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一百十四章 雁南归
    秦书淮自然不能让他放缓,于是立即用卷了刃的游龙剑展开了猛攻,一套破防十三式迅展开,如狂风骤雨一般朝常大周身要穴攻去。  常大不得已,只得加快刀抵挡、反击。

    秦书淮见目的达到,又开始了游击战术。

    这让常大怒火中烧,暴跳如雷地大骂道,“你个狗杂碎,小贱种,有种不要躲躲藏藏,敢不敢与爷爷明刀明枪地干一场?”

    秦书淮嗤笑道,“你以为我与你一样没脑子吗?傻x!”

    说罢,又一剑冲他胸口刺去。

    惊人的一幕生了!

    常大竟然不闪不避,迎着秦书淮的剑猛地冲了上去,然后鬼头刀轰然冲他的头颅劈了下去!

    秦书淮大骇,这傻x要和自己同归于尽?

    电光火石之间,秦书淮来不及细想,手上猛然力推了下剑柄,然后身体骤然侧闪至一旁!

    鬼头刀轰然劈下,擦着秦书淮的肩膀落下,带走了一块手臂外侧的一块肉!

    而游龙剑也犹如一道电光,朝常大的胸口飞去!

    秦书淮松了口气。

    长剑之快,以常大的度决然善补过。

    “噗!”

    剑头入体!

    却仅仅只是寸许!

    秦书淮脑袋一阵嗡鸣,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见!

    这……可是剑!不是拳脚,而是剑!

    所谓的硬气功,不过是强常人更加结实而已,绝不存在什么刀枪不入!自己的内力修为根本不弱于常大,刚刚这一剑自己冒了断臂的风险,倾注了所有能集中的真气,其势之大绝非凡胎能挡!

    他练的是什么?九阳神功护体吗?以他现在的内力修为,就算有九阳神功护体都不可能硬生生地用挡下那一剑!

    常大猛地将剑拔出,得意地纵声狂笑。

    “哈哈,小杂种,就这点本事还想杀你常爷爷?常爷爷神功护体你不知道吗?”

    秦书淮定了定神,细细看了常大的伤口一眼,忽然眼皮一抽!

    是了,原来如此!

    他根本就不是什么神功护体!

    手腕一震,立即将某个丐帮帮众掉在地上的一把剑吸到了手里,冷哼道,“既然如此,我就再领教领教你的神功。”

    在一旁看得手痒的不二散人也跟着大吼起来,“秦老弟,赶紧的吧,我看那老乞丐好像有点打不过那毒书生啊!”

    逐一则语气平静地说道,“秦兄弟,攻他臂膀!”

    不二散人瞪了逐一一眼,不服地说道,“攻个屁臂膀,刀法好的都是臂膀灵活,没看到他两臂毫无空隙可趁吗?”

    逐一冷哼道,“刚刚秦老弟攻他右腕,那人不顾胸膛暴露也要右臂侧避,说明只有他的臂膀受不住秦老弟一剑,这还需要怀疑么?”

    不二散人道,“呸!那也得说秦老弟能打到他的臂膀啊!照我说,倒不如攻他脖子、头部,就不信他真是金刚不坏之身!”

    秦书淮长剑一抖,纵然跃起,朝常大的脖子抹去,常大立即用鬼头刀格挡,秦书淮瞬间变向,剑尖下倾,攻向了他的下盘。

    常大一惊,立即跃起退后,却见秦书淮不依不饶,长剑密集刺出,招招皆攻下盘,如暴风雨一般。

    狂云断门刀的弱点是胸口和下盘,之前秦书淮一直以为他练的是硬气功,按照上次打沙震天的经验,一直试图去进攻他胸口的大穴,却次次无功而返。

    现在他终于知道,对方根本就不是什么神功护体。

    刚刚就在常大拔剑的时候,他看到常大内衣里头还穿了一件银色的衣服!

    这应该是一种极为厉害的软甲!这种软甲材质柔韧无比,又坚硬如钢,因此以自己的修为,也只能堪堪刺穿寸许!

    所以他才可以放心大胆地使用这种大开大合的刀法,因为他的胸口根本不需要太多的保护!

    那么现在,他的战术就很明确了。狂云断门刀的弱点既然是胸口和下盘,在胸口有护甲的情况下,自然是攻他下盘!

    常大的真气已经耗了不少,已经没有了刚刚的凌厉,现在正是自己进攻的好时候!

    常大被逼得步步退后,一下子由攻势转为了守势,此时秦书淮终于略占了上风。不过,常大仍有不少真气储备,秦书淮现在手上的剑已不是游龙剑,而是一把极为普通的剑,要是常大找到机会奋力一刀,极有可能将剑砍断,所以秦书淮依旧不敢与之硬碰。

    因而虽然占着优势,但最稳妥的打法还是慢慢耗他的内力,等他真气再少一些才可能进攻。

    这时,汪大童的真气也渐渐平稳了下来,劣势也开始渐渐扭转。

    而更为关键的是,北丐这边因为常大和逍不尘被秦书淮和汪大童拖住,一下子就不是赤火旗的对手了。这些黑衣人简直就是设定好的机器,每一次走位都紧跟旗令分毫不差,每一次进攻都分工明确、层层递进,如潮水一般汹涌而出,一旦得手之后又迅回拢,互相协防,滴水不漏,一攻一守之间变幻极快,令人眼花缭乱,防不胜防!

    而就在这时,受伤的吴烈又醒了过来。虽然伤重不能再打,不过他仍可指挥赤火旗,如此一来赤火旗的阵型运转更为流畅,战力增了何止一倍!

    北丐这边真正尝到了大名鼎鼎的魔教五行旗的厉害。七八十人很快被杀的只剩下了十几人,这十几人又在赤火旗眼花缭乱的阵型变幻中,不知不觉地被反包围了。

    如同蚂蚁掉进了汪洋之中,没有任何意外,这十几人在顷刻间就被剁成了肉泥!

    此时,赤火旗竟还剩下二十余人。

    不二散人见状又喊了起来,“诸位兄弟,快去帮我那秦老弟!”

    吴烈捂着胸口,指了指常大,对身边的旗令手说道,“雁南归!”

    旗令手立即举起金黄色的大旗,在空中画了个圈,然后左右摇摆一下,然后直指常大!

    二十余人立即呈大雁南飞的“人”字型冲了上去,当第一个接触常大之后,只与他过了一招便立即后退,他身后的两人立即骤然跃出冲常大左右两边攻去,常大格开这两人之后正要反杀,却见这两人又悄然退后,接着从他们身后又杀出四人,也是分左右两边。四人之后是八人,杀退这八人,原先最早的那人又冲了上来……无休无止,仅仅二十余人却如山崩海啸一般!

    秦书淮在一旁看得如痴如醉,叹为观止,心道这只是赤火旗,而且只是赤火旗的一部分人马,要是他们全额满员,再加上金木水土四旗呢?

    齐装满员的五行旗,需要多少正规军才能抵挡?若是魔教正式造反,自己又如何才能破解这摧枯拉朽、惊涛骇浪一般的五行旗大阵?

    心底里,却隐隐又有一个不敢奢谈的妄想。

    若是有一天五行旗能为我所用,又何愁扫不尽那浊世阴霾,踏不平这乱世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