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九十八章 三江春月图
    老乞丐哆哆嗦嗦,看起来连走路都不太稳,不过要起钱来却是利索无比,拉着秦书淮的袖子不放,贴上老脸非要他给钱。

    秦书淮给了他几个铜子,老乞丐却说不够。

    秦书淮轻轻甩了甩胳膊,老乞丐便扶着他的胳膊,身体摇晃了一下,似倒不倒,依然像块牛皮糖似的粘着他。

    秦书淮习武多时,一眼就看出这老乞丐不简单。

    于是又给了他一两。

    老乞丐摇头,“不够”。

    又给了他十两。

    老乞丐继续摇头,“不够”。

    秦书淮淡淡一笑,掏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轻轻拍在老乞丐手上。

    老乞丐哈哈一笑,接过银票,然后扬长而去。

    手里,多了一张纸条。

    秦书淮打开看了看,只见上头龙飞凤舞地写着几个大字,“今晚子时,镇北老庙山,山神庙。”

    秦书淮皱了皱眉,丐帮的人?

    子夜,老庙山,山神庙。

    瓢泼大雨。

    破旧的山神庙里,三个衣衫褴褛的乞丐围在一个火堆旁,烘烤着湿漉漉的衣服。其中一个年纪最大的看上去有六十多的样子,须花白,光着膀子,皮肤松弛地耷拉着。他的两腿颇为惹眼,一条粗壮无比,小腿肌肉高高隆起,而另一条则是天生畸形,萎缩得比手臂更为细短。他的身边放着一个湿漉漉的布袋,布袋上缝了九个袋口。

    另外两个乞丐则身材魁梧,其中一个的左眼珠呈白色,像是得了白内障。而另外一个则看上去比较正常。这两人的身边也各放了一个布袋,都是开了八个袋口的。

    秦书淮进了山神庙,摘了斗笠,脱下雨簔,并未理三人,而是先向结满蛛网的山神像拜了拜。

    年老乞丐说道,“秦公子也信神?”

    秦书淮道,“杀业多的,都应该信。”

    年老乞丐问,“为何?”

    秦书淮坐到火堆旁,淡淡道,“否则止不住。”

    年老乞丐笑,“那你现在止住了么?”

    秦书淮把剑放到地上,又道,“见到三位,杀心又起。”

    年老乞丐大笑,“哈哈哈,秦护法果然快人快语。如此说来,你已经知道我们为何找你了?”

    秦书淮并未作答,而是看了一眼年老乞丐身边的布袋,说道,“久闻丐帮以布袋分尊卑,阁下身负九袋,不知在帮中可以做到什么位子?”

    年老乞丐淡然一笑,说道,“九袋老叫花而已,平日里教小乞丐些要饭的本事,又有什么位子了?”

    白眼珠的乞丐插话道,“陈长老是我们北丐的传功长老。”

    秦书淮混江湖也有一段时间,自然也听过丐帮北派传功长老陈天残的名头。此人天生残疾,双腿一大一小,却凭着一双残腿纵横江湖,鲜有敌手,人称“残脚孤鸿”。年初丐帮分裂成南丐和北丐,据说此人就是始作俑者之一。

    不禁揶揄道,“丐帮自从分裂之后,连规矩都变了么?传功长老现在也负责张罗买卖了?”

    陈天残也笑道,“买卖本来是本帮执法长老的,不过秦公子的两个好朋友有些厉害,把执法长老的老骨头都打散了,这会儿走不动,就只好我来了。”

    秦书淮点点头,又道,“这么说,我的两位好朋友,连同我帮的陈副帮主,都在你们丐帮手里了?”

    年老乞丐道,“秦护法果然聪明。我帮执法范长老当日正巧路过武清,见魔教又在滥杀无辜,一时激奋便出了手。不想那两位竟是秦护法的朋友,所以特意派老叫花跟你来道个歉,顺便谈个买卖。”

    秦书淮道,“谈买卖可以,不过我这人向来喜欢一手见钱一手交货……你们就这么两手空空地和我谈么?”

    陈天残呵呵一笑,冲白眼乞丐努了努嘴。

    白眼乞丐从布袋里拿出一对钹,正是不二散人的魔音钹。

    陈天残又道,“秦护法放心,你的两位朋友受到了很好的照顾,就是伤得有些重,恐怕没有一俩月是下不了床的。至于贵帮陈副帮主,他能不能活就看秦护法的意思了。”

    秦书淮点点头,“很好,现在你们可以开价了。”

    陈天残道,“秦护法果然痛快。我丐帮都是一群叫花子,不要金不要银,只求贵帮一副画。”

    秦书淮轻轻皱了皱眉,道,“什么画?”

    “三江春月图。”

    秦书淮想了想,又问,“我帮有此画?”

    陈天残无比确信地点了点头,说道,“有。”

    “在谁手里?”

    陈天残笑了笑,将干得差不多的破衣裳穿上,然后淡淡说道。

    “李大梁。”

    秦书淮沉默,又是李大梁?

    王承恩找他,魔教找他,现在连丐帮都找他?

    难道都是为了这幅画?

    三江春月图,自己从来没听说过,应该不是什么名贵的画。而且对于他们来说,绝对不会因为一副画去费那么大的精力。

    这么说来,应该是这幅画中藏了什么惊天的大秘密。

    不过,这幅画为什么会在李大梁手里?曹化淳应该也知道这幅画,为什么不要过去?

    陈天残又问,“秦护法,这笔交易你看如何啊?”

    秦书淮摇摇头,笑道,“陈长老也太看得起秦某人了。那个李大梁秦某至今未曾谋面,又如何跟他去要这幅画呢?”

    陈天残嘿嘿一笑,“李大梁一直在闭关练他的摄魂夺魄功,你自然是见不着他了。不过,他应该很快就可以出来了。据我们所知,他对你很感兴趣,所以一定会见你。到时候,你就有办法接近他,伺机盗取此图了。”

    秦书淮沉吟了下,又道,“此图有这么重要么?”

    陈天残嘴角一咧,说道,“对别人不重要,但对我丐帮却是很重要,秦护法知道这点就可以了。”

    秦书淮道,“好,既然如此我就答应你们。不过,我帮的陈副帮主,你们是否可以先还给我?”

    陈天残摇头大笑,“秦护法尽管放心,陈副帮主在我丐帮一处极为隐秘的地方,他是绝不会跑出去坏你好事的。我帮也盼着秦护法早日荣登帮主之位,好做更多的买卖呢。”

    秦书淮眼中一凛,心道丐帮知道的好像有点多,这个姓范的执法长老恐怕也不是单纯路过武清那么凑巧吧?

    他们如此殚精竭虑地要得到的那幅三江春月图,到底藏着什么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