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冲冠一怒风云起
    在遵化大战的同时,秦书淮也在武林掀起了一场连他自己都意想不到的狂风骇浪。

    十一月初八下午,在皇宫呆了一天的秦书淮匆匆赶回江河帮。刚入通州境内就看见赖三儿、皮狗、陈敬三人正在城外官道上一脸焦急地等着自己。

    联想起沈溪说的“后院起火”,秦书淮心里咯噔一下,隐约感到一丝不妙。

    果不其然,赖三儿一冲到他面前便大哭起来。

    “主公!你可算回来了!”赖三儿嚎地撕心裂肺,“弟兄们一口气憋了六七天,就等着你回来,找漕帮那些孙子报仇哇!”

    秦书淮登时眉头一皱,不等他问,陈敬又哽咽道,“主公,你不在这几日,漕帮大举来攻。不仅将我们在青乌镇、武清、津门一带的码头全部抢了回去,还攻下了我们的总舵。总舵……驻守总舵的两百兄弟,全被他们杀了!”

    “什么?!”秦书淮浑身血液顿时为之一凝。

    为了训练帮众对抗后金,他将青乌镇、武清、津门一带所有码头上的帮众全部撤回,所以那些码头被抢他是有心理准备的。但他没想到,漕帮竟然胆子大到敢进攻江河帮总舵!

    这是要将江河帮赶尽杀绝?漕帮什么时候这么有底气了?!

    安耐住怒火,又细细听赖三儿和陈敬你一句我一句地哭诉了一遍事情的经过,他这才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在他走后的第四天,巨鲸帮就派来使者过来,说漕帮似乎有卷土重来的迹象,提议两帮应再次集结兵力共同对付漕帮。秦书淮不在,临走之前委托邱大力全权处理帮中事物,并嘱咐他江河帮接下去要全力备战对抗鞑子,不参与任何帮派战争。秉持这个原则,邱大力就婉拒了巨鲸帮的请求。

    没想到巨鲸帮见江河帮不愿再次联盟,深怕自己打不过漕帮,竟允许漕帮在支付一定费用后越过自己的地盘进攻江河帮。

    而此时江河帮的主力都早以藏到了镇外的群山之中,整日都在拉练秦书淮的游击战法,所以漕帮兵不血刃地接收了津门、武清直到青乌镇的所有地盘。江河帮本以为漕帮会就此作罢,没想到第二天夜里就朝江河帮总舵展开了猛攻,因为主力在外,所以总舵之中只有两百人留守。

    这两百人见对方有数千人之众,便准备撤离,不想漕帮竟不顾江湖规矩,连已经撤离的江河帮帮众都不放过,派了一千多人沿途伏击,最终那两百弟兄全军覆没!

    秦书淮听完已是浑身巨震,怒冲冠,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竟让这么多弟兄送了性命!

    全力备战,不与外帮争执,这是自己临走前下的命令!

    是自己的理想主义杀了这些弟兄!

    不,是自己的幼稚和愚蠢!

    江湖,远没想象的那么简单。自己的退让,却连几天的短暂和平都换不来!

    本以为自己对抗后金,多少也沾着民族大义的光,是我族类即便不来相助,也决不至于为难自己。本以为武林有道,本以为......

    好,很好。所谓的道义,果然是只说给弱者听的!

    可是你们真当我江河帮,我秦书淮,是软弱可欺之辈么?

    怒火在体内无尽地燃烧,从胸腔膨胀、蔓延,终成无法抑制的燎原之势,浑身毛孔为之一胀!

    头,真切地动了动。

    怒冲冠风云起!

    你武林不跟我讲这个道义是吧?那我就用我的方式来跟你讲道义!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这是我跟你讲的第一个道义!

    漕帮的这把大火,狠狠地烧了秦书淮的后院,也渐渐地烧出了一颗顽石般坚硬的心脏!

    此刻,秦书淮的眼中,只有简单的两个字:复仇!

    就在这时,一直不话的皮狗又上来,阴冷的补充了一句。

    “主公,那晚邱执法和虔虚子也恰巧在总舵,他们不幸被俘了。漕帮在现场留书一封,说让你独自一人前去交赎金,他们才肯放人。”

    说着,皮狗将这封信递了过来。

    秦书淮接过扫了一眼,然后将信撕成了碎片。

    眼中,杀意已经爆棚。

    赖三儿急道,“主公,漕帮那些孙子阴狠地紧,你千万别中了他们的奸计!他们这是想骗你过去,然后来个瓮中捉鳖啊!”

    秦书淮无比阴冷地一笑,“我有那么蠢吗?”

    漕帮在上次大战后实力大损,这次竟然敢越过巨鲸帮的地盘长途来袭,根本不符合常理。唯一可能的解释就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请到了外援。

    而这个外援是谁,秦书淮不用想也知道。

    北丐,除了北丐还能有谁?

    江河帮是目前武林中唯一一个大张旗鼓地宣称要对抗后金的帮派。北丐作为后金的内应,自然要帮后金河帮。但是直接攻打江河帮又师出无名,所以干脆假借漕帮的手。漕帮因为和江河帮有地盘纷争,是人所共知的事情,因而他们出手合情合理。

    另外,漕帮来攻的时机十分凑巧,似乎知道自己不在总舵。自己这次去遵化十分隐秘,除了北丐的人知道自己出现在遵化,还有谁知道?

    所以种种迹象表明,北丐才是这次行动的幕后主使!

    既然是北丐,那么他们要自己独自前去,自然不是谈什么赎金,而是要杀自己了。

    自己会那么傻,玩脑残剧里那套“孤胆英雄”的戏码?北丐那么多高手,自己能活着出来就怪了!

    人自然是要救的,不过不是这么个救法!

    怒敛于心,快马加鞭,一路快跑来到了青乌镇外十余里的群山之中,这里便是江河帮的秘密基地所在。这处秘密基地自一个月前搬过来之后,经过几千人的打造,现在已经成了一处山寨模样,寨门、岗哨、敌台等一应俱全,凭借险峻的地势,一看就易守难攻,虽然条件差点,但比在青乌镇的江河帮总舵可靠多了。

    秦书淮一进寨子,两千八百多江河帮帮众便齐声大吼,“恭迎帮主!恭迎帮主!”

    喊声中带着激动、委屈、愤懑和浓烈的杀气。

    不知道又是谁指挥了一下,众人的口号立即又变了。

    “反攻!复仇!反攻!复仇!”

    秦书淮脸色阴沉如凝霜,在震天的呼喊声中,一步步踏上台阶,走入用山洞开凿的议事大厅之中。

    皮狗、赖三儿、陈敬、张啸、孟威、孟虎等人带着江河帮中高层头目,齐齐大声拜道,“属下恭迎帮主回归!”

    秦书淮坐到主位之后,孟虎第一个跳了出来,说道,“帮主,我等在遵化与鞑子血战之时,漕帮那些杂碎……”

    秦书淮摆了摆手,说道,“我已经知道了。”顿了顿,看向张啸,说道,“张啸,目前驻扎在我帮总舵的漕帮帮众有多少?”

    张啸不假思索地说道,“计有两千三百余人。另外,在我青乌镇各处码头,还驻有漕帮帮众两千余人。据外头打探的兄弟汇报,目前仍有源源不断的漕帮帮众来到青乌镇,他们这次似乎不是要拿地盘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