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一百五十章 遗失的令牌
    守城军的那位把总惊得目瞪口呆,不过反应还算快,见此情景也立即跪了下来,大声道,“罪职石门寨城防把总李三金恭迎王师入城。 ”

    一句话说的慷慨激昂、大义凌然,仿佛就是他命人打开城门的一般。

    两百明军便二话不说,立即杀进城去。

    城外的赵率教见此,立即拔出佩剑,一指城门,“全军进攻!”

    一千多骑兵轰然启动,步兵紧随其后,高喊着朝城门冲去。

    城头的守军见城门那边已经投降了,纷纷跑下城墙去门口跪迎王师,生怕跑慢了一步被王师误认为自己与那几个把总以及守备陈季是一伙的。

    那几个把总起先还想砍几个人震慑一下,不过看到大军冲进来后,都知道大势已去,纷纷放下武器,跟着去城门口跪迎王师。

    石门寨守备陈季见此,吓得脸色惨白,想跑却又不知道往哪跑,急的到处乱窜。没过多久两个把总冲了过来,一人提一把刀架住他的脖子,狞笑道,“陈大人,弟兄们伺候你这么久,也该轮到你帮弟兄们一把了。”

    说罢也不顾陈季的苦苦哀求,将他五花大绑,押到了城门口。

    赵率教带着大军进入城中,看着跪了一地的降兵,脸色沉得吓人。

    有两名把总拉着陈季,谄媚地上来说道,“赵将军,陈季投降通敌,又拒不归降王师,我等实在气不过,便将他拿了,请将军落!”

    赵率教冷冷地瞥了这两名把总一眼,轻蔑地哼了哼。

    这等无赖的把戏,对别人好用,对他赵率教可没用。要说玩无赖耍混混,他赵率教年轻时玩得比谁都溜,足够当这两人的祖师爷了。

    秦书淮裹着一身厚厚的被子,很惬意地坐在独轮车上,手里还捧着一个窝窝头,一边啃一边看。对这几个把总他也是微微摇头,明军蓟镇要地尽是这种败类,焉能不败?

    不过以老赵的性格,一定会剁了他们的……

    果不其然,赵率教进城后布的第一道命令,就是石门寨把总以上的官员,一律斩。

    不用等进城的大军的动手,那些降兵就先冲了上来,把那些当官的一个个跟小鸡似的拎了出来,五花大绑地推上了城头。

    赵率教亲自监斩,全体降兵都被集中在城下观看,七颗人头齐齐落地,众人不无震慑。

    赵率教站在城头,提着陈季血淋淋的人头,冲城下众降兵吼道,“我四千关宁将士从山海关奔袭而来,夺罗文峪、诛鞑子贝勒萨哈廉,又兵锋直抵石门寨,途中杀鞑子退兵近千,将士们奔袭四昼夜,浴血于袍却片刻不敢懈怠,为何?”

    众皆肃然。冷风刮过城头,城上的关宁军旗猎猎作响。

    掷地有声的声音久久回荡在城头之上。

    赵率教又一指还在独轮车上的秦书淮等人,又道,“锦衣卫千户秦大人、御前大汉将军李敬亭、孟威、孟虎四人,为大军死守边门,以四敌千,虽血染满襟、气尽力竭犹死战不退,为何?”

    秦书淮一看自己被抓了正面典型,赶紧将手里的半个窝窝头缩进了被子里,然后挺直腰背,做出一副严肃的样子。

    孟虎被赵率教说得热血沸腾,一听赵率教提到自己,嗤啦一下拉开了自己衣服,然后猛扯开了裹着的纱布,露出十几道触目惊心的刀疤,然后怒视着这些降兵。

    这趟蓟镇之行,他亲眼看到一拨又一拨不争气的降兵,这才知道为何这些边关要隘为何会失陷地如此之快。每每看到这些降兵,他就气得恨不得一个个都砍了他们!

    秦书淮悄悄冲他竖起了大拇指,表示他配合的很好。

    “为何?!”

    赵率教继续厉声质问,在绵绵的真气催动下,声音在空气中咆哮,犹如滚雷炸响,直刺每个人的心头!

    “因为我等知道,在我等身后,是二万万大明子民,是二万万父老乡亲!我等若退、若降,迎接他们的,就只有鞑子的铁蹄和屠刀!谁无父母兄弟,谁无妻儿姐妹?我等堂堂男儿,既从军卫国,又岂能坐视亲人惨遭建奴荼毒蹂躏而不顾?此为男儿乎?此为大丈夫乎?此为我大明军士乎?”

    说罢,他狠狠地将陈季的脑袋抛出城外,再次怒吼道,“诸军听令,凡我大明将士,皆有死无降!主官降者,士可杀主官,主将降者,士可杀主将!自今日起,再有怯战降敌者,城头此七人,便是下场!”

    孟虎光着膀子越上城头,在赵率教身边举着拳头大吼起来,“我大明军士有死无降!有死无降!”

    很快,底下数千军士也跟着齐声大吼起来。

    “有死无降!有死无降!有死无降!”

    吼声冲破天际,直入云霄!

    京城,司礼监。

    曹化淳仔细地端详着手里的一块令牌,久久不语。

    令牌之上,正当中写的是“锦衣卫”三字,而右下角又写着“通州千户”四个小字。

    齐晋垂手站在一旁,见曹化淳默然不语,也不敢说话。虽然他现在贵为兵部侍郎,在曹化淳面前,他依然毕恭毕敬,丝毫不敢僭越身份。

    曹化淳放下令牌,问道,“此令牌当真是在遵化城内现的?”

    齐晋点头道,“这是遵化巡抚送来的,属下仔细看过了,应该错不了。”

    曹化淳轻轻地瞥了齐晋一眼,道,“你的意思?”

    齐晋立即说道,“遵化城被建奴围攻之时,城内出现了几十个武功高强之人到处纵火,王元雅率兵奋力击退建奴后,立即全城搜捕这些内应,抓到十几个活口。其中一人乃是混入遵化城中的一名校尉,据他招认,他们就是魔教的人。也就是在此人身上,王元雅搜出了那小子的令牌,不过无论如何拷打,那名校尉就是不肯招供与秦书淮有何关系。之后王元雅便将塘报随同令牌紧急送往兵部,正巧属下在兵部值班,收到了这些。督公,秦书淮此贼果然如我等所料,乃是魔教奸细,若不趁早剪除,我大明势必深受其祸!现在皇上还不知道这事,所以属下特来请示,我们当如何让这小子坐死勾结魔教、外通建奴之罪!好为皇上、为大明,清除这滔天之祸!”

    ps:一会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