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一百二十九章 他疯了?
    在岳托进攻大安口的同时,后金左翼四旗及部分蒙古军共5ooo余人,在努尔哈赤第七子阿巴泰和第十二子阿济格的率领下,进攻龙井关。 他们采用了几乎相同的战术,在北丐的内应下,顺利攻下了龙井关。汉儿庄守将易爱得报连夜带兵驰援,亦被阿济格所败,本人也被斩杀,这样一来汉儿庄主力所剩无比。阿济格见状,趁势连夜奔袭汉儿庄城,几乎兵不血刃地拿下了此城。之后在汉儿庄城内大肆劫掠,屠杀百姓数百。

    次日拂晓,得知左右两翼亦分别突破龙井关和大安口后,皇太极立即率领两万余中军进攻洪山口。在已经入塞的左翼军的配合下两面夹击,洪山口很快沦陷。

    至此,后金总计三万余大军,外加三万余随军“厮卒”包衣奴,协助士兵抢掠的,总计六万余人全部涌入塞内。

    明朝的蓟镇是九边重镇之一,战略位置极为重要,朝廷在此驻兵号称十五万之众,却在后金的铁骑下不堪一击。仅二十八日一天,后金连下潘家口、罗文峪、马兰峪、喜峰口、大安营、石门寨等要地,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不战而降,用势如破竹都不足以后金进军度之快。

    十月二十九日凌晨,好不容易刚刚入睡的崇祯被王德化壮着胆子叫醒,王德化告诉他,建奴已经越过蓟镇长城,入塞了!

    崇祯坐在床上,惊得半天没缓过神来,吓得王德化赶紧叫来宫女,又是湿毛巾又是龙虎油地伺候着。

    崇祯回过神来后,马上布了两道命令,其一是即刻召集孙承宗、兵部尚书孙洽等人入宫协商,其二是命锦衣卫连夜启程,去江河帮召秦书淮入宫觐见。

    御书房内的气氛异常凝重,压得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孙承宗生平第一次低下了高傲的头颅,垂着手站在一旁。秦书淮几天前的话如犹在耳,想起当时自己对他的百般“指点”,孙承宗感觉脸上火辣辣的。活这么大,这是他第一次明白什么叫“无地自容”。

    崇祯的案头,放着摊开的几张奏折。其中两封是袁崇焕的,他分别于崇祯二年五月和八月各上一封奏疏,指出蓟镇防御薄弱,建奴很可能以蒙古为向导,越过长城进攻北京,警示崇祯应加强防御。甚至在九月份的时候,袁崇焕还派参将谢尚政等带兵增援遵化,却被遵化巡抚王元雅以“此乃虚警”的理由遣回。这些崇祯都一清二楚,却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再有三封就是秦书淮的。秦书淮的奏章中,除了警示后金即将取道蒙古进攻长城外,还详细地列出了后金可能最先进攻的关隘,甚至接下来的进军路线,到目前为止一一应验!

    在一片死寂的气氛的中,崇祯重新看完这几份奏章,感觉心头一阵闷似一阵。

    袁崇焕和秦书淮,一个是自己亲封并赐了尚方宝剑的蓟辽督师,而另一个则是自己视作兄弟、赐了贴身玉佩的秘密心腹,这两人一致认定的事情,自己却为何不信?

    朕,当真是个优柔寡断、刚愎自用的皇帝么?

    不,朕并没有错。

    那袁崇焕擅杀东江总兵毛文龙,朝中又风言其与后金私下议和,米市资盗等诸多罪状,朕虽仍信其忠,但如何能尽信其忠?

    还有秦兄,自其入主江河帮后一权独揽,如今江河帮只知有他而不知有朕,又厂卫皆奏青乌镇自他出现后魔教出没频繁。朕虽仍信其忠,但如何能尽信其忠?

    沉默许久,崇祯终于打破了沉默。

    “王尚书,建奴破口,如今直奔遵化、三屯营要地,兵部可有预案?”

    消瘦如骨的王洽说道,“臣先前与袁督师约定,若建奴从蓟镇进犯,辽东便派祖大寿与赵率教伏兵游击。想必督师此时也应收到风警,已然遣此二将救援遵化与三屯营了。”

    崇祯沉吟了下,问孙承宗道,“老师可有制敌方略?”

    孙承宗想了想,说道,“为今之计,皇上需做三件大事。其一,需立即戒严京师,令御马监携四卫营、勇士营严密封锁九门,同时令五军营、神机营、神枢营入城布防,不过此三营需派可靠之人逐营检查军备,尤其是员额虚实、火器配备等细账,需逐一核实,以防虚数,贻误战机。”

    崇祯眉头大皱,不禁插话道,“五军营、神机营、神枢营乃朕之禁卫亲军,难不成也有虚额耗饷、兵器虚备之事?”

    孙承宗不紧不慢地说道,“皇上一查便知。”

    京营号称十多万,但空饷、占役、包操的有一半,剩下一大半中,将领大多是勋戚子弟,平日里只想着怎么弄钱,根本无心操练,早已糜烂到骨子里了。只有孙承宗点名的这五营还算是拿得出手的。不过其中的五军营、神机营、神枢营只不过比其他营稍稍好一点而已,只能说勉强能拉上战场历史上神机营的大炮还轰了自己人,损失惨重。

    京营之中,要说真正能打的,也就只有御马监下属的四卫营和勇士营。御马监的掌印正是大太监王德化。正规的军人带兵,竟然还不如一个阉人,从这点上也可以看出为何崇祯在扳倒魏忠贤后还是要重用太监了。

    崇祯听完,不由怒道,“老师明知京营糜烂,为何不早告诉朕?”

    孙承宗苦笑一声,“皇上,这些去年的兵部给事中王郎早已对你说过了,结果不出三天他便被革职,半月后又被坐实了收受贿赂、私占田产的罪名,你忘了?”

    崇祯想起来了,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当时似乎是很多文官一起弹劾他,历数他十大罪状……

    想到这里,崇祯不由地捏了捏拳头。

    “老师,你继续。”

    孙承宗便继续道,“其二,令厂卫尽出,严加搜查京城之内的奸细。尤其是城内的乞丐以及与丐帮有往来的人物,更要逐一侦查。秦书淮说北丐已经投靠建奴,应该并非妄言。此时皇上无需担心与北丐交恶。因为北丐一旦与朝廷打起来,便会背上内应外奴的名声,这是武林中最为不耻的事情,若是传开北丐今后再无立足之地。等建奴退去,相信秦千户必然有办法除了北丐这个祸患。”

    崇祯点头,又问,“还有呢?”

    孙承宗又道,“还有,便是召勤王之师了。辽东关宁军自不必说,大同、山西也有可一战之兵,宜调来。”

    崇祯沉吟了会,再问,“以老师之见,如今当如何守卫京师呢?”

    孙承宗想了想,说道,“建奴两日前突破蓟镇长城一线,恐怕不日兵锋即可抵达三屯营、遵化,这两处布防已迟。以老夫之见,不如于三河、通州一带布防。”

    “为何?”

    “一可阻建奴西奔,二可挡建奴南下。”

    崇祯缓缓点头,“老师之见,朕亦以为然。”

    孙承宗沉默了会,说道,“皇上,待秦书淮来后,可再听听他这个鬼谷高徒的方略,再做定夺。”

    崇祯看了看外头的天色,见天刚蒙蒙亮,轻声道,“再过三个时辰,他应该可以到了吧。”

    却在这时,王德化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

    “皇上,通州千户府来急报。”

    崇祯眉头一皱,说道,“念。”

    王德化打开信纸,信纸上只有短短几行字。

    念道,“臣秦书淮,领通州副千户李敬亭以下锦衣卫五十人,星夜驰援遵化,预计五日内返还通州。此间京畿防卫事宜,皇上尽托孙阁老可矣!”

    崇祯和孙承宗皆是一脸惊愕。

    放着三千江河帮众不用,他偏偏要带五十人去“驰援”遵化?

    他是疯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