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一百三十七章 王师已至!
    阿勒泰从敌台上下来后,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匹战马,他用最快的度跨上战马,抽出腰刀,然后呵斥营寨口守门的汉人降兵打开寨门,便飞快地冲了出去。

    他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达赫牛录他们下手稍稍慢点,好歹给自己留几个汉人杀杀。

    哪怕一个也行!

    这次自己要像达赫牛录一样,一刀砍掉明国人的脑袋,然后让它飞到空中,再掉到地上,咕噜噜地翻滚。只有能做到这样,才是一个真正的勇士。

    为此,自己暗暗磨了好几天的刀呢!

    快马出寨后狂奔了几百米,此时天已经渐渐亮了起来。

    他心急如焚,心里想着达赫牛录一定已经把那些明国兵全杀完了。就是没杀完,那些没用的明国兵也都已经投降了。萨哈廉将军是个过于仁慈的人,他命令投降的明国人都不能杀,这真是个让人无法理解的决定咱们是来抢东西的,留着那么多明国人做什么?难道因为放过了他们,他们就不记恨我们了么?留这么多明国兵,下回再来抢东西,他们还会跟我们作对的!

    想到这里,他又不禁用双腿夹了夹马肚子,催促战马加快脚步。

    无论如何,这次一定要砍下几个明人的脑袋!

    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一阵大地颤抖的声音。

    还有无数怒吼的声音,好像空气也在颤动。

    他抬头一看,只见在一片朦胧的晨雾中,无数铁骑如同一股洪流一般朝自己席卷而来。

    那……好像不是大金的士兵!

    那是……明国的军队?!

    达赫牛录他们呢?

    难道他们已经被打败了?!

    不,这不可能!从自己进入明国的土地以来,看到的从来都是一群羊儿一般的明国人,听到的也从来都是他们如何怯懦、如何投降的故事!

    明国人……他们是不敢反抗的,他们是不配与女真人为敌的!达赫牛录是这么说的,其他族人也是这么说的。

    ……

    不,我不要死!

    他们一定会杀了我的,我不要死!

    阿勒泰忽然意识到,那种熟悉的恐惧感又回来了,如此真实、无法抑制,而且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更为强烈。

    他浑身猛地一阵战栗,用尽全身力气才控制住颤抖的双手,勒住了战马,然后调转马头,想赶紧、立即、马上跑回营寨。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一停一转之间,数百铁骑便飞驰而至,就像一股洪流将他包裹了起来。

    阿勒泰急的掉了眼泪,自己还只是十六岁的孩子,这场仗自己本就不想来的,是叔父牛录硬逼着自己来的。

    你们不能杀我,阿玛、额娘还等着自己回去呢…..

    你们不能杀我,我还小,我……

    他想对那些明军骑兵说些什么,一开口,却现自己只能说满语。

    噗!

    一道寒光划过,他的头颅猛地飞了起来,再掉到了地上,咕噜噜的翻滚。

    正如他当初设想的一样。

    只是那颗人头,是他自己的!

    没有人多看他一眼,也没人为他的尸体让道,八百铁骑照例从他的身上踏了过去!

    在这股咆哮的洪流面前,任何东西都无足轻重,也无可阻挡。

    两千精兵几乎完整无损地抵达了大河局营寨之外。

    营寨大门紧闭,里头的后金人拼命地催促明军降兵各就各位,准备迎战,做垂死的挣扎。

    二十个后金人组成的行刑队,每个人的刀上都已经沾满了鲜血,但凡行动稍慢的降兵,都会被他们毫不犹豫地一刀斩杀。城内现在只有三四十个后金兵,而明军降兵却有百,在这个时候,后金人只有用制造恐怖来指挥这些降兵了。

    营寨外,两千余关宁军并不攻寨,而是以雄壮的声音齐声高喊。

    “王师已至,开寨门!王师已至,开寨门!”

    寨内降兵听到这山呼海啸般的怒吼,顿时嗡地一声炸开了!

    王师回来了?!

    王师并没有忘记我们!

    十几个鞑子带着由五十多名降军组成的弓箭手队伍来到了高处,指着寨外的大军喊道,“放箭!”

    却没有一人动手。

    之前他们投降,那是主官的事,就是死罪也轮不到他们。不过要是朝王师射箭,那就真的坐实了投降鞑子之罪了!

    开弓没有回头箭,谁敢射出第一箭,谁就是大明的叛徒,建奴的走狗!

    见这些弓手犹豫,十几个鞑子凶相毕露,当即举刀劈了一个弓手,又狠狠道,“放箭!”

    一个汉人厮卒也跳着脚骂道,“放箭啊!一群狗东西,还想着回明国呢?听好了,自打你们投降那天起,你们就是大金的人了,你们……”

    话音未落,忽然一柄冰凉的匕插入了他的胸膛!

    出手的那名弓手拔回匕,冲众人吼道,“他娘的,都这会儿了还让鞑子骑在头上拉屎?一个个底下还有没有卵蛋了?”

    话刚说完,鞑子的屠刀便砍了过来,那名弓手的脖子噗噗地喷着鲜血,脑袋一下子耷拉下来,手在空中挣扎了一番后,终于不甘地倒在了地上。

    出手的那名后金统领对这一刀的“效果”很满意,那名弓手死的足够恐怖,现在只有散播恐怖才能震慑这些懦弱的汉人。

    “谁敢?”他沉着脸,用生硬的汉语喝道。

    但是出乎他意料的事情生了。

    五十多名弓手全部放下了手中的弓,然后掏出了腰间的短刀,每个人裂目龇牙、面容扭曲。

    没有人令,所有人几乎同时冲了过来,同时出歇斯底里的吼声!

    “我日你姥姥的!”

    “带种都给老子上,杀光鞑子!”

    “都是一个卵子两个蛋的,老子怕你啊?!”

    “老子弄死你们!”

    十几名鞑子慌了,这种场面是他们最不愿意看到的。散播恐怖和高压,本来就是他们最后的手段,这个手段一旦失效,他们一个都别想活。

    五十多弓手怒吼着涌了上去,挥舞着短刀朝十几名鞑子的头上砍去。弓手不善于近战,鞑子的修为也都比弓手高,所以一时间竟然还是这些鞑子兵略微占优,不断有弓手倒下。

    不过,弓手的爆,很快像一颗火种扔进了干柴堆里,点燃了整个营寨。

    题外话:今天起三更啦!推荐票砸过来。另外今天开始上三江,请大家继续支持城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