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秦兄(第四更了)
    曹化淳听完齐晋的汇报,又沉吟了许久。

    过了会,说道,“这件事,你不觉得奇怪么?”

    齐晋一愣,道,“属下……愚钝,还请督公示下。”

    曹化淳呷了口茶,淡淡说道,“秦书淮为何要给那名校尉自己的令牌?即便是要作为下令的凭证,他也应该给那名校尉魔教的令牌才对,为何要给他锦衣卫的令牌?他会是那么愚蠢的人吗?”

    齐晋一时语塞,“这个……”

    曹化淳轻轻挥了挥手,说道,“行了,这个官司就让兵部和他打吧,我们东厂不参与。”说着,又意味深长地轻笑一声,道,“不过,倒是可以让百官也知道知道,锦衣卫中出了个叛徒!”

    齐晋顿时心领神会,阴阴地一笑,“督公英明。”

    只要让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文官们知道这事,就算秦书淮无罪也能给他罗织出十条大罪来!

    紫禁城,御书房。

    崇祯双眉紧锁,龙颜大怒。

    “砰!”将一个景德镇官窑产的茶碗狠狠地摔在了王洽的面前。

    兵部尚书王洽身子猛地一颤,脸上已无人色了。

    “短短三日,洪山口、罗文峪、大安口、汉儿庄、石门寨、马兰峪尽数全失,建奴如入无人之境,如今兵锋已直抵遵化城下,恐怕下一封奏报就是遵化城陷了!王尚书,朕想问问你,这几年朕省吃俭用拨下去的军饷,都去了哪?还有你一次次向朕举荐的那些守将,都在哪?”

    王洽浑身颤抖地跪在地上,半晌说不出话来。

    “回答朕!”崇祯近乎歇斯底里地吼道。

    王洽大脑一片空白,只能机械地磕头,口里不停地重复着,“臣有负圣托,死罪!臣死罪!”

    崇祯的眼中喷射着无尽的怒火,拳头握得咯咯作响。大明军备废弛已久,他并非不知道,但他怎么也没想,竟然废到这种地步。蓟镇十余处要隘、十余座边城,号称五大屯卫十余万人马驻守,面对建奴几万人马,竟然连几天都守不了。更让他愤怒的是,这其中一半以上的城池都选择了投降!

    建奴入塞至今,他尚未收到过一封捷报,哪怕是一场小胜仗也没有!

    朕有心中兴大明,奈何手下尽是这些无能庸臣!奈何!奈何!!

    仰天长叹一声,崇祯冲左右挥了挥手,道,“兵部侍郎王洽不思君忧,玩忽职守,自今日起革职去守,押入天牢,以待后审。”

    两名大汉将军立即冲上去,摘下王洽的乌纱帽,然后架起他往外拖去。

    王洽面无血色,连喊冤的力气都没了,就这么直挺挺地被拖了出去。

    崇祯失神地闭了会眼睛,过了会,忽然猛地张开眼。

    问一旁的孙承宗道,“老师,秦书淮那边可有消息?”

    孙承宗摇摇头,“目前尚无消息。”

    崇祯喃喃道,“却在这种关头,寻他不得。他,或许还在怨朕吧?”

    正在这时,王德化急匆匆地跑了进来。

    “皇上,兵部又来塘报!”

    崇祯无力地说道,“念。”

    这种塘报他已经无心再看了,连日来兵部除了告诉自己哪哪失守了以外,又什么时候有过好消息了?

    王德化打开塘报,念了起来。

    “臣山海关总兵赵率教携四千关宁精兵,于十一月初二辰时三刻,克罗文峪,歼建奴守军两千,另收拢原罗文峪降兵两千……”

    崇祯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连孙承宗都不由眉头一展。

    “拿过来,拿过来朕自己瞧。”崇祯迫不及待地拿来塘报细细看了起来。

    这份塘报是赵率教在两天以前攻克罗文峪后出的,上面不仅详细罗列了战果,更把秦书淮如何侦查到建奴埋伏、如何阻止大军前进,使四千精兵转危为安,又如何带大军去罗文峪等说的一清二楚。尤其是秦书淮在边门处如何带着李敬亭等四人浴血奋战,以四敌千,为大军入城守住了边门,说的更是极为详细。

    看到这里,崇祯不由地一阵热血沸腾,狠狠地捶了捶桌子。

    “好!好一个以四敌千,好一个虽死不退!好一个朕的秦兄!”

    接着往下看,当看到赵率教说秦书淮身中剧毒,浑身刀伤十数处而昏迷不醒,恐有不测时,崇祯又轰然站了起来。

    孙承宗见崇祯脸色大变,以为生了什么大变故,赶紧上来问道,“皇上?”

    崇祯无力地摆了摆手,示意孙承宗退下。

    颓然地坐回龙椅,口中喃喃道,“秦兄……你真的只想为朕卖这最后一次命么?你心里其实是记恨朕的对么?”

    忽然鼻子一酸,眼眶微湿。

    以四敌千,以四敌千……他这不是在寻死又是什么?士为知己者死,他已视朕为知己,却现朕并未真心待他,仍怀疑于他,于是便用这种方式,来告诉朕错了么?

    秦兄,朕……并非不信你啊,你可知朕的难?

    崇祯痛苦地闭上眼,脑海中浮现出那个风和日丽的下午,自己与一青衣少年并肩而坐,嬉笑怒骂、指点江山,是何等的痛快,何等的明媚!

    而那青衣少年的话还犹在耳畔!

    “士为知己者死,臣愿为皇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皇上,江河帮可用之士不多,唯三千而已。一寸山河一寸血,臣愿领这三千人,为皇上守护那三千寸山河!”

    “老子最大的罪,就是受了一个少年的蛊惑,违背师门遗训,从此一入官门深似海……”

    “这是老子最后一次给他卖命……”

    如今听来,字字泣血!

    秦兄,朕……即便有错,你就不能容朕错一次么?

    秦兄,朕……只有你这么一个挚友、你这么一个知己!现在连你,都要离朕而去么?

    这煌煌大明,除了你,又有谁真正了解朕,想为朕分忧,能为朕分忧?

    朕得一员大才,却又亲手杀了他么?

    秦兄,你不能死!朕还有许多话要与你说,还有许多事要与你一起做!你答应过朕的,要与朕一起中兴大明,与朕一起平定天下,与朕一起笑看八方来朝的!

    你若有怨,便留着你的命,来找朕吧!朕在紫禁城,等你!

    ps:哈哈,四更完毕。强调一下,同学们不要再挑衅本城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