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一百二十六章 看他怎么卖命
    陈长廷看上去气色不错,伤应该已经好了。  毫无疑问,北丐放他出来,自然是让他来给自己添堵,报上次劫走不二散人和逐一的仇。

    所以他一定已经知道是自己派不二散人和逐一去杀他的。

    陈长廷见了秦书淮,别有意味地笑了笑,说道,“秦护法,哦不,应该叫你声秦帮主了!一别多日,甚是挂念呢!”

    秦书淮并不惧这两人,因为他知道东厂肯定不会在这个时候对自己下手。东厂就是要对付自己,也会先让陈长廷去崇祯那告自己勾结魔教,得到崇祯的允许后才对对自己下手。不过,东厂上次杀自己未成,已经给崇祯留下了不好的印象。这次他们再去和崇祯说自己勾结魔教,崇祯八成是不会相信的。

    于是不慌不忙地笑了笑,说道,“陈副帮主,你可算回来了。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没见到秦帮主登上帮主之位后的英姿,我又怎么舍得死呢?”

    秦书淮走至陈长廷跟前,戏谑道,“也对。陈副帮主,那你现在见到本帮主了,是不是该跪下行礼了?”

    陈长廷收敛了笑容,脸色渐沉,眼中闪过一丝阴郁。

    厉声喝道,“秦书淮,你欺君罔上,勾结魔教,残害同僚,该当何罪?”

    秦书淮心道,堂堂副帮主、江河帮的创始人之一、东厂的精英陈长廷,竟然在这个时候跑到自己面前来兴师问罪,当真是够幼稚的。如今江河帮在自己手上,崇祯又信任自己,即便自己光明正大地承认又如何?这是在江河帮总舵,你们能杀了我?

    刚想笑,忽然一想不对!

    就算陈长廷一时激愤幼稚了一把,李大梁又怎么会幼稚?他会无聊到陪陈长廷一块来找自己打嘴仗?

    这是要设圈套套自己话么?屏风背后,怕是还藏着什么人偷听吧。

    呵呵……崇祯啊崇祯,你还是不信我么?

    心中一声叹息。后世不少史学家说崇祯多重人格,现在秦书淮有点信了。不过,他仍然愿意相信,在那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和自己肩并肩坐在地上,意气风、指点江山的少年,才是真正的崇祯。那个红着双眼,紧紧握住自己双手的少年,才是真正的崇祯。

    收了收思绪,他又一脸肃然地对陈长廷说道,“陈副帮主,你说的这些可有证据?欺君罔上、勾结魔教可是死罪,你我同朝为官,何以非要置我于死地?”

    陈长廷怒道,“秦书淮,你还敢狡辩!若不是当日丐帮执法长老恰巧路过,我早被魔教那两名魔头杀了!逍不尘已经把一切都告诉我了,你根本就是魔教的人!”

    秦书淮哈哈大笑,不无讥讽地说道,“逍不尘?你说的可是北丐那个练天蝎魔功的逍不尘?此人心狠手辣、行事阴毒,江湖上谁人不知,想不到你竟与这种人为伍!而且我不妨告诉你,北丐自逍不尘往上,都已经投靠了贼夷。如今我江河帮喊出保百姓、灭贼夷的口号,北丐自然是想先除我而后快,你这个猪脑子!”

    陈长廷没想到秦书淮竟然不入圈套,更加气急败坏地道,“秦书淮,你休要狡辩!自你出现在江河帮以后,魔教在青乌镇一带的出现便越来越频繁,这你作何解释?”

    秦书淮冷笑道,“魔教出现在青乌镇也要我解释吗?那过几天后金贼夷若是出现在关内,是不是又要我解释了?你们东厂要杀我,何不现在就动手,又何须找诸多托词?”

    说罢,又蓦地抬手,一掌劈碎了身旁的桌子,怒吼道,“好!你们要解释是吧?我给你们解释!老子就是勾结魔教、欺君罔上罪该万死行了吧?不过老子最大的罪,却是违背师门遗训,受了一个少年的蛊惑,从此一入官门深似海,书生意气化成殇!不过就是死,也还轮不到你们动手,过不了几日贼夷就会入关,老子答应过某人要给他卖命,就一定会说到做到!这是老子最后一次给他卖命,等老子死在沙场上,你们再来收尸去找你们督公邀功吧!”

    歇斯底里地怒吼了一番,秦书淮觉自己有些眼眶微湿。不由心道,自己不是演戏给崇祯看么?什么时候演得跟真的一样了?

    吼完之后,他立即出了屋子。这么做的目的,自然是屏风后的人出去。

    待秦书淮走远之后,果然从屏风后出来一人,却是一端庄秀丽、如花似玉的华贵少女!

    李大梁慌忙上前,在这名少女的背后两处大穴点了两下,少女婴宁一声,这才能开口说话。原来,为了让少女能隐藏气息,不被秦书淮觉,李大梁点了少女的穴道。

    “长公主……”

    少女抬了抬纤纤玉手,说道,“不必说了,回宫吧。”

    翌日,御书房。

    崇祯眉头紧皱,久久凝视桌上的香薰炉而不语。

    过了半晌,才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少女,勉强挤出一丝笑意,说道,“婵儿,他确实只说了这些么?”

    被崇祯称作“婵儿”的少女,全名朱徽婵,是泰昌帝朱常洛与一名宫女所生,与崇祯只差了一岁,按道理是崇祯同父异母的妹妹,但是因为她母亲地位低微,所以并未被册封公主。不过朱徽婵聪明伶俐,自幼便与崇祯关系极好,深得崇祯喜欢。所以崇祯登基以后,便将她册封为“和乐公主”。

    “和乐公主”朱徽婵,年方二八,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且天生丽质,故追慕者众。崇祯也曾有意赐她一门婚事,不过却屡遭婉拒。

    这次派她前去“听议”,也是基于崇祯对她十足的信任。崇祯虽然知道身边的人,如王承恩、王德化等都对自己算是忠心,却也知道这些人都各有各的算盘,一件事往往会按照他们的需要添油加醋一番,呈到自己面前时已经是另外一番模样了。所以不得已之下,他只好破天荒地派出了朱徽婵去“听议”。

    朱徽婵莞尔一笑,说道,“皇上今天是怎么了?你都问了三次了。是,婵儿已经把听到的,全部告诉皇上了,一个字都不落呢。”

    崇祯自嘲地笑了笑,然后长叹一声,又陷入了沉寂。

    过了会,喃喃自语。

    “秦兄……心里有怨气啊!”

    朱徽婵点头轻笑道,“我要是他啊,也有怨气呢。”

    崇祯宠溺地看了眼婵儿,说道,“婵儿,你看秦书淮此人如何?”

    朱徽婵又嫣然一笑,“他说要给你卖最后一次命,看他怎么卖再说吧。”

    崇祯沉默,若有所思。

    ……

    崇祯二年十月二十六,夜半。

    长城大安口要隘。

    呼该交代的都交代好了,己巳之变,终于要开场了。这场战役涉及的方方面面太多,要花很大的精力。求推荐票,求打鸡血另外,朱徽婵这个人物是虚构的,她出现完全是因为后续剧情的需要,大家无需过多纠结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