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九十二章 如何气行
    说罢,游龙剑骤然而出,伴随着一道残影,呼啸着往孙通脖子奔去。 孙通不闪不避,猛地伸出铁手“咔擦”一握,意欲握住长剑,却不料长剑陡然一转变了方向,又向他胳膊劈去。孙通眼角一抽,当即退后一步,却见对方身法丝毫不慢于自己,如同牛皮糖似的再次贴了上来,然后长剑化影,瞬息之间又从自己下盘攻来。孙通慌忙抬腿再度后退,直到跃出七八丈外方才站稳脚跟。

    心中不由大惊,此人出剑度简直闻所未闻,自己成名以来也对付过不少好手,却从未见过如此强悍的剑客!情报上不是说他只有玄通境么?一个玄通境的武者如何打出如此霸道的三剑?

    可这小子明明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难不成还能进入小成境?天底下怎么可能有这等妖孽一般的人物存在?即便当年的智远大和尚,十六七岁的时候也不过玄通境而已!

    孙通不知道,秦书淮最强的三招就是在起始阶段,因为此时他可以调集穴道中的真气,做三次强力爆。

    而秦书淮出完最强三招,穴道上的真气已抽空了,却连对方身体都没碰到,心中又是一凛。

    铁手无敌果然并非浪得虚名……

    孙通站稳了脚跟之后,立即动了反击。先是身形轻轻一晃,立即窜至秦书淮跟前,然后一手铁手骤然成爪,冲秦书淮面门罩去,秦书淮当即一闪勉强躲过,却见对方铁爪又冲自己胸口袭来,赶紧用出“随风移位”猛地后撤,铁爪“嗖”地一声从他胸膛划过,撕走了他胸前的一块布,幸而没伤到肉。

    秦书淮狼狈不堪,惊骇之色写在脸上。小成境的高手果然与玄通境有天壤之别,也不知道此人小成境几等。

    “叮咚,检测到对方武学:鬼影铁手。强度等级:四星。优势:铁手刀枪不坏,快如鬼影,变幻莫测,且攻守兼备。弱点:需近身,故应与其保持距离。命门在气舍穴、俞府穴。可克制功法:天山折梅手、大无相功、灵犀一指。不过宿主侠义点不足,无法购买。”

    秦书淮倒吸一口冷气,对方的功法足足比自己高了一星,而且内力也绝不输于自己,能克制的功法自己还买不起,这还怎么打?

    而且要破对方的鬼影铁手,方法也是极为矛盾。一方面要求自己打他的穴道,这自然要用到兰花拂穴手的功夫,但一方面又要求自己与他保持距离,兰花拂穴手的功夫是近身的,保持距离还怎么用?

    惊骇之中,孙通又如一阵风般扑了过来,这次他双手成拳,先是一拳进攻秦书淮腹部,秦书淮赶紧后退一丈,又见他一拳冲额头打开,又慌忙用剑抵挡,铁拳轰然砸到了游龙剑上,迸出一阵耀眼的火花,秦书淮只觉如同一块天外陨石砸到了剑上,顿时不由地蹭蹭蹭地连连后退,直到几丈外才立住脚。

    “嘿嘿,小子还有两下子,剑竟然没断!”孙通阴笑。

    若是常人,恐怕这时候再好的剑也断了。不过秦书淮现在已经到了玄通境一等,又打通了任督二脉,内力修为高出同等级武者一倍,与小成境七八等的武者也不相上下。而且他练的又是易筋经,所以在强横的内力加持下,剑方能不断。

    孙通再次悄然而至,秦书淮这次学乖了,剑气一划,再劈,然后横砍,先逼迫孙通与自己保持一定距离而不能近身,如此才勉强又与对方过了几招。

    不过这始终不是办法。夺命追魂剑只讲攻不讲守,实际上漏洞百出,对于一般对手来说,一旦被压制就难以还手,但对于孙成这样的高手来说,最多能压制一时,等他看出自己的套路,必然能找到弱点切进来。

    秦书淮心急如焚,如此下去自己必败无疑!

    这时,忽然听到耳畔又传来一个声音。

    “铁手是铁还是手?”

    秦书淮一愣,心道铁手扔在地上是铁,但戴在孙通手上,就和他的手无异!这双铁手早就是他手的一部分了。

    那个声音又道,“那铁剑是铁还是手?”

    秦书淮猛然一悟,如此说来剑也可以是手吗?

    剑,就是手的延伸?没错,这么简单的道理自己怎么忘了?

    如果剑就是手,那么用剑打穴又有何不可?

    若是用剑打穴,那么劈、砍、削、提、横都是虚招,只有点、刺才是实招!

    如此说来,这是要自己将追魂夺命剑简化,提炼出来点、刺两式的精华,从而与兰花拂穴手合二为一!

    孙通与秦书淮又过了几招,嘴角浮起一丝冷笑。

    对方所用剑法看似凌厉无比,却是漏洞百出。他要与自己拼快?自己难道会弱于他么?

    看准一个漏洞,忽地身形一闪,孙通猛地切了进来,然后双手呈掌向秦书淮胸口拍去。

    秦书淮早有准备,脚下一晃猛地闪至一旁,然后剑尖一颤伴随一点寒芒往孙通胸口的气舍穴刺去。气舍穴是孙通的命门,他慌忙铁手一横,稳稳地挡住了这剑。

    心中却是又惊,鬼影铁手功有两处穴道命门世人皆知,不过这两处命门视修炼者不同的路径而有所不同,总计有九九八十一种可能。自己的这两处命门只有自己知道,这小子又是如何看出来的?难不成是巧合?

    秦书淮改变了战术,脚下步行如影,忽前忽后,忽左忽右,用的不是追魂夺命剑的身法,而是兰花拂穴手的身法。

    孙通有些看不懂了,心想莫非这小子又换了种剑法?那需得重新观察破绽在哪了。

    却不料秦书淮手上的剑招还是追魂夺命剑法,而且似乎长了眼睛,不断地游走在他的气舍穴、俞府穴两处命门周围。

    兰花拂穴手的走位本就是为打穴而生,而追魂夺命剑以快著称,两者取其精华,对付孙通的无影铁手顿生奇效。

    孙通压力陡增,只觉对方剑尖寒芒一片,始终盯着自己的两处命门,如此一来自己上不得攻不得,只能疲于防守。

    自己纵横江湖四十余载,除了武当派的那个臭道士,还未曾败过一次,故而有“铁手无敌”的称号,今天莫非要败在这个小子手下?

    这么一想顿时暴怒,两只铁手咔擦作响,然后纵身一跃,在空中一掌格开了秦书淮的剑,骤然跃至其身后,铁手悄然成爪,夹杂一丝炙风,如狂风暴雨一般冲秦书淮袭去。

    铁影重重!

    鬼影铁手中最为致命的招式,对内力消耗极大,只可爆一阵,却能掀起堪比狂涛骇浪的攻势,纯粹以单位时间的爆次数瞬间暴涨为赌注,让对手只能守不能攻,防守但凡有丝毫漏洞便可致敌于死地。

    秦书淮一惊,当即向后一跃,身体如风筝一般往后飘逸,而孙通亦腾空而起,紧追不舍。叮叮叮,铁手以惊人的度和强度爆,秦书淮以游龙剑拼命阻挡,却只听咔擦一声,游龙剑瞬间被卷进了铁手,接着一股巨大无比的力量猛地一扯,游龙剑轰然飞了出去,噗地插入了一个木箱子里!

    剑脱手了!

    秦书淮头皮一阵麻,对于一个用剑的人来说,剑脱手就意味着被废去了手!

    施展踏雪无痕拼命后撤,此时除了逃跑,没有第二条路。

    耳畔又传来一个声音。

    “何以踏雪无痕?”

    秦书淮急道,“废话,身轻如燕才踏雪无痕啊!”

    “何以身轻?”

    “真气强、功法好自然身轻了!”

    那个声音骤然停止。

    秦书淮一愣,自己悟错了?

    眼前骤然一晃,秦书淮赶紧闪身,却稍稍慢了半拍,胸口便被铁爪狠狠地挠了一下,留下五道深深的血印,顿觉胸口如火烧一般炙热疼痛。

    心中怒道,“到底怎么才能身轻?再不说我就死啦!”

    “身轻还是气轻?气行还是身行?若身行,可踏雪无痕否?”

    秦书淮急的大吼,“特么我怎么知道!”

    又是一闪稍慢,胳膊上再中一抓,这次比胸膛上的更深,鲜血顺着胳膊汇成了小溪!

    “小子,受死吧!”孙通狂笑起来!

    这一瞬间的停顿,让秦书淮顿时冷静了下来。

    身轻还是气轻?一定是气轻!

    若身行,可踏雪无痕否?答案肯定是否。

    那意思就要气行?

    所以踏雪无痕的真正要义是气行?这是悟道初章归纳的吗?为何踏雪无痕中没有这段说明?

    气行?如何气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