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一百三十六 反攻罗文峪(三)
    罗文峪城依山而建,城门口就建在两座陡峭的悬崖之间,城墙长约两百米不到,高约十七八米。   城墙之上,有五十余名后金鞑子兵值守,此外还有一个城楼,里头分三层,可驻兵近百人。

    城楼上灯火通明,城下离城门五十米的距离内,也都点起了一堆堆的篝火,照的周围亮如白昼,一旦有人接近,势必会被现。

    四人在底下看了看,觉得从城门口的城墙上越过去难度太大,毕竟五十多双眼睛看着,自己四人轻功再好也不可能不被现。

    简短地商量了下,四人决定先从其中一面的悬崖上去,翻过这座山到达罗文峪城的西面,再从西面的城墙上翻进去,那里防守的密度应该不会那么大。

    城前的两面悬崖几乎呈九十度垂直,高达七八十米,对于普通士兵来说,就是守城的一方看着让他们爬也未必能爬的上去。不过所谓的天险终归只是对于大军而言的,对于秦书淮他们这类顶尖的高手来说,自然是小菜一碟了。

    四人都提了口真气,施展各自的轻功,踩着悬崖峭壁飞快的上了去。秦书淮第一个越上悬崖顶部,期间只踩了两下崖壁来借力,孟威是第二个到的,上来时踩了五六下崖壁,孟虎第三个到,踩了七八下,而最后一个到的李敬亭,已经不知道踩了多少下了。四人轻功的优劣可见一斑。

    “秦大人好轻功,在下佩服!”孟威由衷地说道。

    在大内,孟威的轻功不说第一,也起码排名前三了,却输给了十六岁的秦书淮。极大的震惊之余,也让他对秦书淮有了新的看法。

    此人不但运筹帷幄的本事堪比诸葛孔明,而且武功之高又简直深不可测,当真是世间少有的奇才,难怪皇上如此器重。若是他真能对皇上忠心不二,为大明尽心尽力,这乱世又何愁不平?

    上天,真的还眷顾大明么?所以才派来了这样令人不可思议的人物,来拯救大明?

    孟家承蒙皇恩,四代皆是锦衣,到自己这代更是赏蟒袍、玉犀、官封千户,可谓皇恩浩荡。

    这些年眼看着大明国运衰弱,危机四伏,自己与二弟每谈及此,无不痛心疾。自己兄弟二人虽有报国之志,却都只是守护大内的大汉将军,平日能做的也只有保护好日渐消瘦的皇上。至于杀鞑子、平内乱,保大明社稷,他们是万万沾不上边的。

    所以,此次遵化之行他格外珍惜。

    这是孟家第一次得到上阵杀敌的机会。只要能向皇上证明,我孟家也可以为皇上杀鞑子,保江山,那么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纵横沙场,征战四海,为圣主平天下,这正是自己的生平所愿!若是有朝一日真能得偿所愿,便是马革裹尸又如何?

    救下赵将军和四千精兵,这不过是刚刚开始!只要紧跟着秦大人这等无双国士,又何愁没有建功立业的机会?

    秦书淮见人都到齐了,轻轻挥了挥手,示意大家往这座山的制高点走。

    这座山有一百多米高,上了悬崖后还要往上走二三十米,四人几个起落都悄无声息地来到了山顶。与秦书淮预计的差不多,山顶因为视野宽阔,果然驻守了一队鞑子哨兵。从营地的规模看,应该有三十人左右。

    不过此刻营帐之外,只有五名鞑子兵在值守,其他人应该在睡觉。

    秦书淮挥了挥手,示意大家冲上去,先做了这五人。不想孟威和孟虎从怀里摸出几把小巧的飞刀,同时一甩,飞刀如长了眼睛一般全部深深地插入了这五人的头部,五人竟连惨叫都来不及,便悄无声息地倒在了地上。

    秦书淮暗暗叫了声,“牛逼!”然后身子一纵,游龙剑骤然出鞘,猛地冲进了其中一个营帐之中。

    营帐躺了七八个鞑子兵,内鼾声如雷,倒是省了不少麻烦。

    嚓嚓嚓,鲜血喷射地到处都是,无数朵鲜红的血花在床上、地上、毡布上悄然盛开……

    待秦书淮出来后,孟家兄弟和李敬亭也都从其他营帐里出了来,整个营地一片血腥。

    四人又立即下山。走至山腰时,正好碰到一队十人的巡逻兵,四人便再次出手,毫不客气地将他们全部料理了。

    到了山下,远远地观察了下罗文峪城西面的城墙,现数百米长的城墙之上,只有二十人在来回巡逻,密度比城门口小了许多。

    于是悄然摸到城下,待城头上巡逻的后金兵走过之后,四人均是提气一纵,悄无声息地到了城墙之上,然后又翻身入内,迅消失在黑暗之中。

    卯时三刻五点左右,大河局营地。

    营寨的敌台上,一名鞑子兵忽然看到不远处的黑暗中亮起一个火点。他揉了揉眼睛,又猛地现变成了十几个,接着又变成了一百个、两百个!

    这个叫阿勒泰后金兵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明军,反攻了?明军,竟然会主动反攻?!

    这群羊,不是只会守在窝里的么,什么时候知道主动向狼群进攻了?

    这个念头如同一道电流,狠狠地刺激了他的神经中枢,让他兴奋得不能自己!

    他猛地举起警角,用尽全身力气吹了起来。

    “呜呜呜”

    吹完警角,他又拔出了腰间的弯刀,稚嫩的脸上,渐渐露出一丝狞笑。

    又有明国人可以杀了!

    自从三天前在一个村子里杀了一个明国的农夫之后,他就一直沉浸在杀人的美妙回忆之中。他清晰地记得,那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他的身后还躲着一个小巧的女人,女人的手里还抱着一个孩子。

    他更加清楚地记得,那个男人跪在地上颤抖着向自己求饶时的场景,就跟不久前,自己跪着求牛录里的那些大个子不要欺负自己时的一样。

    他曾是整个牛录里最懦弱的人,从小受尽同龄人的欺凌和嘲笑,这次被抽了壮丁随军出征,他本来是怕极了的。不过,随着战事的推进,他突然现明国人竟然比自己还懦弱,比自己更没用。所以,当看到那个比自己还高、还壮的中年男人在自己刀下求饶的时候,他忽然感觉从前所有的屈辱和自卑都一扫而光了。

    这种感觉让他振奋、让他迷恋,尤其是当自己举刀砍在他脖子上的时候,仿佛所有恐惧全部都消失了。

    自己也是勇士,也可以主宰别人的生死!在那一刻,他真想让牛录里的那些同龄人看看,自己也是会杀人的!

    那种快感,他永远都不会忘记。杀明国人,不用担心会被报复,也不用担心他们会反抗,弄不好还能得到奖赏,这简直是世界上最妙的事情了。

    他本来还想多杀几个,不过可惜的是,因为自己是新手,所以下手太慢,剩下的那个女人和孩子,都被其他人给杀了。

    所以,这几天他一直在寻找机会再去杀几个明国人。可惜的是,萨哈廉贝勒是个迂腐的家伙,不让大家随便杀明国人。哼,不杀明国人,明国人还会怕我们吗?

    想到这里,他又抬头看了看远处的火把,脸上的笑意更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