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泼脏水的周延儒
    少年的脸庞微红,英气的双目之中,有液体盈盈闪烁。

    秦书淮见之,也不免心中微震。崇祯,说到底也是个有血有肉、血气方刚的少年!

    此时已无需多说什么,秦书淮只“认罪”道,“臣秦书淮,有负圣托,罪该万死!”

    崇祯哼了一声,又道,“你确实罪该万死!但是朕不让你死,这天下就没人能让你死!朕要你活着,好好地活着,一直活到与朕一起看到那个四海升平的大明,看到那个八方来朝的大明,看到那个那天下午朕与你说好的大明!你今后若是再敢不思君忧,以身犯险,便是欺君!”

    秦书淮热血一涌,慨然应道,“臣秦书淮,谨遵皇上圣训!”

    崇祯看着跪在地上的秦书淮,从他的后领处隐约看到了还裹着的纱布,深吸一口气,似乎在抑制什么东西喷涌而出。

    从桌上拿了一盘糕点,然后坐到秦书淮身边。

    拿起一块,捅了捅秦书淮的后背。

    秦书淮转过身来,笑了笑,接过崇祯递过来的糕点。

    两人席地,并肩而坐,吃起了糕点。

    君不似君,臣不似臣,却是一对多年的老友。

    就如那个风和日丽的下午。

    “皇上,什么时候能吃到你说的一品堂的糕点?”

    崇祯噗嗤一声,笑骂,“吃你的,哪来那么多话。”

    秦书淮也笑,心中却是想,崇祯我友,就这样一步步把天下托付给我吧,你要的大明,也是我要的大明!

    希望你不是那个百年后的雍正,因为我……是绝不会做年羹尧的。

    正在这时,却听门外太监来报。

    “皇上,东阁大学士周延儒、兵部侍郎齐晋、李豫升求见。”

    崇祯眉头一皱,冷哼一声,对秦书淮道,“秦兄,朕给你看场好戏如何?”

    秦书淮一愣,“好戏?”

    崇祯指了指屏风,示意他藏到屏风后头去。秦书淮自然心领神会,起身躲到了后头。

    “宣他们进来吧。”

    “是。”

    没过多久,有三人走了进来。三人之中,为的是一宽肥之人,年约三四十岁的模样,此人便是东阁大学士、礼部尚书周延儒。此时的周延儒身为东林党脑,因为东林党的得势而步步高升,已经入阁参与机要了。目前的辅刚刚被崇祯撤职,大多数人认为下任辅非他莫属。

    三人行礼完毕后,周延儒先站了出来。

    “臣启皇上,近日百官之中,于锦衣卫通州千户秦书淮勾结魔教,外通贼夷一案非议颇多,臣等以为,皇上宜早作决断,以正视听啊。”

    秦书淮在后头一听,顿时又惊又怒。

    自己为了打鞑子差点连命都没了,你他吗说老子外通贼夷?这也能编的出来?早听说明末的这些傻x文官颠倒黑白、是非不分,却没想到能黑到这种程度!

    心里又疑惑,这帮文官要黑自己,也得有把柄啊。自己难道还有什么把柄在他们手上?

    侧耳倾听,却听崇祯说道,“秦书淮外通贼夷一案,你们除了那枚令牌,还有其他证据么?”

    秦书淮恍然大悟,自己的令牌当初扔给一个校尉之后一直没拿回来,便一直留在遵化城了。不过,这也能成为自己的罪证?而且单从一块令牌,又怎么推测出自己勾结魔教了?

    他自然不知道,那日城头接收自己令牌的那个校尉是北丐的人。那人本来倒也并非一定要扣下秦书淮的令牌,不过见秦书淮说完话立即走了,自然也不打算归还了。毕竟这是锦衣卫千户的令牌,北丐要是拿着它能做不少事。所以直到那名校尉被抓,那块令牌一直在他身上。被抓以后,按照事先约定,北丐要将这个黑锅甩给魔教,他便招认自己是魔教的人。至于问这块令牌的来历,他自然不肯说实话,便干脆假装不说,让朝廷的人自己猜去,要是能因此给秦书淮泼一盆脏水,他们自然是求之不得。谁让他秦书淮和北丐有仇?

    再说遵化巡抚王元雅,本来是有些感谢秦书淮的,因为好歹人家也特意跑来提醒过自己了。但是当搜出那块令牌后,他大明文官敢于怀疑一切的劲头就又上来了。

    那秦书淮从未来过遵化,又如何知道遵化城内有奸细?

    他会不会是料定自己不会听锦衣卫的话,所以特地来贼喊捉贼,假装自己忠心为国,来摆脱自己的嫌疑?

    其实这事他只要细查,终归是能查得一清二楚的,毕竟当时城头有那么多兵看到秦书淮扔令牌上来,就算有一部分战死了,但总有一两个幸存的。

    但是他偏不。

    理由?因为厂卫蛇鼠!

    若是能从厂卫中找出一个通敌的千户,那么朝中同僚便可以加大抨击厂卫的力度,打击下最近日渐嚣张的厂卫气焰。只有厂卫除去,我等文官才能撑起大明的脊梁,大明才有希望。

    即便因此损失他小小的一个千户,也是值得的!

    换言之,只要我等东林党人能一权独揽,彻底将厂卫排挤出去,牺牲一个秦书淮又算什么?

    换来的可是大明中兴!

    于是当夜,王元雅便奋笔疾书……

    言归正传。

    见崇祯仍不愿承认“事实”,周延儒继续地说道,“皇上,此人心思缜密,我等能截获令牌一枚,已实属不易。况且,除了物证,现在还有人证。那名校尉已经招认,秦书淮便是他们的幕后主使了。”

    崇祯压着怒火说道,“这么说,是人证物证俱在了?你们打算怎么办他啊?”

    周延儒见崇祯松口,心中一喜,道,“此人罪大恶极,当处以极刑,再传九边,方能平百官之愤慨,慰阵亡将士之英灵。”

    崇祯又冷笑一声,道,“这就够了么?”

    周延儒脸上升起一丝变态的潮红,又道,“皇上英明,这自然是不够的。那秦书淮高居锦衣卫千户,却仍然通敌卖国,可见厂卫已糜烂至极。臣等以为,厂卫改革已刻不容缓。尤其是东厂,自参与朝政之后,朝中……”

    “够了!”崇祯忍无可忍,怒喝道,“你们一个个打的什么心思,朕一清二楚!勾结魔教、通敌卖国?朕问你,他秦书淮要想派人入城放火,又何须给他锦衣卫的令牌?”

    一旁的李豫升立即说道,“皇上,有了锦衣卫令牌,那些魔教反贼行动时便自如地多了啊!更何况魔教向来自大,他们以为里应外合后建奴必下遵化城,因而也没料到会被捕。哪知我巡抚王元雅用兵有方,奋力激战,终将建奴击退……”

    崇祯狠狠地一拍桌子,怒道,“放肆!你们当朕是三岁小孩么?王元雅六千守军,面对建奴四五万大军,城内又四处失火,粮食、火药、兵器尽皆烧毁,他还敢说是自己击退的建奴?建奴若如此不堪一击,蓟镇十余要隘、十余城寨又是如何两三日全部丢尽的?!”

    “皇上……”

    周延儒又想说什么,却激起了崇祯更大的怒火。

    “周延儒,你想问朕那建奴是如何退去的是吧?那朕就告诉你,建奴退兵,正是因为你们口中的那个罪该万死、传九边的秦书淮,是他冒着生命之危,苦心经营出来的围魏救赵之计,把建奴给骗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