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一百零六章 升任帮主
    秦书淮收了思绪,又对崇祯道,“皇上这么一说,微臣当真有些后背凉。  东厂既要把着江河帮不放,又藏着三宝秘卷不给,也不知道这曹督公心里在想什么。”

    虽然没有明说曹化淳居心不轨,不过也已经颇为赤果果了。现在,他完完全全就是一个谗言惑主的佞臣,正在一步步诱导崇祯加深对东厂的猜忌。

    东厂是皇权的屏障,对自己而言不可逾越,只有借助崇祯的手才能慢慢拆了它,就像他当年亲手拆了辽东屏障一样。但不同的是,拆了东厂自己还会帮他重建,只是重建后的东厂将不再是崇祯一人的屏障,而是整个大明朝近二万万人的屏障!

    所以,他并没有丝毫负罪感。而且,他还打算把这个佞臣当得更彻底。

    崇祯怒意未平,阴冷一笑,道,“何止是你,连朕都觉毛骨悚然!他曹化淳要江河帮、要三宝秘卷,怕是再过几年,天底下就没有他不敢要的了!”

    咬牙切齿、双拳紧攥,崇祯的愤怒完全写在了脸上。

    这是天子之怒,也是一个热血少年之怒。十八岁的崇祯,此时已被愤怒冲昏了头。这种愤怒源自于最信任之人的背叛,更源自于自己填了一个坑,却又亲手挖了一个坑的挫败感。

    秦书淮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扣的这几口黑锅,竟能起到如此大的作用。

    过了片刻,崇祯终于冷静了下来。

    这个少年天子又显示了其沉稳的一面。他眼中的怒意瞬间全消,取而代之的是稳如泰山的坚定和俾睨一切的自信。

    他能除掉魏忠贤,就能除掉曹化淳。他能让曹化淳登上督公之位,就能亲手再拉他下来。正如历史上他可以随心所欲地撤换内阁辅一样,在这种事上,他从未输过。

    平静地对秦书淮说道,“书淮,在江河帮,你现在能掌控多少人?”

    秦书淮一怔,不过马上说道,“大约两个堂吧。”

    崇祯缓缓点了点头,道,“够了!你先好好养伤,三日之后,我让你重回江河帮,执掌帮主之位!”

    秦书淮一惊,他没想到崇祯会如此急迫。这是他要向曹化淳开战的信号吗?

    不禁提醒道,“皇上,东厂经营江河帮已久,如果贸然撤走齐晋和李大梁,可能会引起不小的骚动。更重要的是,此举就等于告诉东厂,皇上已经向他们宣战了,到时候恐怕......”

    崇祯冷哼道,“朕自有分寸,你只需准备好接手江河帮就行。另外,朕也会派人来帮你,你无需担忧。”

    崇祯话说到这个地步,秦书淮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

    目前东厂虽然势大,但远没有到魏忠贤时期那个地步,他相信崇祯是有把握做出万全之策的。

    那么接下去,就是准备接手江河帮了。

    崇祯说完便起身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又回头。

    看着秦书淮,崇祯意味深长地说道,“秦兄,朕......是当真拿你当兄弟、当知己的。君不负朕,朕必不负君。”

    说完,推门而出。

    屋外,传来太监高亢而尖细的声音。

    “皇上起驾”

    秦书淮闭上眼,心中波澜微起。崇祯,终究还是要成为那个怀疑一切的崇祯。当他觉身边最信任之人一个个都并不那么可靠的时候,他的疑心病也在一天天加重。

    君不服朕,朕必不负君......

    现在我这算负你,还是不负你?

    三天后,孙承宗带着崇祯的口谕来找秦书淮。

    “书淮小友,皇上特让老夫给你带个口谕,他让你回江河帮出任帮主,整顿帮务!”

    秦书淮当即跪地领旨谢恩,然后问道,“孙阁老,东厂那边皇上都替我打好招呼了吗?”

    孙承宗道,“那是自然。你是皇上钦定的帮主,东厂难不成还有异议?而且皇上已经斥责过曹化淳了,要他约束手下,要是再生上次那种事情,唯他是问。曹化淳辩称上次齐晋追杀你是误会,并且表示一定会严肃追究此事,给皇上一个交代。”

    秦书淮饶有兴致地问道,“那后来呢?曹化淳是如何处置齐晋的?”

    孙承宗颇为无奈地一笑,道,“还能怎么处理?杖责八十而已。”

    杖责八十,对于文官来说能要了命,但对于齐晋这种修为的人来说,无非是挠痒痒而已,确实算不上什么处罚。

    秦书淮颇有不甘地一笑,“真是便宜他了。”

    “便宜?这次他便宜大了!”孙承宗又道,“东厂一罚完,皇上就送了他甜枣吃。齐晋因建帮有功,升任刑部侍郎,加太子少保,赏蟒袍,赐黄金三百两。小子,皇上为了让你上位可没少花钱呢!”

    秦书淮淡淡一笑,崇祯的这手其实并不出乎他的意料。齐晋是有功的,有功就要赏,这是为君者驭下的手段。而且崇祯既然明着要往江河帮塞自己人,就势必要给东厂一些安抚,表明自己并没有猜忌他们的意思。

    这个少年天子城府极深,即便要对付东厂也不会一棍子闷下去,他最拿手的就是温水煮青蛙,就像当初对付魏忠贤时一样。

    不知曹化淳现在作何感想?

    想到这里,秦书淮又道,“那现在的江河帮,东厂的人就剩下李大梁一个了么?”

    孙承宗捋了捋胡子,说道,“没错,他明面上还是在幕后操控江河帮,你事事仍需向他汇报,不过你大可不必听他的。他在江河帮向来不露面,只有护法以上的人知道他。所以你一旦就任帮主,就可以把他彻底架空。当然,此人武功高强,你不可不防。”

    秦书淮点点头,“此人武功确实深不可测,偏偏现在又动不得他,当真是个麻烦。”

    心中猜想,崇祯调走齐晋而留下李大梁,主要应该还是不想过分刺激东厂。不过隐隐还有另一种感觉,那就是崇祯也并不完全信任自己,他留下李大梁,很可能也是为了制衡自己。

    想到这里,他又问道,“孙阁老,皇上之前说会找人帮我,不知道都找了谁呢?”

    孙承宗道,“是另外两名大内侍卫,他们一个出任副帮主,一个出任左护法。这两人都是高手中的高手,而且颇有谋略,不但可以保护你,还可帮你出谋划策,你可得好好用他们。”

    秦书淮更加确信自己的想法了。崇祯派这两人除了保护自己,更大的任务怕是分自己的权和监视自己吧。不过如果自己真有异心,单单这两人又有什么用呢?

    不由地微微摇头,轻叹一声。

    现在的崇祯,看谁都是草木皆兵,虽身在大位,却惶惶不可终日,无时不刻地紧绷着神经,提防着身边所有人,哪怕是他曾经最信任、最亲近的人。

    这等痛苦,当真让人怜悯。

    想起当日下午那个神采飞扬、意气风的少年英主,秦书淮不禁一阵唏嘘。崇祯,也是这个时代的牺牲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