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曹化淳
    紫禁城,司礼监。

    一个身穿织金麟袍、腰缠犀带、脚蹬宫靴的中年无须男子半躺于黄花梨木的小榻之上。他的脸上涂了些许宫粉,有些白的不那么自然。眼角微微下垂,似闭目养神,不过只要轻抬一下,一股强大的威压便会瞬间弥漫开去。他的手指修长而整洁,小指上的指甲较寻常人略长,不过保养得光滑干净,就是连宫里的嫔妃都及不上。

    瞥了眼跪在地上的四个汉子,声音略尖细地说了声,“起来吧。”

    一股阴柔之气在空气中回荡。

    此人,便是东厂督公曹化淳。

    曹化淳,字如,号止虚子,司礼监秉笔太监,东厂提督,协提督京营戎政,兼御书房秉笔,参朝议政。

    他是当今大明除皇帝以外最具权势之人,号称“内相”,名义上与内阁辅平起平坐,但某些权力却远大于内阁辅。

    跪在地上的,乃是东厂掌刑千户赵克礼、新任子颗掌班魏朝、丑颗掌班张金以及如今身为刑部侍郎的齐晋。

    “说吧,咱家想听听你们的意见。”曹化淳淡淡地说道。

    四人皆是面面相觑,却无一人敢先说。

    屋中,只有盆中炭火燃烧的噼啪声。

    这年的十月,京城格外的冷,中旬的时候,便已经下了第一场雪。观星台的人说天降瑞雪,乃是吉兆。

    然朝中自崇祯以下,百官以上,无不心有戚戚。

    太冷,是会冻死人的。入冬太早,来年是会饿死人的。

    崇祯担心的是民变会因此而愈演愈烈,而朝中以东林党人为的文官集团担心的,是征“三饷”的朝议会因此而搁浅。

    “三饷”指的是正常税负之外加派的辽饷﹑剿饷和练饷三项赋税的合称。辽饷亦称新饷﹐在万历四十六年1618就有﹐主要用于辽东的军事需要。而剿饷和练饷则是东林党人新提出来的,主要用途是剿灭农民军和训练边兵,这三饷都是以底层农民为主体进行征收的。

    崇祯恐民变日甚,加之秦书淮的不断鼓吹,越讨厌这些文官起的朝议,因此在“三饷”一事上始终不肯松口答应。而曹化淳在崇祯的授意下,多次当廷斥责东林党人结党营私,只顾自身利益而不顾百姓死活。

    两派人吵得不可开交,崇祯大怒,当廷杖责强硬抗辩的几个文官。在曹化淳的授意下,负责廷仗的锦衣卫悄悄用了内力,竟打死了两个东林党文官。

    但是东林党人的意志比想象中的更为坚决。

    若是“三饷”的朝议不过,那么空虚的国库必然会重新向士绅阶层张开血盆大口,茶税、盐水、矿税等等又将大开,这将极大损害东林党人的利益,是他们决不愿意看到的。

    于是,礼部侍郎林右明当廷撞柱,血溅太和殿,以示“死谏”之心。朝中其他文官顿时如苍蝇闻到了粪味,病态而又激昂地躁动了起来,不少人纷纷意欲效仿,如同在做什么无上光荣的事情一样。

    崇祯无奈,只得搁置再议,然后怒气冲冲地退了朝。

    百官自认旗开得胜,抬出林右明扬长而去。林右明自此便受到了无数书生、文官肉麻的吹捧。

    这是大明末年朝堂之上司空见惯的场景。

    炭火盆中偶尔扬起一些星火,不过很快就变为了灰烬,无力地落了下来。

    曹化淳轻轻地扫了四人一眼,然后目光停在了一人身上,说道,“云其,你先说。”

    云其是掌刑千户赵克礼的表字。能让曹化淳以表字称呼的人不多。

    赵克礼深思了一番,说道,“礼部侍郎温体仁如今与东林党人水火不容,前阵子他与东林党周延儒互相弹劾,目前谁是谁非未有定论。属下认为,可借此事打击一下东林党人的气焰。”

    曹化淳微微颔,又道,“温体仁是个人精,知道皇上不喜欢东林党,所以跳出来跟他们作对。不过,朝中需要这样的狡诈之徒,与东林党狗咬狗。说说,怎么帮他?”

    赵克礼道,“属下已经搜集了周延儒的一些罪证,应该足以将他扳倒。不过,周延儒手下有个叫刀疤阿三的,手上也掌握了温体仁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属下暂时还找不到他。”

    曹化淳冷哼一声,道,“找不到?莫非他还能插上翅膀飞了不成?”

    一股寒气立刻迫散开来,使四人心中均是一凛。

    赵克礼立即道,“属下已经加派人手,全城搜捕。只要刀疤阿三一出现,便将他就地格杀。另外,周延儒府中也有不少我们的眼线,若是他拿到证据,不论是偷是抢,我们都会拿回来。”

    曹化淳冷冷道,“咱家再给你三天时间,就算掘地三尺你都得把那刀疤阿三找出来。”

    赵克礼一怔,脸上现出为难表情,不过还是领命,“属下遵命。”

    曹化淳脸上仍是阴沉一片,沉吟了半晌,说道,“知道为什么这么着急么?”

    四人皆是沉默。

    曹化淳坐了起来,拿起了榻几上的茶盏,放到嘴边却又放下了。

    “温体仁这干人等,虽是奸诈小人,却是唯一敢与东林党作对的文官。我们东厂若是不早日将他们收拢过来,那个妖孽迟早要把他们揽入怀中!他若通过这群小人染指朝政,便离与我东厂分庭抗礼不远了!”

    四人都是一惊,怎么也没想到督公竟会说出这番话。在四人眼里,秦书淮近来虽风头正盛,但无论是在朝中的根基、受皇上的信任程度还是手上掌控的实力,都与东厂无法相提并论。在他们看来,秦书淮不过是疥癣之疾而已,等这阵风头过去,派高手悄悄将他杀了,然后让齐晋重回江河帮,便一切大吉了。

    但四人从来不怀疑督公曹化淳的话。既然督公这么说了,那说明这个秦书淮已经成了东厂的心腹大患了。

    屋子里再次陷入了一阵沉寂。

    过了半晌,赵克礼又说道,“督公,王承恩那边,似乎也有意除掉秦书淮,不如……”

    虽然是凌晨1点了,不过也算晚上吧,两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