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一百零九章 掌棒龙头
    崇祯二年十月十一,夜。

    秦书淮策马飞奔,在密林中一路向北。

    他要去柳是书院,向崇祯面禀后金入关的详细计划,更重要的是,他要得到崇祯的授权,让他带江河帮布防。

    虽然手下只有三千人,根本挡不住八旗铁骑。但只要运用得当,迟滞下后金的进攻,甚至打几个小规模的胜仗,为各地勤王之师争取一些时间和空间,是大有可能的。

    让大明多保存一口元气,他日反戈北上,平定辽东就多一份力量。

    而自己,必须在这场左右大明国运的事变中,捞取足够的政治资本,为更大的野心铺路。

    风呼啸着从耳边刮过,月光穿过树林,斑驳地洒在地上。万籁俱寂,只有马蹄声声。

    他蓦地眼前一晃,仿似又回到某个地方,那样安静,让人忘却忧愁的地方。

    黄陂村……戚氏、老村长、淳朴可爱的村民,等着自己回去的晴儿……

    自己,也是在为他们而战么?

    等打完这仗,是该回去看看他们了。

    吸了口沁凉的空气,忽然又觉得好笑,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多愁善感了?

    “嗖!”黑暗中,一枚暗箭冷不防地射了过来。

    秦书淮手一扬,用强劲的真气将暗箭挥至一边,而后勒马停下,静观四周。

    蓦地,从密林深处窜出一个蒙面的黑影,双手成爪骤然袭来。

    秦书淮不慌不忙,右手一挥磕在对方手腕上,挡住这爪,然后左手成拳轰然击出,直奔对方腹部而去。

    那人慌忙侧闪,退出三四丈外,然后脚一蹬,又悄然跃起,双手呈掌四下飞舞,如一掌变万掌,以秦书淮的修为竟看不清哪掌是虚哪掌是真。

    秦书淮知道遇上了高手,不敢怠慢,当即从马上跃起,又从对方头顶飞过,错身之时,又居高临下一个侧身冲对方头部轰然踢去。

    来人度极快,当即向上冲出一拳,打在了秦书淮足弓部。拳脚相交,出“轰”的一声闷响,两股真气激烈碰撞,劲风四散。

    秦书淮落地,感觉足弓部传来阵阵阴绵的疼痛,便赶紧调集纯阳的易筋经真气抵挡。

    而那人则接连退后几步方才站定,刚刚出拳的右手微微颤动。

    蓦地,那人又悄然跃起,却不再是进攻,而是踏着树枝如风而去。

    秦书淮毫不犹豫地追了上去,心想此人应该不难追,不如抓到他看看能不能问出什么来。若是有埋伏,以自己的轻功应该也能安全地撤回来。

    追了不多久,就要追上那人的时候,却现那人悄然落下。

    这是林中一块不大的空旷地,地上有一堆篝火,一个衣衫破烂的老叫花正在火上烤一只肥硕的鸡。

    老叫花见了秦书淮,呵呵笑道,“秦帮主,鸡烤好了,就等你了。”

    秦书淮眉头一皱,心道又是丐帮的?好像上次没见过。

    于是悄然落下,冲老叫花道,“老叫花,请客吃饭不用这么大阵仗吧?”

    借着火光,细细地看了下这个老叫花,只见他身形瘦小、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端的是一个十足的乞丐样,然眉宇间却是一派放浪不羁、潇洒世间的不凡气度,不由又对他高看了一眼。

    老乞丐道,“秦帮主帮务繁忙,自然要请的隆重一点了。”说罢,撕下一个鸡腿扔了过来,说道,“来,尝尝老叫花的手艺。”

    秦书淮接过鸡腿,却并不吃。

    老乞丐笑道,“怎么,秦帮主怕老乞丐下毒?”说罢,自己先啃了一口。

    秦书淮也笑道,“秦某是看老叫花给不给酒喝。有肉无酒,那是小叫花的吃法。有酒有肉,那才是大叫花。”

    老乞丐纵声长笑,“哈哈,有趣!有趣!”从腰间摘下一个葫芦,扔给秦书淮。

    秦书淮打开葫芦,扬起脖子,却只是用嘴唇和酒水碰了一下,然后放下酒壶,说道,“好酒!”

    对方来路不明,秦书淮自然不会装什么狂放不羁的大侠,不经大脑地就吃下别人给的东西。要是他真如小说中的人物那么浪,早死一百回了。

    酒也“喝”了,面子也给了,他便问道,“不知道阁下怎么称呼?”

    老叫花嘴里鼓鼓囊囊的说道,“南丐,汪大童。”

    秦书淮微微一惊,汪大童他自然听说过,此人是丐帮南派的掌棒龙头,可以说是南丐的老大。丐帮自从南北分家以后,北派自立为帮,已经有了自己的帮主和长老等,但南派一直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完整的帮派,因而至今未选出帮主,帮中主事的就是这个掌棒龙头。

    南丐在长江以南,这个汪大童千里迢迢来这里,肯定有目的。

    秦书淮淡淡一笑,道,“原来阁下是南丐掌棒龙头,失敬失敬。不知道深夜找秦某有何贵干?”

    汪大童狼吞虎咽地吃着鸡,嘴里含糊地说道,“找你自然是有事,你等下,老叫花先吃完这只鸡再说。”

    呼哧呼哧,三下五除二一只鸡就下了肚,然后又盯着秦书淮手里的鸡腿说道,“你吃不吃?不吃老叫花帮你吃了?”

    秦书淮摇摇头,把鸡腿扔了过去。

    汪大童又大嚼起来。

    吃饭鸡腿,汪大童往身上抹了抹油腻腻的手,这才说道,“听说北丐的陈瘸子跟你谈了笔买卖?”

    秦书淮微微一愣,心想看来北丐中还有不少南丐的卧底。

    随即一笑,道,“确有此事,怎么了?”

    汪大童颇有些鄙夷地说道,“秦帮主,你这就不仗义了。魔教两位散人给你出力,如今他们被关在北丐,受尽折磨,你却不管不问。”

    秦书淮淡淡一笑。

    其实倒不是他不想管,是确实没时间管。李大梁的修为深不可测,自己必然不是他的对手,别说自己不知道那幅真的三江春月图在哪,就是知道也绝对偷不到。要想得到那幅图,那是要花时间和精力筹划的,自己现在根本没时间。

    总之,对他来说现在什么都不重要,最重要的就是在接下来的“己巳之变”中有所作为。至于不二散人、逐一老儿的处境他一点也不担心,这两人是魔教的人,料北丐也不敢对他们怎么样。北丐面临南丐的威胁,要是与魔教结了死仇,那就是自寻死路。所以几乎可以断定,不二散人和逐一此刻除了不能到处溜达,北丐一定好酒好饭地伺候着,还帮他们疗伤,绝不存在什么“受尽折磨”。这也是他不着急的原因之一。

    不过,既然汪大童找上门来了,就说明他有救不二散人和逐一的办法。要是能救出他们,这个人情倒是不小,没准接下去他们还能帮上自己的忙。

    关于魔教会不会帮自己的问题,秦书淮其实早就考虑过了。魔教想推翻朝廷,不过他们现在还没准备好,如果朝廷太快垮掉,对他们并没有好处。因为推翻朝廷之后,要想天下太平,他们照样也要打后金、平各地造反农民军,在没准备好的情况下,他们自然是更乐意让朝廷先去做这些事。若是朝廷能与这些势力打得两败俱伤,这才符合他们的根本利益。

    所以,说白了魔教现在是不会让大明轻易灭亡的,更不希望后金入主中原,给自己找一个更强的对手。因而,说动魔教在小范围内帮自己是有可能的。

    而不二散人和逐一老儿是自己与魔教最好的纽带,若是能救出他们,说动魔教帮自己就大有可能了。

    想到这里,他说道,“汪掌棒教训的是。这么说来,阁下有办法帮我救出那两位旧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