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一百二十八章 破
    不多会,大安口外响起了用满语出的震天的喊杀声,无数火把瞬间从黑夜中升腾了起来,汇成了一条火龙,直接从水门鱼贯而入。

    后金三千左翼军,加上已经臣服的一千蒙古军,以风卷残云之势杀进了大安口要隘之内。跟在他们之后的,还有三四千随军的包衣奴,他们是专门负责看守、运输劫来的财物的。

    左翼军统领岳托站在城外,得意洋洋地看着大安口内火光冲天的场景。

    “济尔哈朗,看到了吧,半个时辰都不到,我们就攻入了大安口,明军果然不堪一击啊!”

    济尔哈朗淡淡一笑,道,“岳贝勒是不是得感谢那几个汉人叫花呢?要不是他们打开水门,恐怕还得拖一阵子呢。”

    岳托轻蔑一笑,道,“这些汉人的叛徒,就像草原上的秃鹰,只要能赏他们几块即将臭的肉,他们就会死心塌地的帮你啄人,又何须谈什么感谢不感谢的。而且,这样的汉人可有的是,没有他们我们照样可以找别人来替代。”

    济尔哈朗说道,“像秃鹰的汉人确实不少,不过,像野狼一样不可被驯服的汉人,也是不少呢。”

    岳托更加不屑地笑道,“那我们就把他们杀光,只要带头的野狼死光了,剩下的就都会变成温顺的家犬啦!走吧,济尔哈朗贝勒,兴许我们还能亲手逮几只小狼尝尝味道呢。唔,希望里头还有,哈哈。”

    黑夜之中,烽火台燃起了火光,比白天使用的狼烟火势更大,显得格外的刺眼。这是残留的明军唯一能做的事了。

    后金左翼军攻破大安口之后,很快展开了血腥的屠杀。大安口不大,总计三百多守军,不到半个时辰便几乎被屠杀殆尽,只剩下二十几个老弱残兵被留了下来。

    岳托听到这个消息后,命人将这二十几个老弱残兵押上城头,然后在城头扯起了他所执掌的镶红旗,表示要拿这二十几个人头祭旗,以纪念初战告捷。

    济尔哈朗听闻,上前劝道,“岳贝勒,兵之前大汗有令,此次讨伐暴明需沿途宣慰大金德行,善待降兵与顺民。”

    在此前的努尔哈赤时期,后金在辽东对汉人实行极为残暴的压迫政策。比如他将大量女真迁居于此,美其名曰与汉民合住共存,没多久却翻脸变卦,竟将汉人全部列为阿哈,即奴隶,所有汉人房屋、土地,包括妻子和孩子全部为女真奴隶,女真人有随意处置之权,瞬间激化了矛盾,引起了汉人的激烈反抗。为了镇压汉人的反抗,努尔哈赤进行了数次灭绝人性的大屠杀,屠杀的理由一次比一次随意。比如到了天命九年,努尔哈赤竟下令屠杀“无谷之人”,所谓的“无谷之人”,即是人均口粮不足四斗的汉人,这些人一律屠杀。在一个个类似这种让人无比费解的“神逻辑”下,汉人几乎被屠杀殆尽。

    这种残暴而无知的灭绝政策,直接导致汉人对后金的仇视情绪日益高涨。袁崇焕坐镇的辽东防线固若金汤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吸收大量的辽民,这些辽民与后金大都有血海深仇,所以不像其他地方的明军那般一触即溃,而是展现出了极为强悍的战力和斗志。有这样的兵,再加上辽东到处坚城清野,袁崇焕就是想守不住辽东都难,导致皇太极只好避开辽东绕道蒙.古来进入中原。

    除此之外,大量屠杀汉民,也造成了后金的劳力、人才不足,无法再获得进一步的展。后金本身是个游牧民族,经济、科技长期依赖汉人,而与明朝开战后,边境贸易受到极大打击,本来他还可以借助辽东的汉人,但是辽东汉人几乎被他杀光,因此后金很快在经济、科技上陷入了停滞,而随着后金地盘与野心的不断加大,这种弊端越显现,最终造成了后金经济困难,商品、粮食严重短缺,逼得他不得不突入长城,向明朝敲诈钱财和粮食。

    所以,吸取了努尔哈赤的教训,皇太极也开始试着约束部下。不过,这种命令在后金人看来,根本可有可无。因为他在命令中还加了一句,那就是“所获需上缴”云云,不是摆明了还是劫掠吗?

    岳托对济尔哈朗的话表现出了极大的嘲讽,说道,“济尔哈朗,你不是也要学明国人讲什么仁义吧?哈哈,那不过是懦夫讨饶的借口罢了!”

    济尔哈朗无奈地摇摇头,知道岳托是个固执的人,自己作为他的副手断然无法改变他的想法,于是不再多说。

    岳托大手一挥,笑呵呵地看着三十余颗人头落地。似乎还不够尽兴,又冲众人喊道,“勇士们,快去找找还有没有剩下的汉人,今天我们就用鲜血,来让我们的镶红旗变得更红吧!”

    却在此时,只听哨马来报,说是西边的明军的马兰营赶来驰援了。

    岳托兴致大起,大手一伸,说道,“拿兵器来!”

    两个壮汉抬了一个兵器过来,却是一根狼牙大棒,长两米有余,棒头直径约四十来公分,纯铁打造,看上去怎么也有两百斤重,拿在他手里却轻如一根木棍。

    岳托拿着狼牙棒,骑上一批健壮的战马,带着百余名骑兵冲着马兰营的敌军杀去。

    镶红旗剩余的兵马一看主帅竟然亲自上阵,赶紧跟了上去。

    马兰营由把总刘步芳率领,总计马步兵五百。刘步芳是员悍将,在军队摸爬滚打十余年,硬是凭着军功从一名小兵升到了把总的位置。不仅带兵有方,而且个人修为也不低,如今已是玄通境五等的水平了。

    巧的是,刘步芳用的也是狼牙棒,不过型号却比岳托的小了一圈。

    离大安口不足一里地的时候,看到城楼火光冲天,刘步芳便觉心中不妙,心想大安口可能已经被攻下。敌方人数不明,自己若冒然杀过去,很可能会吃大亏,于是赶紧勒马,想让部队原地返回。

    却在此时,只见正前方忽然冲来一队马兵,气势汹汹地掩杀而来。

    经验老道的他很清楚,此时若是再让军队掉头撤退,无异于自寻死路。狭路相逢勇者胜,于是他大吼一声,“进攻!”

    五百明军轰然一应,“杀!”

    刘步芳举着粗、大的狼牙棒一马当先,冲敌军杀去。

    却见对方阵中也杀出一个魁梧汉子,脑后留着老鼠尾巴似的小辫,手中用的也是与自己一般的狼牙棒,只是比自己的更大一号。

    知道对方不好对付,但刘步芳还是咬了咬牙,再次怒吼道,“杀!”

    两匹马、两根狼牙棒瞬间相会,在错身的一刹那,只能“当”的一声轰响,刘步芳顿时如一只断了线的风筝一般从马上飞了下来,跌落在地。

    “噗”地喷出一口鲜血,刘步芳难以置信地看着对方,那个三十出头的建奴领。

    岳托双腿轻轻力,瞬间跃起,让战马冲入明军阵中,而他自己则来到了刘步芳上空,举起狼牙棒狠狠地锤了下去。

    狼牙棒破空,散出一阵灼热气焰。

    “轰!”

    刘步芳的脑袋顿时化成了无数碎片。

    “轰!”

    他的身体四下蹦散!

    “轰!”

    ……

    无论明军还是后金军,无不心中凛然、巨颤!

    明军目睹自己的把总以如此轻易而惨烈方式阵亡,顿时军心大乱。

    一千多后金军冲了上来,将马兰营明军团团包围。之后,更多的后金军赶了过来……

    崇祯二年十月二十七日,凌晨。大安口被破,马兰营援军五百余人全军覆没。

    后金的铁骑,终于如愿以偿地踏入了中原的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