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一百零三章 拜见千户大人
    齐晋细细一看,这才在左前方几十丈外看到了秦书淮的背影,心中不由纳闷,刚刚自己分神很久了么?那小子怎么一下子跑出这么远了?

    于是深提一口气,迈开步子力追赶起来。

    两道黑影在树林上方不断地跳跃、狂奔。齐晋提以后,经过七八个起落便接近了秦书淮,当离他不足二十丈的时候,又奋力一跃,猛然暴起,双手在空中再次变成通红的血爪,眼看就可以抓在对方的后背之上了!

    却不想对方骤然而起,残影一晃瞬息之间又纵出了数十丈,轻而易举地躲过了这一爪!

    齐晋不由地双眼猛睁,心道这妖孽用的又是什么轻功?难不成真的能腾云驾雾不成?

    他心中越惊骇,杀意便越浓!此人不死,若再给他几个月时间,别说江河帮,就是整个东厂要对付他都难了!更重要的是,此人还试图蒙蔽皇上,离间东厂与皇权,其狼子野心昭然若揭!如果不能铲除他,大明怕有滔天之祸!

    国有妖,其必乱!

    想到这里,他又虎躯一震,脚下的清风变成了狂风,一纵三十丈变成了一纵五十丈,却是用了追风步中最为精妙的“风卷云轻”身法。此身法极耗内力,不过他已是小成境一等的修为,内力纯绵浑厚绝非常人能比,一时之间倒还耗得起。

    再次接近秦书淮,他又一次暴起,往秦书淮后背拍去。

    秦书淮忽觉后背传来一阵似曾相识的炙风,知道不妙,立即用出“移形乱影”,身体猛地侧斜平移出三四丈以外,接着瞬间暴起一纵,又拉开了一段距离。

    两人就这么一个跑一个追,竟在半刻钟的时间里,足足跑出了二三十里地!这期间齐晋数次接近秦书淮,却每次都被秦书淮轻松甩开,感觉自己犹如一只被戏耍的猴子一般!

    他又惊又怒,心中的杀意已经爆棚,恨不得立即追上去将五指深深地插入对方的胸膛!

    秦书淮也是极为无奈,自己已用出全力可就是甩不掉齐晋,可见此人内力修为之高,轻功身法之好。现在这家伙王八吃秤砣铁了心地要杀自己,要是一直这么追下去,皮狗那边恐怕支撑不了多久。那十几人都是齐晋的手下,虽然都算不上高手,却也有七八个是玄通境,以皮狗和赖三儿的战力,一人顶多能对付两个,张啸和陈敬勉强能各对付一个,这么算起来他们还是处于劣势。

    心中焦急,又飞纵了两三里地,出了林子,忽然看到一条似曾熟悉的官道。

    他猛然想起来了,这条官道通往通州宝坻县,再往前走三四里便是锦衣卫十四所之一的通州千户所所在。当初崇祯给了自己那块玉佩后,自己为了以备不时之需,悄悄去过那一趟。虽未露面,却已熟悉了道路。

    崇祯说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忠谨可靠,但历史上的骆养性是个多面派,不知道他有没有顶住东厂的压力,按照崇祯的意思将通州所的锦衣卫全部换成他的嫡系?如果通州所也是东厂把控,那自己就是自投罗网了。

    不过,眼下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锦衣卫通州千户所。

    两道黑影以风驰电掣的度悄然窜入院内。

    “噌、噌、噌”,很快有七八条身手矫健的汉子也跟着窜进了院子,接着三十几名手持绣春刀的武者也跟了进来。

    其中一个虎背熊腰、目露凶光的汉子扫了两人一眼,冷哼道,“来者何人,胆敢擅闯锦衣卫千户所!”

    手中的绣春刀森然出鞘,划过一道寒影,继而嗡嗡蜂鸣不止。

    齐晋瞥了那人一眼,淡淡道,“好刀,好内力!阁下就是原承乾宫大汉将军,人称寒刀断门虎的李敬亭李副千户吧?”

    李敬亭轻哼一声,道,“既然知道李某人,为何还要硬闯?莫不是欺我锦衣卫无人?”

    此时千户所的锦衣卫越来越多,足足围了上百人。

    在大明,一个千户手下约有一千出头的兵力。不过锦衣卫的兵力并非都聚集在千户所一处,而是分散在各处,以方便搜集情报、执行任务,所以在千户所也只有百余人左右。不过,这百余人的战力自然要比寻常锦衣卫高。崇祯撤换的通州锦衣卫,主要就是撤换这一百余人。

    齐晋淡淡一笑,从怀中掏出一块令牌,说道,“李副千户误会了。在下齐晋,东厂子颗掌班。”

    李敬亭顿时一愣,接过令牌掂了掂分量,又仔细看过令牌成色以及令牌角落处不显眼的几处暗记,确认这是东厂的令牌无疑。

    当即恭敬地将令牌双手奉还给齐晋,然后刀口向里刀尖向下握在手中,抱拳一拜道,“原来是齐大档头,失敬。”

    东厂和锦衣卫虽然严格上说是两个体系,但是因为东厂有侦查锦衣卫的权力,所以展到明末,锦衣卫已经隐隐低东厂一等了。不少东厂督主甚至实际上也掌管了锦衣卫,比如魏忠贤等大太监便是如此。

    所以,李敬亭对他恭恭敬敬也实属正常。

    齐晋不紧不慢地将令牌藏入怀中,然后对李敬亭说道,“李副千户,此人是我东厂要犯,你帮我拿了他。”

    李敬亭看了眼秦书淮,道,“哦?看此人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不知道犯了什么罪?”

    齐晋脸色一沉,道,“我东厂拿人,难不成还要跟你汇报么?拿下便是!”

    李敬亭阴郁地看了齐晋一眼,自从魏忠贤以来,东厂越来越不把锦衣卫放在眼里。原以为魏忠贤下台以后会换一番光景,没想到还是一样。

    哼,一群阉党的走狗!

    心里虽愤恨无比,却还是绣春刀一指秦书淮,对众人道,“拿下他!”

    “且慢!”秦书淮呵呵一笑,对李敬亭道,“李副千户,我也有样东西给你看。”

    齐晋脸色微变。

    李敬亭愣了下,道,“什么东西?”

    秦书淮不紧不慢地掏出了一块翠绿色的玉佩递给身边一人,那人立即将玉佩呈交给李敬亭。

    李敬亭见到玉佩,登时脸色大变,立即从怀中也掏出一块玉佩细细比对。

    两块玉佩一模一样!

    难以置信地又比对了一遍,然后再细细打量了秦书淮一番。

    心中波澜大起,皇上说的那人,竟然是他?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

    秦书淮见李敬亭这副模样,登时脸色一沉,凝声道,“怎么,玉佩有假不成?”

    李敬亭这才反应过来,猛地单膝跪地,抱拳一拜。

    “属下锦衣卫通州所副千户李敬亭,拜见千户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