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一百零二章 通红的血爪
    不远处,雨帘之中,一片人影绰绰闪动。

    张啸眼皮一抽,骤然回缰拍马向秦书淮追去。

    道路泥泞,马已疲,行太慢。他提气一纵,从马背上勃然怒起,跃出十丈有余,又脚尖点地,蹭蹭蹭地踏着泥浆奔出二十余丈,又纵身一跃,总算赶上了秦书淮。

    轰然喊道,“秦护法,追兵已至!”

    秦书淮眉头一皱,心道这么快?

    张啸又道,“此道不能再走了,他们只需循着马蹄印迟早能追上咱们。不如弃马入林躲避为好。”

    话音刚落,却见雨中忽然窜出一道黑影,嗖地挡在了道中。

    黑影落地,泥浆微漾而不溅。

    马匹却受惊不小,嘶鸣不断。

    “哗啦啦!”

    电闪雷鸣,撕开了昏暗,照得那张脸无比清晰。

    正是帮主齐晋!

    雨下得越的大了,黄豆大的雨点砸到满是泥浆的路上,冒起无数的混黄的泡泡。

    “吐!”马匹喘着粗气。

    “噌蹭蹭!”刀剑出鞘!

    “秦护法,这么着急要去哪啊?”

    齐晋的语调波澜不惊,声音却穿透了雨帘,无比清晰地萦绕在众人耳边。

    “嗖嗖嗖!”十几道黑影又悄然而至,团团包围了五人。

    秦书淮道,“齐帮主,这么大雨你还亲自来送行么?”

    齐晋口吐寒冰般阴冷道,“没错,本帮主亲自来送你,回家!”

    秦书淮沉声一笑,“以前也有人对我这么说过,不过可惜他本事不够,让我送回家了!”

    齐晋不屑地冷笑一声,“如此,那就让本帮主领教领教吧!”

    说罢,手腕一震,双手骤然成爪,又瞬间呈现通红之色,如同刚从血中捞出一般!

    十几名黑衣人也顿时抽出兵刃,猛地冲了上来!

    皮狗、赖三儿、陈敬、张啸四人都早已下马,在滂沱大雨中迎着这十几条黑影杀了上去。

    大雨中,齐晋身形一晃,两道血红的暗影顿时撕破雨帘,以电光火石之冲秦书淮面门罩去。

    秦书淮戒备已久,身体如弹簧一般轰然腾起至一边,在空中长剑森然出鞘,脚尖轻轻点了下一条极细的树枝,借助这股细微的反弹之力,如惊鸿一般冲齐晋呼啸而去!

    齐晋瞳孔微缩,右脚一踏身子一斜,避开秦书淮的一剑,两人错身的瞬间,他的双爪再起,猛地冲秦书淮胸口抓去!

    秦书淮急忙侧身转体,闪出一丈之外,却见对方双爪又来,便长剑一划,劈开雨幕,无数雨滴伴随着一道冷如冰霜的寒气,如一轮弯月般直扑齐晋而去。

    齐晋一惊,心道好强的剑气!双爪迅划出一道红练,冲散了这股剑气。

    却只觉手上寒意阵阵。

    眼皮猛地一抽,这等剑气,已足以杀普通人了!

    小成境,此人已到小成境了!

    如此年纪,这等修为,已绝非惊世骇俗可言,而是近乎妖孽!国出妖,其必乱!今天无论如何都不能放他走!

    想到这里,十指骤然大动,鲜红的血色漫上了指甲。长长的指甲骤然亮,如同无数把利刃一般。

    秦书淮又一剑杀到,齐晋闷喝一声,左手“当”地一声,用五个指甲扣住了剑刃,右手悄然冲秦书淮腹部袭去!

    秦书淮料想对方指力惊人,这剑没准一时抽不回来,于是双腿轰然力,一个鹞子翻身腾空而起,在空中呈倒立姿势,然后手臂真气骤然喷,手腕猛地一转,剑身随之一格,这才从对方手中将剑抽出!

    虽有预料,却仍然震撼于对方霸道的指力!若非自己运用一次强爆,绝不能从他手中抽出剑。也幸亏刚才选择了先腾空闪避再抽剑,若是选择抽剑后再闪,怕是已经中招了!

    两人在瞬息间便过了数招,以致系统在这时才响起。

    “叮咚,检测到对方武功:血凝爪!强度等级:四星半!优势:快、准、狠,变幻莫测,随心所欲。弱点:血凝之形极耗内力,无法持久作战。可克制功法:乾坤大挪移、幽冥鬼爪、九阴真经,宿主侠义点不足,无法购买。”

    秦书淮心头一震,强度等级四星半的功夫,自己的夺命追魂剑看来是远远不够用的。不过既然他无法持久作战,那自己只需以踏雪无痕身法不断闪避,等他内力耗尽再打。

    齐晋再度欺近,双爪诡异地划过两道弧线,一道直奔秦书淮咽喉,一道直奔他的胸口,秦书淮骤然后退数丈,却惊见齐晋丝几乎同时前进了数丈,依然紧贴自己,双爪猛地冲面门罩来。秦书淮当即脖子向后一扬,只见一道红光从眼前掠过,夹带着一股炙热的劲风,那股劲风拂过脸颊,脸颊上竟如火烧一般疼痛。

    秦书淮大骇,这么让他贴身打下去,等不到他内力耗尽自己就先挂了!于是左脚脚尖轻点,右脚脚后跟一转,身体向右一斜,“呲”地一下平移了数丈,未等齐晋冲过来,又身体后仰平移了数丈,这一转一折之间,终于和齐晋拉开了一段距离,用的却是踏雪无痕第四层中最精妙的身法“移形乱影”。

    但“移形乱影”属于强爆的招式,以他目前的修为最多能连续爆两三次,身体就会到达极限。

    齐晋大吃一惊,这等诡异的身法他闻所未闻,不过惊骇过后,又立即冲了上来。

    秦书淮又觉周身血影笼罩,齐晋的进攻一层更比一层凌厉,双爪上下飞舞,神出鬼没,令人防不胜防。

    “噗呲!”秦书淮的手臂结结实实地吃了一爪,爪上的指甲锋利如刀,瞬间挖出了五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鲜血顿时如小溪一般涌了出来!

    秦书淮当即封住了手臂上方的两处穴道,以防止血液过快流失。

    然后毫不犹豫地纵起跃出数十丈,踩着树枝飞身而去。

    齐晋铁了心一定要杀了秦书淮,立即大吼一声,也猛地暴起追了上去。

    追风步!齐家家传至高轻功身法,总共八层,他已练至七层!

    身体如燕子一般轻灵,脚下清风阵阵,提气一口,便可纵出三十余丈!

    嘴角自负地向上微微翘起,这十几年来,轮轻功自己还没输过谁!

    咦,他人呢?

    终于更好了,虽然过了十二点,但也算是晚上更的吧...好困,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