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一百零七章 整军备战
    当天下午,崇祯派来的两名大内高手来到了秦书淮房间。

    这两人是两兄弟,哥哥叫孟威,弟弟叫孟虎,看呼吸步伐,应该都是小成境的高手。

    两人都长着一双剑眉,剑眉下是一双鹰隼般锐利的眼睛,脸庞消瘦棱角分明如刀刻过,颧骨高高突起,看上去就精悍无比。

    相信这样的高手整个皇宫内都不多,看来崇祯这次是下了大本钱的。

    两人话不多,除了恭恭敬敬给秦书淮请了安以后,就呆在一旁不说话了。

    秦书淮也不指望能跟他们多亲近,于是也省了客套,直接带着两人出了柳是书院,直奔江河帮而去。

    路过通州千户所的时候,顺便把皮狗、赖三儿、张啸、陈敬四人也接了回去。现在东厂处在风口浪尖上,相信他们已经感觉到了崇祯的不满,所以接下来肯定不会再轻举妄动。

    回到江河帮后,秦书淮又去见了一趟李大梁。李大梁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生过一样,笑呵呵地恭喜秦书淮荣升帮主之位。秦书淮便也当做什么都没生,与他寒暄了一阵。

    江河帮中,见到秦书淮回来,最为开心的是邱大力。他一度被齐晋派人关押,现在秦书淮回来了,自然就将他放出来了。

    猛然间听到自己的徒弟升任了帮主,邱大力目瞪口呆了许久,等确定这是真的以后,竟又半天说不出话来,不过双目已是猩红。这就好比一个老农现了一颗好种子,天天细心浇灌,后来现这颗种子竟长成了通天之势一般,惊讶、欣喜、激动的心情无以复加。

    秦书淮正式升任帮主以后,立即加紧了对江河帮的掌控。

    总舵之中,皮狗执掌了青龙堂,赖三儿执掌了白虎堂,邱大力掌了执法堂,并且兼任右护法,连陈敬也以仅仅十四岁的年纪就执掌了玄武堂。至于朱雀堂,则还是由一直支持秦书淮的老道执掌。

    此时,一代雄主皇太极正带着军队在察哈尔蒙.古集结,离入关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

    秦书淮开始全力整军备战。现在江河帮总舵共六个堂口,总计三千余人,这是他最重要的筹码。至于各地分舵的帮众,他暂时不考虑拉他们进来,毕竟各地分舵也需要人镇守。

    秦书淮短短几个月就从普通帮众升到帮主,这种震撼是前所未有的。

    他的战绩所有人都有目共睹,而且通过青龙堂帮众的不断吹嘘,把一次次奇迹演变成了“神迹”,他现在早已成了江河帮帮众眼中的“战神”。可以说,他做帮主无人不服,江河帮人对他的崇拜甚至有些狂热。

    不过这还不够。

    江湖中人有一种顽固的风习,那就是认为为朝廷效力,做朝廷的鹰犬是可耻的事情,所以到时候要是拉这帮人上去和后金军队拼命,很难保证他们有多大热情。

    江湖就是江湖,朝廷就是朝廷,朝廷倒了对江湖人士来说,根本无关紧要。

    但是凡事不是绝对的。既然让他们为朝廷卖命有些行不通,那就让他们为黎民百姓卖命。现在武林中的主流价值观还是比较正的,行侠仗义、锄强扶弱、兼济天下是许多武者的信仰,就好比地球上的人信奉自由、平等一样虽然不见得人人都真的在这么做,但起码这个信条是大多数人认可的。

    这很重要。

    秦书淮来自信息爆炸的地球,自然知道一个正面的舆论环境有多重要。要动人民群众的积极性,还是得从舆论环境上先造势。

    接下去几天里,秦书淮找来了一堆从辽东逃难过来的人,让他们现身说法后金是如何蹂躏、屠杀他们家人的。当时的后金还没有对汉人采取怀柔政策,作为确属残暴,屠杀汉民是稀松平常的事情,所以这些人一说起来,个个都凄厉无比。为了加强煽动性,秦书淮还从外地找来了一些戏子,真真假假混杂其中,让气氛显得更加凄惨。

    这之后,他又找来一些被打残了退伍回乡的辽东老兵,让他们讲述在辽东的见闻,主要还是后金的暴行。

    像这样的控诉大会,一天要举办三场,每个堂口都必须强制参加。

    效果出奇的好。

    在秦书淮原先那个年代,或许这样的控诉大会效果不一定有多好,这是因为那时有电视、有电影、有网络,这些东西在经常性地煽动人们的情绪,次数多了人就有了免疫力,再煽情的东西也没感觉了。

    但在这个年代,根本没有这些东西,尤其是对一帮江湖人士而言,甚至连正儿八经的戏剧也没几人看过。一个个都是热血汉子,第一次遇到如此煽情的戏码,加上秦书淮别有用心的鼓动,不少汉子甚至当场就哭了出来!

    每场控诉大会结束,赖三儿都会率先高喊,“弟兄们,贼夷要是来咱们中原了怎么办?”

    无数人怒吼,“打贼夷,保百姓!打贼夷,保百姓!”

    只有秦书淮在后台,露出一丝得意的笑。

    除了进行“洗.脑”,秦书淮本来还打算给帮里练一套阵法,比如戚继光的鸳鸯阵,不过考虑到时间太短,如果练不好反而有反效果,而且那鸳鸯阵是用来对付倭寇的,对付后金有没有还不知道,就只好作罢。

    崇祯二年十月初三,他给崇祯上了道加密奏折,详细陈述后金入关的可能性,以及可能的进攻路线图。

    毫无意外的,石沉大海。

    而就在前几天,袁崇焕也和他上了一道差不多的奏折,虽然没有他的详细,但也提到了后金可能越过长城进入中原。

    同样杳无音信。

    战争的阴霾已经笼罩了在了大明的上空,后金的虎视眈眈已经变成了马蹄铮铮,而大明朝的最高权力机构却似乎依然没有察觉,以周延儒为的内阁依然沉浸在党争的醉意中。

    十月初五,礼部侍郎温体仁弹劾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周延儒在会试中收取钱财,帮人舞弊。

    十月初六,内阁辅周延儒携诸多东林党人弹劾温体仁娶娼妓、收取贿赂、夺人家产等诸多不法事宜。

    十月初八,东林党人弹劾陕西参政洪承畴在剿灭农民军王左桂时纵兵劫掠……

    厉兵秣马的秦书淮,此时是整个大明唯一一个准备战斗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