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九十五章 臭小子也是你骂的?
    赵真的度极快,很可能也是练了不错的轻功,虽然秦书淮有四层踏雪无痕加持,却也是足足追出了十几里地才追上他。 至于魏怀宗,则足足落后了一两里地。

    秦书淮与赵真单挑并不占任何便宜。一方面是他的起手三剑已过,刚刚一直在使用真气追赶,所以没有机会在穴位上重新储存真气。另一方面毕竟赵真是小成境七等的修为,而且身法不慢,让秦书淮的长处不能完全挥。

    两人打得难分难解,谁都奈何不了谁。

    不过好在片刻之后,魏怀宗终于赶到了。

    以二打一,场上局势就完全不同了。赵真修为虽高,却双拳难敌四手,打了一阵见情况不妙,腿一抬又想再跑。

    刚刚跃起,却见空中飘来一道青影,堵住了去路。

    “赵长老一代高手,如何怯如鼠辈尔?”

    来人一声炸喝,引得空气一阵巨颤。

    秦书淮一看,来者正是逐一老儿。

    赵真大惊,指着逐一道,“你是……”

    逐一老儿弓着身子,眯缝着眼,淡淡说道,“日月教五散人,逐一是也。”

    赵真的身体猛地一震,立即道,“逐一,我漕帮与你魔教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你为何要帮这小子?”

    话音刚落,从天空又传来一声大笑。

    “哈哈,来也来也!”

    一矮胖的光头轰然落地,扬起一阵沙尘。

    魔音钹一敲,道,“几日不见秦老弟轻功见涨啊,害老哥我一阵好追,差点累死老哥了!”

    秦书淮说道,“不二老哥,你该减减肥了。”

    不二散人一愣,“减肥?这话倒是新鲜。嗯……何意?”

    赵真已经完全懵了,怔怔地看着光头,喃喃道,“你是……不二散人?”

    不二散人哈哈一笑,“正是正是。”

    魏怀宗看着不二散人和逐一老儿,眼角猛抽,忽然调转剑头一指秦书淮,道,“小王八蛋,你勾结魔教?!”

    秦书淮无所谓地耸耸肩,笑道,“魏护法,说话不要这么难听嘛。怎么叫勾结呢?这叫合作。日月教的好兄弟来帮我们还不好啊?”

    魏怀宗大怒,长剑一震暴喝道,“合作?你这吃里扒外的东西,根本就是魔教的走狗!说,你加入我江河帮究竟是何目的?”

    秦书淮笑着摇摇头,不紧不慢地说道,“魏大护法,我看你是越活越糊涂了。这么简单的问题还看不出来吗?我加入江河帮,当然是想着篡帮主之位,掌控帮会了。”

    魏怀宗闻言大惊,虽说自己总是怀疑这小子意图不轨,却没想到他竟有如此狼子野心!

    可惜自从上次探到他确是出自玉剑派之后,帮中上下一个个都对他信赖有加,连帮主齐晋都对他抱着用之看之的态度,全帮上下除了自己竟无一清醒之人。这小子的城府与他的功夫一般深不可测,若不及早除他,恐怕真成我帮倾覆之患!

    不过,现在有魔教的人在,自己绝不是他的对手,还需与他虚与委蛇一番才是。

    想了想,说道,“臭小子,你中了魔教的奸计了!你以为魔教帮你掌控了江河帮后,还能留你吗?还不快快回头是岸!念你年幼无知,老夫可以护法的身份保你不死!”

    秦书淮阴冷无比地说道,“臭小子三个字,也是你骂的?呵呵,你保我不死?不如先想想你自己怎么活吧。”

    魏怀宗知道自己是骗不了秦书淮了,只好心一横,凝声冷笑道,“好!既然你冥顽不灵,今天老夫就杀了你这小贼,清理门户。”

    秦书淮邪笑一声,淡淡地吐出三个字,“就凭你?”

    魏怀宗长剑一横,咬牙切齿道,“老夫今天倒要看看,你秦书淮究竟有多大本事!”

    说罢长剑一挺冲秦书淮袭去。

    秦书淮轻描淡写地格开了这剑。以他现在的修为,即便没有不二散人和逐一老儿的帮忙也能杀了魏怀宗,根本不需要费多大的力气。

    不二散人和逐一老儿见状,也立即出手向赵真攻去。

    两场战斗的结果都毫无悬念。赵真虽强,但他面对的是魔教五散人中武功排名第三和第四的两个散人,其中逐一老儿的修为比他还高,为小成境六等,所以任他拼尽全力都无法抵挡。而魏怀宗虽是小成境八等,内力修为却依旧不及打通了任督二脉的秦书淮,更何况秦书淮还有易筋经、踏雪无痕神功的加持。

    片刻过后,赵真被逐一一剑贯穿了胸口,又同时中了不二散人一钹,当场气绝身亡。

    而秦书淮为了掩饰自己的修为,故意落于魏怀宗下风,看上去勉强和他打了个平手。逐一和不二散人看了一会儿才出手,不过三人形成夹攻后,不出十招就杀了魏怀宗。

    不二散人指着地上的尸体,对秦书淮说道,“秦老弟,我们刚刚去五桂山码头把对方主将杀了,现在你们那个什么堂的应该已经攻下五桂山了。”

    秦书淮说道,“五桂山那个漕帮主将很难杀么?为何你们现在才赶回来?我本来以为你们已经杀了这个赵真了呢。”

    逐一不屑道,“五桂山的主将也不过是漕帮另一名长老而已,杀他何难?”

    不二散人解释道,“没错,我们之所以不杀赵真,就是见他修为还不错,心想没准能与魏怀宗拼个两败俱伤,到时候我们再杀他们就简单多了,所以先去了五桂山。没想到待我们回来,你已经在天水码头了。”

    秦书淮点头道,“原来如此。那我现在去天水看看,要是天水已经攻下,我们就该想办法完成最后一步了。”

    不二散人笑道,“那你可得快一些。陈长廷现在还在武清分舵,此时趁乱去杀了他倒是正好。”

    秦书淮割下了赵真的人头,提在手上,然后说道,“我去去就来!”

    说罢提气长纵,飞赶往天水。到了天水码头,只见大战依然正酣,于是先将人头从空中抛下,大吼道,“赵真已死,尔等降!”

    伴随着强大的内力,音波似大钟轰鸣一般传了开去。

    有人细细看了一眼地上的头颅,确定是赵真无疑,顿时吓得肝胆俱裂,张着嘴跳了起来。

    恐惧很快扩散开来。

    秦书淮立即长剑一出,先杀了几个玄通境武者,然后又一马当先,杀了十几名漕帮帮众。

    漕帮一看自己的护法长老已死,阵中的玄通境武者也几乎损失过半,而对方又多出一个强悍无比的杀神,顿时斗志全无。

    双方本来势均力敌,这下形势彻底一边倒了。

    帮派毕竟是帮派,绝对没有军队那般有组织、有纪律,一旦崩溃起来,堪比山崩浪倒。

    厮杀,很快变成了追杀。

    见大势已定,秦书淮纵身跃起,与码头外等候的不二散人和逐一汇合后,骑着快马直奔武清分舵而去。

    下一个,就是陈长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