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九十九章 李大梁
    秦书淮回到总舵后,立即打开了系统。

    李大梁即将出关,不知道他的摄魂夺魄功练到什么程度了?从陈天残的语气来看,这功应该相当强横。而且副帮主陈长廷就已经小成境七等了,李大梁作为江河帮幕后的操控者,修为恐怕远高于此,自己需早做准备才是。

    在系统仓库看了下,现在自己已经有43oo点侠义点了。从黄陂村出来的时候是27oo点,完成了一个ss级任务奖励了2ooo点,攻下河子湾码头完成隐藏任务奖励了12oo点系统不知何故没提示,不过在任务清单上显示了,减去给皮狗、赖三儿和陈敬买小培元丹总共花费的16oo,正好剩下43oo.

    这些侠义点他不敢乱动,因为他还不确定李大梁的“摄魂夺魄功”到底要以什么功法才能克制。这就好比打撸啊撸,最好是先看对方出什么装备、什么技能,自己再去买相应的装备进行克制。所以不见到李大梁的“摄魂夺魄功”,没有得到系统分析之前,自己绝不能动用这些侠义点买任何东西。

    除这些侠义点外,还有一次绿色转盘的机会。

    这次会转出什么呢?

    自己的夺命追魂剑虽然已经练到了四层以上接近五层的水准,不过它只是三星强度,品级有些低,从这次对战来看明显不够用了。要是能抽到一本四星的剑法,那倒是雪中送碳了。

    搓了搓手,按下了启动按钮。

    转盘飞转,指针渐渐地停到了“奇丹妙药”一栏,赫然跳出来一枚丹药。

    “恭喜宿主,获得龙涎雪霜丹一枚。此为四品灵丹,是绿色转盘中最高级的丹药,实在可喜可贺。”

    秦书淮点了下“龙涎雪霜丹”,看下了它的简介。介绍很简单,只说它是提升修为之灵丹。对比了下大培元,大培元丹是三品灵丹,商城售价就要12oo侠义点一枚,而它是四品,而且商城没有销售。

    虽然不是剑谱,不过秦书淮还是一喜。自己被困在玄通境一等已经半个多月了,易筋经也已经三层大圆满了,可之中自己尝试了无数次却始终升不到小成境。现在有这枚丹药的帮助,没准能升上了。所谓“一境一天地”,要是能到达小成境,对付李大梁的把握就又多了一层。

    当即关上房门,嘱咐门口守卫任何人不得进来,然后立即吃了“龙涎雪霜丹”,席地运气调息起来。

    “龙涎雪霜丹”的功效果然远非培元丹可比,一入肚便有一股炙热而强劲的气息从胃中爆散开来,然后如一股股激流一般透过血液涌向静脉。

    秦书淮立即引导这些真气去冲击丹田……

    从上午到晚上,又从晚上到凌晨,秦书淮不吃不喝,犹如一尊泥塑,高强度的真气运行不能没有让他的体能枯竭,反而让他越的精神奕奕,神清气爽。

    到了天色微亮的时候,耳畔终于迎来了期盼已久的轰鸣之声!

    “恭喜宿主,晋升至小成境。从今天起,你已经是真正的高手了!”

    “恭喜宿主,易筋经升至第四层!”

    小成境!真正的高手行列!

    “提醒宿主,你当前仍落后于预定进度。从今天起,你将面临真正的挑战,请加紧提升!”

    秦书淮握了握拳头,指关节噼啪作响。

    现在已经是崇祯二年九月了,还有一个月后金便会越过长城入关,那场改变大明国运的己巳之变就要生。自己必须抓紧掌控江河帮,才能在那个时候有所作为,捞足通往东厂的政治资本。

    半个月,自己只有半个月时间,一定要登上江河帮的帮主之位。

    小睡了一会,忽然门外有人来报。

    “启禀护法,帮主召见,请您立即前往御涛阁。”

    秦书淮立即起床,洗漱了一番便往御涛阁赶去。御涛阁是一栋独立的阁楼,位于江河帮总舵大院的中央位置,那里戒备森严,别说普通帮众不得入内,即便是帮主齐晋平常也不会去那。

    想到这里,秦书淮猛地一激灵。

    难不成是李大梁出关了?

    好得很!这个让王承恩、魔教和丐帮都找得望眼欲穿的李大梁,终于要露出庐山真面目了!

    进了御涛阁,上到楼顶,是一个布置极为简单的房间。房中坐着二人,一人是齐晋,而另一人宽额圆脸,太阳穴高高鼓起,呼吸均衡而雄浑有力,一双铁爪般的手上,指关节浑圆而突兀,眼神柔和却深邃如潭,只一眼观之,便能看出此人深不可测。

    想必他就是李大梁了!

    秦书淮不动声色地拜道,“属下秦书淮,拜见帮主。”

    却没有像李大梁行礼。自己不曾见过他,自然需装出不认识他的样子。

    齐晋淡淡一笑,道,“秦护法不必多礼,赶紧坐吧。”

    秦书淮坐下,扫了一眼房间,猛然看到房中挂着一幅画,画上青山叠嶂,三江交汇,柳月挂枝,不禁又细看了一眼,却见上头赫然有四个龙飞凤舞的题字:三江月夜!

    心中一震,这图就这么大大方方地挂在墙上么?李大梁不知道江湖上有多少人惦记这幅画?

    宽额之人见秦书淮的眼神停留在这幅画上,轻笑一声,说道,“秦护法喜欢这幅画么?那便送与你吧。”

    秦书淮一惊,赶紧说道,“哈哈,我房中已经有画了,可比这幅好看多了。”

    拒绝地极为果断。

    原因很简单,这幅画要是真的,自己要了就绝对活不到明天。

    另外,李大梁真的会把如此重要的一幅画挂在墙上?除非他傻了。所以这画九成九是赝品,自己得到了也没用。

    李大梁这么做,只不过是某种试探罢了。自己的人设是一个傻乎乎的少年,跟他要别的还能理解,跟他要一幅画就解释不通了。如果要了,那几乎是摆明了告诉他,自己知道这画背后有秘密。到时候李大梁不怀疑自己进入江河帮别有居心才怪!

    秦书淮说完,又看着李大梁说道,“对了,不知这位大哥怎么称呼啊?”

    李大梁今年四十出头,但看上去却像三十来岁的人,所以秦书淮叫他大哥倒也贴切。

    齐晋板起脸说道,“书淮不得无礼!这是我们的主公,江河帮真正的掌舵人,还不赶紧拜见!”

    求推荐求打鸡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