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愿随本将杀奴否
    营寨口,数百降军怒吼着冲那二十名督战的鞑子行刑队杀来,那些鞑子本来还打算再砍几个降兵震慑一下,这下顿时都慌了,如同丧家之犬一般到处窜逃,有几个被抓住了的,还一个劲的用蹩脚的汉语喊饶命,更有一个鞑子吓得连尿都崩出来了。

    这些降兵这才知道,原来所谓的鞑子也不过是普通人而已,他们当中也有软蛋,也有怕的时候。

    而正是这样的一群人,虽只有区区数十,却竟能压得近千人连头都不敢抬!

    堂堂七尺男儿,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又一个兄弟在他们的屠刀之下死去,却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当真是可笑!可悲!可叹!可耻!

    强烈的耻辱感瞬间转化成了无边无际的愤怒,降兵们每个人的脑袋都被血热冲击地嗡嗡作响!

    杀!杀光鞑子,砍下他们的人头来祭奠死去的弟兄,用他们的兽血来洗刷带血的耻辱,才能像个人一样,回到大明!

    降兵们便越的凶狠了,像一群压抑已久的野兽,满营地寻找鞑子和那些狗腿厮卒,但凡抓到,便是一拥而上将他剁成肉泥!

    营寨门很快被降兵们打开了,两千精锐蜂拥而入,然而此时寨内早已无鞑子可杀了!

    近千大明降军跪在地上,低着头,恭迎王师主帅、山海关总兵、平辽将军赵率教入寨。

    赵率教骑着战马,脸色铁青地进入营寨。看着跪了一地的降军,久久无语。

    天已经大亮了,第一道晨曦照到了营寨之内,将血色的营寨染成了一片金黄。

    赵率教忽然用嘶哑的喉咙冲那些降兵喊道,“尔等是大明军士否?”

    所有降兵皆声嘶力竭地喊道,“是!是!是!”

    赵率教又道,“愿随本将杀奴否?”

    众又大吼,“愿意!愿意!”

    这时,又有一哨骑从寨门外飞奔而至。

    骑哨挺了挺胸膛,提了口气,用尽全身力气,青筋暴露地喊道。

    “禀报将军,建奴小山营已被我军攻下,营内鞑子及厮卒数百,尽皆伏诛!另有八百原罗文峪守军,尽数归降!”

    赵率教的脸上并无喜色,仍是一如既往的冷峻。

    忽的大手一挥,喊道,“全军准备,进攻罗文峪!”

    两千关宁军连同跪在地上的降兵尽皆怒喊,“遵令!”

    罗文峪城,守备府。

    “报!贝勒爷,大事不好了,明国大军已攻下小山营和大河局,正朝本城杀来!”一名浑身血污的鞑子兵跑进来,气喘吁吁地喊道。

    萨哈廉眼皮猛地一颤,噌地站了起来,急问,“消息可靠?他们来了多少人,主将是谁?”

    “大约有四五千人,主将未知,但看起来战力极强,像是袁崇焕手下的关宁军!”

    萨哈廉又是一怔,“关宁军?”

    心中大惊,照道理此刻关宁军即便回援,也应该在去救援遵化才对,怎么会跑到罗文峪来了?

    而且一下子来了四五千人?罗文峪城内除了厮卒和降军,真正的大金军队只有八百不到……

    想到这里他便止住了。不论如何,当务之急是先部署防守和求援。

    于是立即对身边一名牛录说道,“传令下去,全军备战。另,立即派人向中军汇报,就说罗文峪遇袭,来的是关宁军主力,约五六千人。”

    同在屋内的李思礼有些不知所措,六神无主。若是罗文峪被明军攻下,自己不战而降,肯定逃不过凌迟处死的下场。

    萨哈廉对李思礼说道,“李守备,明军打过来了。作为我大金的忠臣,你打算怎么做啊?”

    李思礼定了定神,说道,“下官定当全力守城,誓与城池共存亡!”

    萨哈廉并不怀疑李思礼,因为李思礼已经没有退路了,他抵抗明军的决心,可远远比抵抗大金要强烈的多。

    初二,卯时六刻。

    四千关宁军与一千六百多原罗文峪的守军,合计近六千兵力,抵达了罗文峪城外一里处。

    罗文峪的城楼修在两个峭壁之间,两边的宽度只有两百米不到,空间极为狭小,若是六千大军一拥而上,便会挤在一起,到时候守城方要是滚石、火油、乱箭一通招呼,损失必然惨重。

    这就是所谓的天险带来的好处。

    城楼上,五十名后金弓手加上五十名明军降兵弓手严阵以待。城垛后头,还藏着两百后金军。另外,城上还有数口大锅,有的里头是沥青,有的则是滚油,都咕咚咕咚地冒着泡。

    李思礼亲自登上城楼督战。他督的,自然是那些降兵。

    相比鞑子完备的守城器械,赵率教这边因为是长途奔袭,所以并没有什么像样的攻城工具。别说火炮、高台、战车、云盾之类的,就是连云梯都没有!在这样的条件下,即便赵率教手上有六千人,也决计攻不下罗文峪城。

    这是李思礼唯一心存侥幸的地方。要想攻城,赵率教就必须先制作攻城的工具,而这些东西没两三天是做不出来的。城内已经放出十几路哨马去遵化求援,援军最快也两天可到。到时候就是赵率教有天大的本事,也别想攻下罗文峪。

    然而,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忽然现一千多关宁骑兵,正在缓缓接近罗文峪城!

    这让他大惑不解。

    攻城还有用骑兵先冲的么?没有攻城器械,骑兵冲到城下做什么?难不成用马来撞城门?还是想不开来当弓手的活靶?

    城楼上的几个后金牛录也哈哈大笑起来,丝毫不掩饰他们对明队的轻蔑。

    有一个甚至还对李思礼说道,“你们明国人,真是比猪还蠢。这样的打法,我们大金只要一百军队就足够了。”

    一名汉人厮卒把话原封不动地翻译给李思礼听,李思礼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却敢怒不敢言。

    关宁铁骑仍在缓缓前进,即将进入弓手的射程了。城楼上的弓箭手都已经纷纷拉弓上弦。

    这时,他们的身后升起了数枚烟花弹。

    “嗖!”“啪”

    烟花在空中骤然爆炸,巨大的响声刺破了清晨的宁静。

    骑兵停了下来,似乎在等待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