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一百四十章 大战边门
    罗文峪城内,四个明军“降兵”听到烟花爆炸的声音,不知从哪忽然冒了出来,然后排着队,大摇大摆地冲位于主城门西边的一个边门跑去。

    整个城门口已经被严密布防,即便是边门,也安排了近百兵力防守。当然,这近百兵力中只有一半是鞑子正规军,另一半则是降兵和厮卒。

    负责防守边门的是一个后金牛录,名叫哈尔泰。看到这四人前来,倒也不觉得有什么异常,反正这些降兵他哪个都看着陌生。

    不过这四人姗姗来迟,却是该打!

    于是扬起手中的皮鞭,猛地朝其中一个年纪最小的抽了过去。

    却被对方轻松地接住了!

    那个大约才十六七岁的“小兵”,握着皮鞭森然一笑,然后看也不看那名牛录一眼,而是转头冲同来的另外三人说道,“这边门也不小,两匹马能同时过吧?”

    另外一个持刀的“兵”也笑了,说道,“应该是够了。”

    哈尔泰不知道这两人在说什么,不过从他们怪异的笑容里,隐隐感觉有些不对。

    他想扯回皮鞭,却现皮鞭就像黏在了对方手里,任自己怎么用力都拽不回来了!

    瞳孔一缩,又细细打量了番那名“小兵”,却见他虽穿着明军降兵的战服,腰上系的却是一把长剑,这并不是明军的标准制式装备。

    他心里咯噔一下,那种不好的预感陡然上升。松开皮鞭,手迅摸向腰间的佩刀,同时嘴一张,刚要号施令,却只见一道寒光骤然从他脖子划过,他的头颅便飞了起来。

    孟威一刀斩了那名牛录,让所有人瞬间都呆若木鸡。

    李敬亭立即拔出宝刀,宝刀嗡地一声嘶鸣,伴随着一道残影,又将愣的一名鞑子兵的级砍了下来。

    与他同时出手的,还有秦书淮、孟虎,两人一人用剑、一人用刀,也当即收割了两条人命。

    度之快,堪称电光火石。直到那些人头从空中落下,所有人这才反应过来。

    有鞑子兵用满语大喊了一声,“有奸细!”

    话音刚落,便被一剑刺穿了喉咙。

    四五十名鞑子兵瞬间围了上来,二十几名厮卒紧随其后,而三十几名明军降兵则在外围举着兵器装腔作势,他们还在犹豫。若说归降,那只是主官的意思,这些降兵的老家都在大明,谁愿意真的投降,永远回不去故乡?更重要的是,现在王师就在城外!

    双方随即展开了大战!而边门的战端一开,仅百米外的主门那边的守军也纷纷赶来增援。那里有近三百鞑子正规军,全部赶到这里只需半分钟不到!

    千钧一,四人自然都使出了全力。

    秦书淮长剑翻飞,以赤连剑气催夺命追魂剑的剑招,威力较之以前提升了数倍,长剑如同梨花暴雨一般施展开来,剑之所至,无不血肉纷飞,眨眼间便收了七八个人头!

    孟威和孟虎也毫不保留地展现了他们身为大内顶尖高手的手段,两人各持一把制式长刀,一左一右,出刀如影,身形如魅,鬼影一般穿梭在敌兵之中,每一次闪动都会掀起一阵血花!

    而按照事先安排,四人之中修为最低的李敬亭则是轰然跃起,来到边门前,然后宝刀对准厚实的门闩狠狠地劈了下去,只听“轰”、“轰”地两声闷响,两根横亘在边门之上的门闩骤然断裂!

    明军降兵呆呆地看到这里,终于明白了四人的意图。有人忽然喊了一声,“开城门,迎王师入城啊!”

    降兵们顿时如梦初醒,纷纷涌了上去,将沉重的两扇对门飞拉开!

    城外,一千五百关宁铁骑在焦急的等待中终于看到了边门大开,顿时如狼似虎地嚎了起来!

    骑兵统领、参将王宁随即大吼一声,“马兵出击!”

    一千五百铁骑排成两列长队,骤然启动,朝边门飞奔而去,将士的怒吼声和战马的嘶鸣声混在一块,响彻云霄!

    而他们的身后,三千多步兵也如潮水一般跟了上来。

    边门处,鞑子援兵赶到。一波又一波的鞑子兵了疯似的冲了上来,意欲重新夺回边门!他们很清楚,一旦骑兵入城便再也无法抵挡。

    秦书淮、孟威、孟虎和李敬亭四人挡在边门前,各自施展浑身解数,殊死抵抗,拼命力保边门不失!

    而开了门的三十多原先投降的明军,此时也已没有退路,咬着牙和鞑子兵大战了起来。

    关宁军没有攻城的武器,甚至连撞击城门的巨木都来不及砍伐,因此一千五百铁骑能否顺利从边门进入就成了此战关键。若是后金能在骑兵冲到之前关上边门,那么外头的六千明军将毫无办法。更严重的是,六千大军已然起冲锋,若是到时冲到城下而进不了城,那就会挤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城墙之上有沥青、火油、滚油之类的大杀器,一旦大军密集地聚在城下,后果不堪设想!

    这是一场和时间赛跑的厮杀!

    骑兵离边门只有四五百米的距离,按照往常一分多钟便可抵达。不过因为城下设置了大量的拒马,骑兵不得不绕开拒马,如此一来度大减。

    边门已经聚集了四五百后金精兵。

    一开始秦书淮这边还有三十多名反水的明军降兵相助,不过眨眼间这些人便被蜂拥而至的鞑子兵杀了个干净。这些降兵听着王师的号角,却倒在了王师入城前的一刹那,再也完不成回归大明,回去老家的心愿了。

    没有帮手,秦书淮、李敬亭和孟家兄弟四人便只能呈扇形散开,用血肉之躯堵在门口,以阻止后金兵关上边门。如此一来,他们便不能像平时一样施展闪转腾挪的走位了,因为对方兵力实在太多,四人中任何一人若离开自己的站位,后金兵便会立即从这个缺口涌进去,然后关上边门!

    没有走位,便如同被废了两只脚,面对数百鞑子精兵,四人纵然是小成境修为的高手,也是力有不逮,险象环生!

    此时,萨哈廉亦赶到了边门,声嘶力竭地指挥手下猛攻边门,同时又让身边的三员贴身巴牙喇加入战斗。那三名巴牙喇是皇太极亲自拨给萨哈廉的,是巴牙喇军中的佼佼者,三人均手持弯刀,从众军士头上越过后,三柄弯刀登时寒光大闪,并且很聪明地合力一处,冲四人中实力相对较弱的李敬亭攻去。

    李敬亭手持祖传宝刀,一套“断门寒刀”刀法已是如火纯青,若是寻常时光,又何惧这三个巴牙喇?但现在他既不能走位,又要应付无数涌上来的小兵,顿时顾此失彼,应接不暇!

    只几个呼吸的时间,他便手臂和腹部各中了一刀,尤其是腹部拿刀极深,隐隐间竟可看到白花花的肠子!

    李敬亭双目暴突,面如厉鬼,纵声长吼,“鞑子狗奴,来啊,都冲你李爷爷来招呼!”

    却明显是招架乏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