坐大,后果不堪设想。这次北丐作为建奴的内应,所起到的巨大作用日月教上下心知肚明。若是北丐继续壮大,这种作用也会更为明显,到时建奴入关就如同逛自家后花园一般方便,甚至入主中原的也大有可能。

    而我日月教,到时当如何与其争锋?

    虽然日月教可以与南丐结盟,但南丐远在长江以南,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要说在北方能真正制约北丐、愿意对付北丐的,也只有秦书淮的江河帮了。

    这么一想,江河帮这颗钉在北方、钉在北丐家门口的好棋,似乎不但不能弃,还得好好培育才是。

    不对……

    逐一为自己的想法倒吸了一口凉气。

    培育江河帮让他坐大?自己为什么忽然之间会有这种离奇的想法?当初自己奉命与不二散人一道前来接洽江河帮,不是本着制约甚至瓦解它的目的来的么?

    又神情复杂地看了秦书淮一眼,心道,这小怪物果然工于心计,巧舌如簧,他“大明之妖”的诨名便是这么来的吗?

    逐一尚未开口,不二散人先开口了。

    “我看秦老弟说的对,北丐是我们共同的敌人,这次他们既然来了,嘿嘿,不让他们留下点什么就别想走!”

    不二散人向来对秦书淮颇有好感,一听秦书淮说的有道理,便第一个选择了支持。

    逐一冷眼看了下不二散人,又问吴烈和陈厚道,“两位旗主,你们怎么看?”

    两人都是深眉紧锁,也是颇有犹豫。毕竟帮秦书淮抢地盘这种事,和总坛派给自己的任务有些不相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