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九十七章 神秘消失的陈长廷
    回到武清分舵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一进大院,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一具具尸体,每具尸体上都只有一道伤口,都是致命伤,不是在喉部就是在胸口,很显然是死于武功高强之人手下。

    再往里进,只见屋里一片狼藉,里头的家具、桌几、茶盏碎了一地,甚至连房墙都坍塌出了一个大洞,足见在里头经历过一场极为惨烈的战斗。

    然而,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当然也没有看到期待中的陈长廷的尸体。

    秦书淮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立即命人仔细搜索院子内外,看有没有活下来的。

    仇成海亲自带人搜寻,一直到天黑都不停歇。打着火把搜寻了一晚上,把方圆几里之内都找了个遍,再没有现一个活口。

    也就是说,院内所有人全部被杀,除了不见踪影的陈长廷!

    陈长廷,究竟去了哪儿?难道他没死?

    整整一个晚上,秦书淮找了好几个机会独处,却始终不见不二散人和逐一老儿来找自己,似乎连这两人也失踪了。

    秦书淮越感觉这件事不对劲。

    三人同时不见踪影,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陈长廷有没有可能活着

    如果他死了,还可把脏水泼到漕帮甚至王承恩身上,所谓死无对证,朝廷最多调查一番,找不出其他证据这事也就这么过去了。

    但是如果他还活着,那么魔教介入的事情就会被所有人知道,后果是极为严重的。

    无论是东厂还是崇祯,都视魔教为生死之患,一旦现他们介入,此事就会被无限拔高,不查个水落石出他们绝不会罢休。

    从可能性上讲,魔教介入的原因无非是三个,一是漕帮或巨鲸帮请来的,二是江河帮自己人找来的,三是魔教不请自来。从逻辑上讲,如果漕帮请来了魔教的人,漕帮决不会丢了武清和津门,而单单只刺杀一个陈长廷。如果是巨鲸帮请来的,那巨鲸帮根本没有必要拿武清来换取江河帮的合作。所以这两家都可以排除。

    另外,魔教如果是不请自来,那么说明他们已经知道江河帮的底细了,就绝不会让江河帮顺利地攻下武清,看着江河帮坐大。

    崇祯和东厂都不傻,肯定知道这些道理。

    所以,他们很快就会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魔教是江河帮自己人请来的。

    一旦他们认定这点,自己必然会是重点怀疑对象,因为陈长廷一死,最大的受益者就是自己。到时就算没有证据证明魔教是自己带来的,东厂和崇祯从此都会对自己严加提防,别说让自己坐上副帮主、帮主的位子,不杀了自己就不错了。

    棋差一招,这是要死人的!

    在武清又呆了一天,全面稳定武清的局势,并派人接手位于津门的六里铺、牙子码头后,秦书淮带人回到了青乌总舵。

    怀着忐忑不安地心情进了总舵,得知陈长廷并未返回总舵后,他的心稍稍宽了一些。如果他没有返回总舵,那说明事情还有回转的余地。

    江河帮并没有因为陈长廷的失踪和魏怀宗的死而陷入混乱之中,一切都有条不紊地继续运行。

    按照规矩,新的左护法人选需立即选出,然后由此人主持魏怀宗的葬礼。而副帮主陈长廷因为只是失踪,生死未知,所以副帮主之位暂时空缺。

    这次战役,功劳最大的自然非秦书淮莫属。是他一手策划了此次行动,而且在攻打河子湾及天水码头的时候起了关键作用。江河帮一直奉行有功必赏的政策,加上帮里现在对他十分信任,有意栽培他,所以由他升任左护法是意料中的事情。

    虽然没能抢了陈长廷的位子当上副帮主,不过秦书淮还是欣然接受了这个职位。原因很简单,一是这是帮里的决定,自己绝对无力更改,要想更改只能求助崇祯,让崇祯出面说话。不过这么一来自己是崇祯的人就暴露无疑了,现在还没紧迫到这个地步。第二,身为左护法的另一个好处,是能掌控护法堂。护法堂的战力原先是江河帮最强的,现在也与青龙堂不相上下,若是能掌控它,对自己十分有利。

    当上左护法之后,秦书淮把陈敬和张啸也调到了护法堂,挤掉了原先的两个档头,让他们分别掌控了甲字番和乙字番。身为左护法他自然有这个权力,而且理由也说得通,就是为了便于指挥,没人能挑毛病。

    青龙堂也有了新的香主,就是原先的青龙堂管事田玉农。田玉农一上位就把赖三儿和皮狗踢到了丙字番,皮狗做丙字番档头,赖三儿做副档头,至于甲字番和乙字番的档头则改由他的两个心腹担任。一朝天子一朝臣,这也是应有之义。

    不过,秦书淮在青龙堂的地位早已无可取代,现在整个堂口都视他为战神,谁还瞧得上田玉农?现在青龙堂的骨干,由战力最强的皮狗、赖三儿以及十几个秦书淮亲自点拨过的“弟子”组成,这些人明面上对田玉农服服帖帖,实际上都是秦书淮死忠粉,再加上普通帮众对秦书淮也都心服口服,所以只要他一声令下,青龙堂还是听他的。

    为了加紧掌控护法堂,也为了迅提升护法堂的战力,秦书淮把青龙堂的那一套也搬到了护法堂。一天三训,十天一考,前三名由他亲自指导,相当于变相收徒弟,培养死忠粉。另外,护法堂的津贴也翻倍,反正这次帮里奖励了自己两个武清的大码头。

    而青龙堂那边,秦书淮也委托皮狗和赖三儿继续严格训练丙字番的弟兄,而且还放宽条件,资质较好的都能学习“真气要义”。消息在青龙堂的帮众之间悄然传开后,一时间甲字番、乙字番的人都不干了。以前秦香主在的时候,咱甲字番、乙字番都能享受这福利,而且身为战力最强的两个番,向来是优先享受的。怎么现在就不行了?咱是后妈养的?纷纷私下找到赖三儿和皮狗,要他们去问问秦护法,他还认不认青龙堂的兄弟?

    赖三儿和皮狗把话带到,秦书淮呵呵一笑,说只要想学的都一视同仁,但需要通过皮狗的测试,只要是他认定资质较好的都可以学,而且自己碍于身份不方便亲自教学,就委托皮狗来教。

    如此一来,皮狗在青龙堂的威信直线上升。大伙儿嘴上不说,暗地里却把他当做了秦书淮的代言人,有什么事都第一个去找他。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运行,秦书淮唯一担心的就是陈长廷的突然出现。不过半个月过去了,陈长廷依旧没有出现。

    秦书淮也经常去十里坡的长亭,希望能见到不二散人和逐一,但这两人也一直都没有出现,魔教也并未派其他对接的人来。

    一切似乎都笼罩着一层神秘的阴影。

    这半个月里也有好消息。赖三儿和皮狗在秦书淮的帮助下,终于都升到了玄通境。其中皮狗玄通境八等,赖三儿九等。陈敬也到了筑基境二等,为了帮他升级,秦书淮砸了三颗小培元丹,都是从系统买的。

    这日,秦书淮照例要去十里坡的长亭,路过街市的时候,忽然被一个老乞丐纠缠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