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一百三十章 救人
    崇祯二年十月三十日,夜。

    皇太极带领中军先抵达遵化,于城外五里处驻扎。连战连捷并没有让沉稳的皇太极有一丝自负的情绪,反而对进攻遵化表现得极为谨慎。他并没有立即兵攻打遵化,而是停下来等待左翼的阿济格大军、右翼的岳托大军以及此时已经分散的若干个其他贝勒率领的军队,准备等他们全部到齐之后,再举全军之力进攻遵化,争取一蹴而就。

    他这么做的原因有两个。

    其一,遵化与其他城池不同,它是一座城高墙厚的坚城。鉴于锦宁之战的教训,他对明军的坚城战术十分忌惮。虽然大金自进入中原以来一路势如破竹,但从未真正打过坚城,他心里没底。如果遵化城不能一战而下,对士气打击是很大的。

    其二,也是最为重要的,此次破墙入塞的行动并没有得到大金所有人的支持,尤其是四大贝勒中的两个,代善和莽古尔泰一直竭力反对。这两人认为大金军队孤军深入,在没有后援的情况下,若是被明军封住了出关的道路,便很可能会被兵力占优的明军围歼。好在以岳托、济尔哈朗为的诸贝勒支持皇太极,这两人才勉强同意。但要是这次攻打遵化不顺利,这两人肯定又要提出退兵,到时候支持他们的人恐怕会更多。自己刚刚即位不久,若是此次入关无功而返,势必威望大损,今后再想与四大贝勒斗就难了。

    所以,无论如何都必须等到大军汇合,再议攻城。

    离大营一里多远的一处小山岗上,四匹缇骑悄然而立。

    秦书淮眺望山下,只见月光之下一座又一座的行军营帐悄然而立,延绵数里,蔚为壮观。帐篷之中星火点点,一队又一队的后金兵警惕地来回走动,不间断地巡逻,不放过任何一个死角。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大军扎营的样子,一时间也颇感震撼。心想这只是两万人,要是二十万大军,恐怕营帐得搭得无边无际了。而这只是扎营,若是几万大军交战,怕是更加的震天撼地吧。这种环境和氛围之下,平日里无论多忠厚善良的人,都会血脉喷张、狂热嗜血,激出最原始的兽性吧?

    人,真是奇妙而可怕的动物。

    “建奴果然已经到了遵化城下,大人当真料事如神!”李敬亭紧紧地捏着马缰,有些不敢相信地说道。

    照他的预计,蓟镇长城一线有那么多要隘、边城,朝廷又苦心经营了多年,再怎么说也能顶住十天八天的,没想到不过两三日就被建奴全部拿下了!

    同来的孟威和孟虎脸上也现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同时眼中又充满了愤怒和担忧。这两人一直是崇祯的贴身侍卫,早在崇祯还是信王的时候就跟着他了。崇祯登基后,他们又负责保卫太和殿,对崇祯的感情极深。因而看到眼前的景象,心中不免为崇祯和大明捏了一把冷汗。

    孟虎咬着牙说道,“大人,不如我们去烧它几座营帐如何?”

    以四人的修为,趁夜悄悄摸进去,烧掉几个营帐然后全身而退是大有可能的。

    不过孟虎的鲁莽建议立即被孟威喝止了。

    “二弟,不要胡来,秦大人带我们来可不是做这等小儿之戏的。”

    老道的孟威知道秦书淮带自己兄弟二人千里迢迢地赶来这里,肯定不是想烧几座营帐这么简单。

    三人齐齐地看着秦书淮,似乎在问他接下去怎么做。

    秦书淮却只出神地看着营地,一言不。

    心中却是默默念着。

    十一月初二,十一月初二……

    孟威问道,“大人,是否带弟兄们进入遵化,助王大人守城?”

    秦书淮缓缓道,“守城就不必了,但可以给王大人去提个醒,希望能帮他多守一两天吧。”

    历史上,遵化城被后金在一天之内攻破的一个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城内有后金内应。一说是内应打开了城门,一说是内应在城内放火。不过满人对此次战役的记载中有这么一段,说是一个叫萨木哈图的正白旗小兵率先登上了城墙,带人突破了一个口子,后金才得以涌上城墙,最终攻破了遵化城防的。

    这么说来,应该是内应放火更有可能一些,否则后金也没必要去攻城墙。

    虽然这只是历史记载,未必完全正确,而且即便正确,这个世界也未必会完全按照历史记载的那样生。但因为北丐投靠了后金,秦书淮认为遵化城内有北丐的内应是大有可能的。

    所以去提醒下遵化巡抚王元雅是有必要的。如果能因此而让他多守两天城,多杀几个后金兵,那就值了。

    这时,山岗之下有一队后金骑兵巡逻了过来。

    秦书淮于是调转马头离开,往遵化城方向过去。孟威等人见状,也立即跟了上去。待四人奔出两三里地,五十余在附近隐藏的锦衣卫缇骑也跟了上来。

    一群人立即奔到了遵化城下。

    遵化城已全面戒严,城头的士兵见有一支骑兵奔来,立即吹响了警角,城垛上马上有数十名弓箭手探出头来,拉弓上弦地对准了他们。

    此外,城垛之下的城墙中也开了不少方形的孔口,里头的火器兵也将鸟铳伸了出来。

    “来者通名!”城头一校尉喊道。

    李敬亭喊道,“锦衣卫千户秦书淮,特来拜会王大人,请开城允入。”

    那名校尉愣了愣,又问,“可有凭证或碟书?”

    秦书淮从怀中掏出锦衣卫千户令牌轻轻一掷,便扔上了十几米高的城墙。那名校尉接住看了看,又道,“诸位稍等。”然后将令牌递给身边一士兵,嘱咐了一番后,那名士兵立即跑下了城墙。

    等了大概有一炷香时间,却听城楼上喊道,“王大人有令,因建奴来犯,遵化全城戒严,任何人等均不得入内。秦大人,非常时期还请海涵。王大人说了,待此战结束,他必会亲自登门请罪。”

    明朝的文官向来不喜欢锦衣卫,估计遵化巡抚王元雅是怕锦衣卫来抓人或者插手战斗,不想节外生枝,所以拒不让进。而从法理上讲,他这么做也是站得住脚的,毕竟他是守城指挥官,锦衣卫又不负责打仗。

    秦书淮心道,此战结束你王元雅就死了,还登门请个屁罪。

    不过还是说道,“如此,请转告王大人,遵化城内有建奴内应,请务必防范。”

    城上校尉道,“多谢大人提醒,在下一定转告。”

    秦书淮心想,王元雅既然讨厌锦衣卫,恐怕也不会把自己说的当一回事了。也罢,明末有的是这样自以为是的文官,自己尽力便好。

    自己此次来遵化,可不是来帮他守城的,而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救人,救四千人,外加一名大将,这才是自己来的目的!

    想到这里,便调转马头,朝三屯营方向奔去。

    三屯营位于遵化的东北部,两地相距约一百多里。这两处互为倚仗,是蓟镇防御的“双核”。如今两地的外围城池、要隘尽数失守,“双核”已经完全暴露在后金的视线之中了。

    十一月初一清晨,秦书淮带着众人来到了离三屯营约五十多里外陈家沟。

    从二十八日中午出,他们连续跑了三天三夜,此时早已人困马乏,于是秦书淮令大队先进入一片树林休息。

    而自己则带着李敬亭、孟威和孟虎,来到了陈家沟附近最高的一座山岗之上。从山岗上向下眺望,可见一条平坦的官道,这条官道自汉儿庄附近来,可直通遵化城。

    秦书淮拿着并不精准的地图看了看,心道,附近就这一条官道,他们应该会经过这里吧?

    官道之上,66续续有逃难的汉人通过。这些人或赶着马车、驴车,或推着独轮车,或肩背着重重的包袱,拖家带口、惊慌失措地赶往遵化。一路上,小孩的啼哭声、妇女的喊叫声和男人的呵斥声交织在一起,确是一幕令人心酸的画面。

    四人沉默地看着官道上的逃难人群,无不面凝如霜。因为他们很清楚,遵化将陷,这些人踏上的是一条不归路。

    却,无力施救。

    秦书淮双拳紧握,眦目欲裂,此生从未如现在这般煎熬过。

    救四千精锐,还是救这些无辜百姓?

    他闭上眼,努力地不去想这个答案显而易见的问题。

    不远处,一队骑兵怪叫着杀了过来。他们脑后,都留着鼠尾一般的小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