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临战
    秦书淮在崇祯面前狠狠地秀了把忠诚以后,又连夜返回了江河帮。  八

    这一路他始终带着孟威、孟虎两兄弟,一方面是考虑到自己现在仇家甚多,漕帮、王承恩、东厂、北丐,这些势力哪个都想要自己的命,所以带着这两个高手心里踏实些,另一方面则是不想自己外出时留他们在帮里,以免节外生枝。

    回到江河帮,他立即召集各堂香主以及左右执法、护法,正式宣布自己要与后金开战的想法。

    在坐的没有人感到吃惊,毕竟这么多天下来,他光是看也看明白秦书淮要做什么了。

    不但不吃惊,而且都深以为然,认为秦书淮的这个决定,对现阶段的江河帮来说是极为明智的。

    武林中的门派,虽然大都不关心王朝的更替,但是在保护百姓、抵御外辱上却是有传统的,尤其是在后金的残暴已经臭名昭著的情况下,对抗后金早已被视为一种极大的“行侠仗义”了。

    不过,这种行为一般都是零星的,也以个人性质为主。近几年后金频繁入侵大明,时有听说某个高手杀了一小队贼夷,救下了一个村的百姓,但几乎没有听说哪个门派会倾巢出动去与贼夷作战的。理由很简单,后金也承认武林自治,要杀要抢也不会冲武林中人去,所以说到底后金入关对武林各门派是没有根本利益冲突的。而武林中每个门派都有自己的敌人,在没有根本利益冲突的情况下,谁会想着去和后金拼命?要是门人全部拼光了,还拿什么在江湖上立足?

    但是秦书淮说出要打后金,江河帮上下却是全力支持的。

    江河帮如今实力大增,完全不弱于漕帮和巨鲸帮,在武林中也有了一定的名气,不过要谈什么声望那是奢想。江河帮如今在武林中,还是不过被看成一个三流的帮派,论声望连巨鲸帮都比不上。

    在武林中,声望往往比钱和地盘更重要。最简单的例子,一个三流的门派要想吸引真正的高手来投几乎是不可能的。要知道武林中修为达到一定高度的武者,根本不屑于为钱卖命,他们更看重的是名声和权势。若是一名高手去投靠一个三流门派,就好比一个集团公司的总裁忽然去工地当包工头了,势必会被武林所耻笑。

    另外,如果声望不够的话,那些名门大派是不会理你的,你想结交他们,恐怕连大门都进不去。江湖上以少林、武当为的六大派,作为第一流的存在,是整个武林的擎天柱。若是哪个帮派能结交他们,得到他们的庇护,那么这个帮派就算真正在江湖上站稳脚跟了。

    否则,任你再强地盘再多,终有一天也难逃覆灭的命运。

    这就是武林的生存法则。

    如此总总,声望带来的好处可以说方方面面,数不胜数。

    所以江河帮要想继续做大,提高声望迫在眉睫。

    因此当秦书淮提出要打后金时,所有人都认为这确实是江河帮在武林中名声大振的好机会,都一致支持。

    他们并非不知道这很冒险,不过他们早已习惯了秦书淮剑走偏锋,这个“秦帮主”向来不按常理出牌,但是什么时候失败过?

    大明之妖的绰号,是怎么来的?

    这其中,最狂热的要属张啸了。

    秦书淮曾答应他,许他羽翼,与他袍泽、给他甲兵,带他重返战场,破天开地!

    而他,只想用贼夷的血,去洗刷当日的耻辱,斩断那个折磨了他无数个晚上的噩梦!

    即便死,也要和弟兄们一样,清清白白地死去。

    平时话不多的他,这次第一个说话。

    “帮主,我等日夜备战,便是等着那一天!只要贼夷再犯,属下愿第一个领军出战!”

    短短两句话,却是掷地有声,热血横溢。

    秦书淮看着张啸,凝声说道,“你放心,那一天很快就到了。后金贼夷,五日内必犯中原,届时他们将从长城大安口一带突破,然后突破蓟镇、遵化,直奔京师!而你,有的是机会出战!”

    闻言,众人皆大惊!

    他们本以为即便后金要进入中原,那也是开春后的事情了,没想到竟会如此之早!

    而秦书淮轻描淡写地便说出来贼夷入关的确切时间、行军路线,又让他们大吃一惊。

    不过惊讶归惊讶,没有人有任何怀疑。

    这下整个屋子里都热闹起来了。

    赖三儿平常话最多,这个时候怎么少的了他?

    “帮主,赖三儿愿打先锋!只要贼夷敢来,我白虎堂一定第一个上。他姥姥的,一群建州奴也敢来掠我大明,瞎了他们狗眼!”

    陈敬也轰然起立,说道,“大丈夫当保家卫国,血洒沙场,便是马革裹尸不亦快哉?帮主,我玄武堂请战!”

    陈敬年方十四,虽然现在已经是玄通境七等的修为了,说话却仍有稚音,与这番大义凛然的说辞有些不太搭调,惹得赖三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陈敬登时脸上一红,继而怒道,“赖香主,你因何笑?难道我说错了吗?”

    赖三儿一看陈敬怒了,赶紧笑着赔不是,“不不不,陈香主你没说错,是我错了,我错了。”

    众人都被赖三儿的贱样逗乐了,连秦书淮都不禁摇头一笑。

    邱大力沉吟了一会,说道,“书淮,后金贼夷实力不弱,若是要入关,数万兵马是有的。而我帮中也仅有数千人,你打算怎么打?”

    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静静地看着秦书淮。

    秦书淮道,“各位可听说过敌后战、麻雀战以及游击战?”

    见所有人都面面相觑的样子,秦书淮便把自己的思路与他们详细讲解了一番。

    这套东西,自然是秦书淮所在的那个时空,开国太祖提出来战术思想。

    说白了,就是让朝廷与后金在正面玩命,而自己则伺机骚扰后金的后方,让后金疲于奔命,达到迟滞甚至拖垮他们的目的。

    说的再直白点,就是打孤城、抢粮草,抢完就跑真特么刺激……

    这个方法不仅在战术上很切合实际,而且江河帮进退余地很大,得到了众人一致的认可。

    秦书淮又做了一番战前动员后,然后下了命令,各堂立即将通州境内的所有帮众全部撤回总舵,整装待命,码头上只准许象征性地留不过五个帮众。

    开完会,秦书淮回到了自己的屋子。打开房门后,他愣了下。

    只见屋里坐了两人,一个是李大梁,而另一个则是消失已久的陈长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