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一百零六章 扣黑锅
    想到这里,秦书淮说道,“那李大梁的城府确实很深,只是与微臣聊了半刻钟而已,便猜出微臣是皇上派来的了。 此等心机,真是让微臣叹为观止。”

    听上去很正常的一句话,却是心机重重。秦书淮试图告诉崇祯,李大梁明知我是你的人,却仍然要杀我,他置你于何地?

    这是扣给东厂的第一口黑锅。

    崇祯若有所思地沉吟了下,待开口时却换了个话题,说道,“秦兄,手臂的伤不要紧吧?这段日子你就先在这里养伤吧。”

    秦书淮苦笑道,“东厂的人确实厉害,单单是一个齐晋就差点杀了微臣。幸好微臣跑进了锦衣卫通州千户所,蒙李副千户相救,这才能活着见到皇上。”

    崇祯微微颔,道,“朕也有预料,所以才派李敬亭去通州。”

    秦书淮又道,“皇上圣明,那李副千户确是忠良。当时我与齐晋一同进入千户所,齐晋先拿出东厂的令牌,要里头的锦衣卫杀了微臣,那些锦衣卫一听顿时就杀了过来。微臣一看不对,就赶紧拿出了您给的玉佩,然后要求他们拿下齐晋。结果齐晋一吼,说什么谁敢动东厂的人?皇上您猜怎么着?所有人果然都不敢动了!”

    顿了顿,看到崇祯眉头微微一皱,秦书淮继续道,“幸好皇上您知人善任,派了李副千户这等忠臣良将坐镇通州,这才没被齐晋的气焰吓倒,带领众人帮微臣赶走了齐晋。”

    崇祯的脸上并无喜怒之色,只是稍显沉默。

    秦书淮明面上是在夸奖李敬亭,言外之意却是崇祯的玉佩还不如东厂的一块令牌好使,这对于崇祯的心里冲击是无比巨大的。

    崇祯刚刚除了魏忠贤,可以说东厂是他最为敏感的地方。虽然他十分信任曹化淳,而曹化淳也确实对他忠心耿耿。但这件事,还是触到了他的逆鳞。

    皇权,永远是皇帝不可触碰的逆鳞。皇帝因它生,因它死,因而谁触碰皇权,谁就是想要皇帝的命!不只是崇祯,任何一个身心正常的皇帝,都不会允许天底下有第二个势力能凌驾于皇权之上!

    秦书淮在心底感谢齐晋,要不是他在千户所这般跋扈,自己还真找不到好的把柄来跟崇祯打小报告。要知道崇祯肯定不会只听信自己的一面之词,到时候肯定会找李敬亭甚至在场的其他锦衣卫核实,瞎编是不能编的。不过,现在自己说的这些可都是事实,东厂藐视皇权的这口黑锅是背定了。

    这是扣给东厂的第二口黑锅!

    当然,这还不够。要想诱导崇祯彻底敌视东厂,自己还得再来一口大黑锅才是。

    崇祯沉默了一阵,蓦地淡淡一笑,道,“李副千户原是殿前侍卫,常伴朕左右,朕自然是信的过他的。”

    却未提东厂一个字。

    崇祯似乎有意在回避什么。

    话至于此,秦书淮也不便再提东厂,便点点头道,“皇上英明。”

    之后,君臣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之中。

    过了许久,崇祯站起来道,“书淮,你这几日就好好养伤吧。东厂那边,我会与曹化淳说的,让他不要再为难你。”

    说完起身欲走。

    秦书淮立即苦笑了一声,说道,“皇上,东厂要杀我,恐怕不仅仅是我的身份被看穿那么简单。”

    崇祯转过身,眼中疑色一闪,问道,“那还有什么原因?”

    “还有一个原因”,秦书淮故作犹豫地说道,“那就是微臣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事情。”

    崇祯沉声道,“你不该知道的事?”

    “皇上可曾听过一幅画,叫三江春月图?”

    “未曾听说,怎么了?”

    秦书淮说道,“江湖传言,三江春月图里,藏了一个巨大的秘密,现在这幅图就在东厂手里。微臣也是在偶然间得知这一消息,不知怎么被李大梁知道了,所以李大梁才着急杀微臣灭口!”

    东厂持有藏了巨大秘密的三江春月图而不上报崇祯,显然可以推测为他们别有用心。这是他扣给东厂的第三口黑锅。

    然而这次崇祯的反应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

    “秦兄,此话当真?”崇祯的语气大变,没有了刚刚的沉稳,却多了几分急切与怒意。

    秦书淮虽然不明白崇祯何以如此重视此事,不过还是点头道,“千真万确。此画现在就在李大梁手里!”

    崇祯拳头捏的咯咯作响,猛地敲了一下桌子,眼中愤恨无比。

    “这个曹化淳,原来江湖上说的和那些文官说的,都是真的!”

    秦书淮眼珠微转,又问,“皇上,江湖上还有什么传言?那些文官又如何说的?”

    崇祯道,“书淮,你可听说过三宝秘卷?”

    秦书淮一怔,“微臣倒是在酒馆听人提过。”

    “朕还是信王的时候,就听到传言,说魏忠贤得了三宝秘卷中的其中一卷。待朕扳倒他之后,特意命曹化淳亲自前往魏忠贤府中抄家,结果整整找了七天,曹化淳却最终告诉朕查无此物!”

    秦书淮托着下巴,故作疑惑地说道,“这就奇怪了。难不成魏贼未卜先知,知道自己会被抄家所以藏到了外面?不对啊,他最后是自缢而亡的,连命都不要了,怎么还会想着去藏这身外之物?”

    又狠狠地补了一刀。

    崇祯听毕,冷笑道,“秦兄也看出这当中的诡异之处了么?朕再告诉你一件更诡异的事情,那就是当年参与抄家的几个东厂番子、档头,除了李大梁,其他人全部都神秘地被杀或失踪了!”

    秦书淮一听,心中也是吃惊不小。

    当年参与抄家的人只剩下了李大梁?

    脑海中,一条条线索骤然展开,互相交叉,渐渐地呈现出一张清晰的脉络图。

    从王承恩派自己进入江河帮,到魔教与自己合作,再到丐帮劫持人质与自己谈条件,这些人无一例外地都提到了李大梁!

    所以,他们的真正目的,其实是在寻找“三宝秘卷”的下落?

    没错,这样一来就什么都解释得通了!

    如同拨开了笼罩数月的浓雾,豁然开朗。

    如果说连他们都在查探“三宝秘卷”的话,那么“三宝秘卷”的真实存在性就无需怀疑了!

    而从丐帮陈天残的话来看,“三宝秘卷”的其中一卷,应该就在“三江春月图”里!

    可是,这么重要的图,为什么由李大梁保管,而不是东厂督公曹化淳保管?这其中又有什么隐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