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九十章 进攻河子湾(二)火攻
    张驴皮是青龙堂的老人,现在已经是堂中的小头目了,手下带了十个小弟。  不过这一仗打下来,十个小弟死了三个,重伤一个,一想起这他就难过的胸口闷。

    带着仅剩的六个手下,他细细地搜寻着这个看上去已经废弃的仓库。现在他的心情很低落,这次出来没立上什么功,总共才杀了一个漕帮人,手下却损失近半,现在弟兄们看自己的眼神都有些不对了。

    别人家小弟阵亡了,除了堂里的抚恤,当老大的都会从自己私房钱里掏些银子补贴给他们家属,但自己最近手气烂,上次的五十两雪花银已经快输没了,平日里也没什么积蓄,这次要是立不上功领不到赏,还拿什么给阵亡的弟兄安家?青龙堂向来讲究有能者上,无能者下,这次过后肯定会有一批有功劳的人获得提拔,再这么下去就算堂里不撤了自己的职,自己也没脸当这个老大了。

    想着想着,忽然脚下一松。

    蹲下去细细一看,现脚下这片泥土与旁边的相比松软很多,明显有些不对劲。于是扒开泥土,赫然现底下有一块方方正正的铁皮,其大小刚好比人的双肩宽那么一点。

    张驴皮混堂口十多年,经验丰富,立即就判断出来这是地窖或者地下通道的入口!

    浑身血液一下子被点燃了,这下面要是藏着漕帮的人,自己就立了大功了!

    于是赶紧低声冲一个手下说道,“快去喊人!”

    没过多久,入口处聚集了三五十号人。大伙开始撬这个铁板,却怎么也撬不开。不过没关系,撬不开把旁边的泥土扒了不就行了?于是大伙开始挖周围的土,就快挖开的时候,果然听到底下传来了一阵慌乱的脚步声!

    张驴皮这下放心了,漕帮的人果然躲在这下面,难怪一直找不到!

    娘的,这下终于轮到自己出风头了!

    当即扯开他驴一般的嗓子喊道,“快来啊,这群狗崽子在这儿哪!”

    这一喊几乎半个堆场都听见了,一下子又围过来几十人!

    大伙合力掀开铁板,只见下面黑洞洞的,什么动静都没有。

    “怎么办?下去看看?”有人问。

    张驴皮阴阴一笑,道,“你们上山抓过地鼠没?要想地鼠出来,还用人下去?”

    有几个聪明的一听立即心领神会,马上跑到仓库拿来了一堆类似棉花、木箱之类易燃的货物,纷纷扔了进去,然后拿出火折子点燃,再阴笑着盖上铁板。

    “哈哈,这就叫火熏地鼠,看他们出不出来!”张驴皮得意无比。

    浓烟很快从地下冒出来,熏得站在地上的张驴皮等人都睁不开眼,不过这些家伙却笑得更欢了。

    然而接下去的场景还是和他们想象的不太一样。近百人守在洞口等了好一会儿都没看到有人出来,又过了一会而却听到七八十米之外传来了一阵喊杀声。

    张驴皮立即一拍大腿,喊道,“糟了,狡兔三窟,这帮孙子从另外一个出口跑出来了,大家快去增援啊!”

    张驴皮猜的没错,一大堆漕帮帮众从另一个仓库的后头忽然都冒了出来,这些人大都满脸烟火灰,双眼都还呛着泪呢!

    现目标后,秦书淮立即命人围了过去。这帮伏兵有近两百人,当中也有三名玄通境的好手,双方立即展开了激烈的厮杀。

    秦书淮依旧亲自上阵,按照老方法,先将三名玄通境的杀死,然后带人碾压。剿灭这两百人毫无悬念,现在就看其他地方的伏兵来不来救了!

    静静的江面上,八艘小船飞行驶。

    这种小船每船只能坐十人左右,八艘总计能载八十多人。

    船上,负责射火箭的二十五人,虽然这些人都不是专业弓手,不过都是筑基境的武者,把带着火头的箭射到船上总不是问题。另外,负责扔火油棉布的有二十五人,都是精挑细选的臂力较强者,另外三十名则是强弩手。

    小船离停靠在岸边的大船百米远的时候,忽然从大船上出来一人,摇着旗子示意小船不准靠近,立即退后。

    不过哪有人听他的。

    小船飞靠近大船,然后一个个塞满了火油和棉布的瓷瓶纷纷被扔上了船,瓷瓶落地即碎,乒乓之声不绝于耳,一股股刺鼻的液体到处横流。

    没过多久,一连串带火的箭头呼啸而至,很快引燃了那些液体和棉布。

    一处火点、两处火点、三处火点……

    燃烧、蔓延……

    木制的大船是最好的燃料,江上的微风只需轻轻一刮,便成了火的帮凶,大火瞬间展成了滔天之势,如一头头巨大无比的怪兽吞噬着船上的一切。

    三艘大船瞬间成了人间炼狱。

    船上顿时响起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哀嚎声,不断有人浑身冒火地跳进水里。

    接着,更多人如蝗虫一般向岸上涌去,有人脚下一滑摔倒在地,一下子带倒了一片,但没人管他们,更多的人从后面涌上来,踩着他们的身体跳到了岸上。

    不过上岸的人也没那么好过,等待他们的是一阵密集的箭雨。三十名弩手,只要一番三连齐射,便能射出九十枚强弩。而弓手射完火箭后,也换成了普通的箭矢,朝岸上密集的人群射去。人太多,距离又近,即便他们射术不精,也都能轻松射杀不少人。

    这时,连接船与码头的缆绳被烧断了,大船在水流和风的作用下,开始缓缓离岸。还没有下船的人,在烧死与跳江之间,纷纷选择了跳江。

    但是一入江中,他们便成了更好的活靶。弩箭、弓箭毫不留情地冲他们招呼,送了他们最后一程。

    直到大火肆虐了五六分钟以后,对方的弓手才姗姗来迟,朝小船放箭。不过八艘小船都早有准备,纷纷竖起了厚实的挡板,弩手就躲在挡板后,透过半尺见方的小孔继续屠杀。

    漕帮一看不对,立即派人就地制作火箭,打算以牙还牙。

    不过没等他们做出来几个,青龙堂这边三十名弩手的九百多枚强弩已经全部打完了,八艘小船扬长而去。

    趴在船头,赖三儿目测了下战果,只见码头上铺了一层厚厚的尸体,足有六七十人之多。而江上漂浮的尸体更多,至少是码头上的一倍,这么多尸体除了把江面染成了红色,还差点堵塞了河道,让小船都开不出去了。

    算上直接在船上被烧死的,这一次偷袭,初步估算至少杀了三百多漕帮帮众!

    赖三儿先是一阵得意,不过细想之后又背后一凉,船上藏了这么多人,要是这次直接杀过来,青龙堂非全军覆没不可!

    而此时,堆场那边生了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