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一百三十三章 赵率教
    月下,一队马步兵正快地行进着。 这队马步兵由15oo骑兵和25oo步兵组成,全队轻装简行,队伍很长,延绵一两里地。

    无论是骑兵还是步兵,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疲惫,却没有一个擅自掉队。这些士兵中,有的三四十岁的模样,而有的只有十六七岁的光景,不过每个人的眼中都透着一股浓浓的杀意。

    关宁军,大明最强的军队,没有之一。正是他们在辽东的存在,让努尔哈赤兵败宁锦,让皇太极不得不改道蒙古,从蓟镇破墙而入。

    六十马军前哨后头,是一匹棕色的高头大马,马上的汉子身着鱼鳞甲,紫铜浇筑的靑兽护肩、护腹,前后背各一面黄铜护身镜,锦缎衬里,又彩绘牛皮护身,端的是一个威风赫赫的大将。汉子年约五六十岁,长年的戎马生涯不但让他看上去丝毫不显迟暮,反而让他身背挺拔,精神奕奕,确比寻常壮年男子更为阳刚。

    赵率教,字希龙,号明善,万历年武进士出身,现任山海关总兵、平辽将军、左都督。在明史中,他是一员毫无争议的良将,同时也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无赖至少在某个阶段

    比如努尔哈赤攻辽阳时,赵率教身为主帅袁应泰的中军参谋长,却没有尽参谋长的责任,将这个战役指挥得一塌胡涂。清军攻破辽阳,袁应泰殉难,赵率教二话不说地溜了。照理说论法当斩,不过在他一番上下活动之后,竟然神奇地躲过了一劫,足见其活络和油滑。之后,一心想东山再起的他,看到王化贞大败后,关外各城都成为无人管的地方,于是又盘算起了投机买卖,带着三十来个家丁就大言不惭地说去收复前屯卫,这种吹皮竟然把经略王在晋都说动了,足见其杰出的忽悠能力。更绝的还在后头,等他快到达前屯卫时,现那已被蒙古人占领了,便不敢再进,等到游击鲁之甲千辛万苦赶走蒙古人后,他才厚着脸皮、大摇大摆地进城接收。

    总之,这人在前半生是个贪生怕死、投机钻营的市井无赖,但是自从投到了袁崇焕门下后,却突然变了个人似的。在锦州大战中,后金几万大军围困锦州长达二十四天。他五拒劝降,率孤军与皇太极大战三场,小战二十余场,几乎每战皆胜。从五月十一打到六月初四,几乎日日激战,逼得皇太极又从沈阳增兵,却仍然攻不下锦州,最终磨得刚刚上位不久的皇太极彻底没了脾气,不得不退兵,从而守住了关外重镇锦州城。

    这是一个极富个性的大将,他懂市井投机,因而决策时毫不教条和呆板,他又懂行军打仗,因而具备统领大军的基本素养。更难得的是,年近六十的他,如今早已洗去了年轻时的轻狂和不羁,剩下的只有对风雨飘摇中的大明一片赤忱。

    大队默不作声地向前疾行,整条路上只有马蹄声和士兵的脚步声。

    蓦地,前方忽然出现了几十个火把,似乎正朝大队疾驰而来。

    前哨马队现情况,随即吹响了警角,同时停下来呈锥形散开。

    大队立即进入了有序的战备之中,长矛兵飞进入前哨马队摆好的锥形区域内,他们的后头,又列了一队骑兵,骑兵的后头是弓箭手,弓箭手眨眼间已经都拉弓上箭了。

    列阵完毕,秦书淮离最前部的马哨还有近百米的距离。

    看到对方严阵以待,为避免误会,秦书淮赶紧喊道,“锦衣卫通州千户秦书淮,特来拜见赵将军!”

    马哨中一参将示意全队勿动,然后冲秦书淮喊道,“秦千户,令你的马队原地止步!”

    秦书淮当即示意所有人呆在原地,然后带着李敬亭、孟威、孟虎拍马上前。

    对那名参将说道,“在下锦衣卫通州千户,有要事求见赵将军,烦请将军通报。”

    参将皱了皱眉,道,“锦衣卫?可有凭证?”

    秦书淮摸了摸身上,这才想起自己的令牌在遵化丢给守城的校尉之后没有要回来,心里不由地苦笑,虽然这两天自己在李敬亭等人面前总是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其实却不免也有心惶失神之时。

    这场战役,背负的意义实在太多了啊。

    李敬亭见状,立即拿出自己身上的令牌递了过去。

    参将拿起令牌看了又看,却久久无法确定令牌的真假。

    这时,在后排的一个无须男子拍马走了上来,用尖细的声音对李敬亭说道,“哟,这不是李将军吗?咱家还以为是谁呢。”

    李敬亭细细一看,登时拱手道,“原来是李公公。许久不见,李公公可还好?”

    原来这人就是监军太监李德成。明朝素来有太监代天子监军的惯例,李德成正是山海关监军,按理说这次出征他可以不跟着来,不过他也知道驰援遵化事大,若是出了差池自己人头难保,于是也跟了过来。

    李德成原先也是伺候崇祯的,而李敬亭原先则是承乾宫的大汉将军,两人自然认识。

    孟威见了李德成,也上前拱手道,“李公公,可还记得我?”

    李德成细细一看,又笑道,“原来是孟威、孟虎二位兄弟!哎哟,今儿这是什么风,尽把老朋友给吹来了。”

    说罢,冲那名参将说道,“王参将,这些都是宫里的熟人儿,你且去通报赵将军吧。”

    这时,却只听后头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

    “何人找本将?”

    前队马步兵纷纷绕道,秦书淮抬头一看,却是一英姿勃的老将走上前来。

    他当即拱手拜道,“在下锦衣卫通州千户秦书淮,见过赵将军。”

    赵率教看了眼秦书淮,微感惊讶,此人年纪不过十六七的样子,却已是锦衣卫千户?

    不过也未细想,干脆利落地说道,“本将紧急军务在身,秦千户有何事,说。”

    秦书淮便立即说道,“赵将军此去,可是前往救援遵化?”

    赵率教微微一怔,心道锦衣卫的人如何得知大军行动的?

    不过脸上却是不动声色,不咸不淡地说道,“这个本将无可奉告。秦千户,没什么事的话就让开吧。耽误大军行程,你我都吃罪不起。”

    秦书淮又道,“赵将军,在下前来正是想告诉将军,阿济格和莽古尔泰的大军已在通往遵化的路上设下埋伏,正等着赵将军往口袋里钻哪!”

    赵率教先是一惊,继而转为狐疑。

    救援遵化的行动极为机密,除了自己、袁督师、兵部尚书以及此次随军的几个参将和监军,断无外人得知。为何一下子不仅锦衣卫知道,连建奴那边都知道了?

    另外,建奴的大军这么快就到达遵化了?自己三昼夜疾驰三百多里,就是要抢在他们之前进入遵化城。遵化外围有十几座边城,又有三屯营增援,建奴真的能在短短几天内尽数攻陷?

    戎马几十载,赵率教自然不是那种轻信他人危言的人。

    不过质疑归质疑,他还是想问个清楚,毕竟这关乎到四千弟兄的生死。

    于是问道,“秦千户是如何得知此事的?”

    秦书淮早就知道赵率教不会轻信自己的话,不过好在之前做了准备,于是对身后的锦衣卫喝道,“把那两个鞑子拉上来!”

    两个锦衣卫立即将两人提了出来,然后扔到了地上。

    赵率教借着火把的光,看到有两个鼠尾辫的后金兵跪在地上。与后金打了十几年的仗,他一眼就看出,其中一个就是真正的女真人。

    不禁立即问道,“你们遇到了建奴?在哪遇到的,兵力多少?”

    下周起一天三更了接下去可能会连续几周爆更容城主攒几天稿,要不实在吃不消。另外还是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