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一百零五章 李大梁的污点
    话音刚落,两道黑影撕破雨幕悄然落下。 不等那几个黑衣人反应过来,黑影骤然闪动,以雷霆之势穿梭在五人之间,几道如霜的寒光划过,黑衣人如同被收割的稻子一般纷纷倒下,甚至连惨叫都来不及出。

    赖三儿、皮狗和陈敬一看是秦书淮到了,顿时松了一口气。这口气一松,像是身体突然撤了支架,纷纷瘫坐在地上。

    和李敬亭一起杀了这五人之后,秦书淮先上前查看了下张啸的伤势,现他左臂已经被齐齐削去,右肩受了贯穿伤,身上又有七八道深可见骨的刀伤,虽然已经封住了几处穴道,不过血还是止不住地渗出来,即便在大雨的冲刷之下,他看上去依然像刚从血水里捞出来一般。大量的失血让他面如纸白,眼看是要不行了。

    秦书淮立即手伸入怀中,在脑海中打开系统,花了5oo侠义点买了一颗中还魂丹,这是保气固元的特效药。意念一动,还魂丹悄然现于手心,这才将手从怀中拿出,给他喂了下去。

    赖三儿也没闲着,刚才一直没机会帮张啸处理伤口,现在他立即拿出随身携带的金创药,给张啸上药、包扎。

    之后,就要看张啸的造化了。

    秦书淮对李敬亭说道,“李副千户,这几个人就交给你了。立即把他们带回通州所,务必要保护他们的安全。”

    李敬亭应道,“千户大人放心,属下会把他们安排到一处秘密的地方,东厂有再大本事也找不到他们。即便是找到了,谅他们也不敢擅闯锦衣卫千户所。”

    秦书淮道,“不要小瞧了东厂,这几日在通州所需多派兵力才是,你要亲自坐镇。”

    “属下遵命!”

    赖三儿、皮狗和陈敬闻言都是错愕不已。东厂、锦衣卫,这两个名字对武林中人来说并不陌生。

    朝廷和武林向来互不干涉,但并不代表没有丝毫联系。对于武林自治,还有一些延续了上千年的、约定俗成的规矩。比如,如果两帮武林中人互相厮杀,朝廷自然不管。但是若有武林中人杀了平民百姓,朝廷便要管。历史上有很多这类人,凭着武功打家劫舍、采花盗香、滥杀无辜平民,这类人被武林人士统称为“邪魔歪道”,不但朝廷会派出锦衣卫和东厂缉拿,武林也会对他们展开追杀,所以这时候厂卫就会和武林保持一定的沟通。再比如,如果武林中两个门派爆战争,可能会伤及无辜百姓,朝廷也会派厂卫去调停,诸如此类。

    因此,厂卫在武林中还是有很大影响力的,不过武林中人讨厌朝廷,恨屋及乌,便将他们称作“朝廷的爪牙”。

    赖三儿等人怎么也没想到,秦书淮除了在江河帮身居高位以外,在锦衣卫中竟然还是个千户!千户的官不小,手下怎么说也有千把人,朝廷竟然说封就封了

    三人心中都升起一团迷雾。如此说来,主公究竟是武林中人还是朝廷的人?

    越来越看不明白了。

    只是隐隐觉得,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生根芽,破土而出,悄然生长……

    “姐姐,真的救了一个大人物……”陈敬心中喃喃。

    “大明之妖……”皮狗心中自语。

    “主公……做的好大事!”赖三儿心神俱震。

    秦书淮看了三人一眼,说道,“还愣着做什么?赶紧跟李副千户去!”顿了顿,又沉声道,“我是锦衣卫,你们便是锦衣卫。我是江河帮护法,你们便是江河帮人。人活一世,脚踏在哪便是哪的人,记住了么?”

    三人不再错愕,转而一拜,“属下记住了!”

    秦书淮说罢,纵身跃起,迅消失在雨帘之中。

    李敬亭背起张啸,然后对三人客气地说道,“三位,请随我来。”

    秦书淮回到原先的地方,见几批快马仍在,便挑了一批,飞赶往京城。

    此时,大雨终于停了。从厚厚的乌云之中,一丝阳光倔强地从天空直射下来,接着是一束、一片,最后乌云终于散去,阳光又金灿灿地洒满了人间。

    快马飞踏,溅起无数水花。

    天黑十分,秦书淮终于到达了柳是书院。门口管事见他浑身血污,赶紧将他领到一处空屋子,拿了条干净的毛巾让他擦擦,这才去通报。

    没过多久,孙承宗亲自过来了,还带来了一个大夫。大夫仔细地查看了下秦书淮手臂处的伤口,只见伤处深可见骨,血肉模糊,立即掏出细柳刀,在火上炙烤之后,一点一点地清理伤口。伤口清理完毕,又赶紧上药、包扎。整个过程伤者一声未吭,让他不由心生敬佩。

    待大夫走后,孙承宗才问怎么回事。

    秦书淮便把李大梁要杀自己的事情与孙承宗说了,孙承宗大惊,表示会立即进紫禁城面禀圣上,让秦书淮在柳是书院呆着,哪都别去。这里是皇家书院,到处都是大内高手,谅东厂胆子再大也不敢乱来。

    秦书淮便在柳是书院呆了一夜,第二天早朝过后,崇祯就立即来到了书院。

    “秦兄,秦兄伤势如何?”一进门崇祯就关切地问道。

    秦书淮躺在床上,一副虚弱的样子,见崇祯进来要起身叩拜,不过被崇祯拦住了。

    “秦兄安心躺着,这些繁文缛节就不必了。”

    秦书淮便坐在床上,对崇祯道,“皇上,微臣无能,让李大梁看出破绽了。现在,李大梁已对微臣下了格杀令……”

    崇祯点头道,“朕已经知道了。那李大梁本是魏贼的心腹,位居东厂掌刑千户,后来成了朕暗地里的帮手,也是多亏了他朕才能顺利的扳倒魏贼。魏贼向来行事谨慎狡猾多端,却直到临死才知道李大梁已经成了朕的人,可见这个李大梁城府之深,所以你被他看穿也不足为奇。”

    秦书淮听完心道,原来李大梁原先是魏忠贤的人?这就好办了!

    弃暗投明,有时候和卖主求荣只有一线之差。

    他会背叛魏忠贤一次,崇祯就不担心他再背叛自己一次么?

    人,一旦有了污点,就不能怪别人盯着不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