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一百十六章 鼓动
    众人在密林中找了个平坦的地方安顿了下来。  睡觉的睡觉,警戒的警戒,只有秦书淮还拉着吴烈、不二散人和逐一非要“闲聊”。

    逐一很不给面子,一口回绝,然后回去睡觉了。

    吴烈是个重情义的汉子,抹不开面子便只好陪秦书淮聊天。而不二散人是赶都赶不走的,他心里还有一大堆疑问要问呢,这些问题他不搞清楚就是让他睡也睡不着。

    既然是“闲聊”,秦书淮便先随口问吴烈道,“对了,吴旗主,你们赤火旗又是怎么找到不二老哥他们的?”

    吴烈迟疑了下,似乎不太愿意说,不过最终还是说道,“这些秘密,说与秦少侠也无妨。我日月教教徒都随身带有一把铁蒺藜,很小,可以当暗器,也可以做记号。我们的弟兄现两位散人失踪多日之后,便开始寻找铁蒺藜,在武清现第一颗铁蒺藜之后一路寻去,便找到他们了。”

    不二散人插话道,“当时我们去杀陈长廷,本来已经将那厮打成了重伤,不想那个逍不尘半路杀出,我和逐一老儿一时措手不及,这才被他偷袭成功……哎,大意了,大意了!”

    秦书淮轻笑一声,心道打不过人家就打不过,不过也并未说破。

    不二散人继续道,“我和逐一老儿都受了重伤,不过意识还是清醒的。逍不尘以为我们昏迷了,便找了两匹马,一匹驮着我和逐一,一匹驮着陈长廷。我们就趁他不备,你一颗我一颗沿途撒铁蒺藜。要不是后来被他现了,吴旗主早找到我们了。”

    秦书淮听完,皱了皱眉,又问,“那陈长廷后来去了哪呢?”

    不二散人摇头道,“不清楚,应该被关在另外一处了。”

    说到这里,他已经忍不住了,连珠炮似的开始问。

    “秦老弟,那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快与老哥说说!”

    “还有,你怎么认识汪大童的,他不是一直在南边吗?”

    “还有还有,他怎么会来帮你救我们?”

    秦书淮正想把话题引到此处,于是很耐心地一一解答,包括南丐如何想统一,北丐又如何投靠后金,以及自己如何与南丐结盟的事情统统说了。

    当说到北丐投靠后金时,不二散人重重地呸了一口。

    “哼,丐帮还自诩名门正派,却尽是些通敌求荣的狗东西,简直丢尽了我们汉人的脸!如今天下大乱,苍生蒙难,武林中人却一个个要不只顾着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要不就出来趁火打劫、通敌求荣,还都好意思自称名门正派!我呸!想我日月教虽被污蔑为魔教,可从教主往下,哪个不是铁骨铮铮的汉子,哪个不是以天下苍生为己任?”

    吴烈也是愤愤不平道,“丐帮自去年丐王吴通恩老前辈去世以后,便陷入南北两派之争,从此一蹶不振。没想到现在竟又出了这等无耻之徒,当真是让人扼腕叹息。想当年丐帮何其雄壮,哎……”

    秦书淮见铺垫的效果不错,便趁热打铁道,“北丐投靠后金,原本是丐帮家事,旁人也管不得。不过,如今后金陈大军于蒙.古察哈尔一带,对中原虎视眈眈,若是有北丐做内应,怕是不日便会越过长城,直袭关内,到时便又是一场生灵涂炭啊!”

    说得吴烈和不二散人都是一怔。

    刚刚他们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但是经秦书淮这么一说,他们也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魔教是要反朝廷不假,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欢迎后金入关。后金一旦入关,其一势必荼毒百姓,这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其二势必加朝廷垮台,这更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现在魔教虽强,却还没有准备好问鼎天下,因此他们的既定战略就是让崇祯继续与关外后金、关内的农民军周旋,以疲惫三方,等三方打得差不多了,魔教再揭竿而起,便可一举扫清所有对手。

    而在这之中,朝廷仗打得越多,税就征得越重,百姓的支持度就越低,到时魔教再起事,也更顺理成章,这个策略和他们当年支持朱元璋反元时如出一辙。

    因此他们绝不愿意朝廷太快垮台。

    而北丐投靠后金,恰恰可能导致朝廷加垮台。若是后金越过长城,即便他们不入主中原,也将占领大片富饶的中原土地,到时候八旗铁骑便会更加强大,要打败他们的难度比摧毁一个腐朽的大明至少高上数倍。

    所以,北丐此举对魔教的利益是极大的损害,魔教绝不能坐视不理。

    这个道理,身为赤火旗主的吴烈和五大散人之一的松不二自然是看得透的。

    吴烈沉吟了下,说道,“如此说来,这个北丐倒真是不能放之不管了。也好,本来我日月教也要讨回今日这笔血债,这下干脆公账私账一起了了!”

    不二散人也道,“没错,秦老弟你打算什么时候对北丐动手?通知老哥一声,老哥一定前来助阵!”

    秦书淮又道,“除去北丐非一朝一夕的事情,我们需慢慢筹划。眼下,却有个比这更为要紧的事情。”

    不二散人皱了皱眉,问道,“还有什么事?老弟快说!”

    秦书淮长叹了口气,说道,“不二老哥,吴旗主,你们知道为何北丐在这个时候投靠后金吗?或者说,后金为何在这个时候急着拉拢北丐?”

    不二散人催促道,“秦老弟,你说话能不能痛快点,直接说便是,何必绕那么大的圈子!”

    秦书淮点点头,又道,“那好,我便直说了吧。我收到密报,后金的黄台吉已聚集大军十万,在半月之内便会突破长城,直捣关内!”

    话音一落,不二散人和吴烈登时惊得目瞪口呆!

    秦书淮变得声色俱厉,字字见血,脸孔也猛地狰狞起来。

    “京畿附近号称有几十万勤王之师,但实际战力如何恐怕两位都很清楚!这些年大明国库空虚,这些勤王之师就算来了,朝廷也给不出开拔饷银,到时别说勤王,不哗变造反就不错了!而大明最强的劲旅关宁铁骑远在辽东,等袁崇焕班师回朝,恐怕八旗铁骑已经兵临城下了!况且,那袁督师肯不肯与后金拼命还得两说!朝廷若是倒了,八旗便会在中原生根芽,我煌煌大汉迟早又要在外族的欺凌下苟延残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