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八十六章 香主来了
    赖三儿大骇,只得边打边退,却现自己越是防守退让对方的进攻就越为犀利。  追魂夺命剑的要义在于进攻,用无休无止地进攻来代替防守,这个他也知道,但是对方的修为怕是在玄通境五六等左右,又用出这等强悍的武技,自己根本无力与他展开对攻。

    身旁不断有弟兄倒下,赖三儿越的焦急,这么下去自己必败无疑。

    脚上猛地力,蹭地跃后数丈,暂时躲开后,见对方又迅蹿了上来,他一咬牙,准备展开破防十三式,冒死与对方对攻,心想即便杀不了他,起码也能咬他几口。反正左右都打不过他!

    叮叮当当,长剑与长枪互相对磕,碰撞出无数火花。赖三儿不退反进,迎着暴雨般的枪头渐渐接近王老三。

    王老三脸上狞笑,心道这小子是找死!于是长枪骤然一回,先冲赖三儿颈部刺去,赖三儿本能地举剑一格,却见对方刺到半途又缩了回去,知道是虚招,心中一凛,待他回过神来,却见长枪已离自己腹部不足两寸远了!

    好快!

    避无可避,这下完了!

    赖三儿浑身一凉,仿似那长枪已经刺穿了自己的腹部。

    却在此时,只见一道白练划过,精准无比地砸在了枪头上,枪头顿时一歪,贴着赖三儿的身子划过。

    空中传来一声大喝!

    “赖三儿,你太沉不住气了!”

    赖三儿大喜,香主……不,主公到了!

    王老三则是一惊,此人仅凭掷出的剑就能轻易格开自己的全力一枪,内力修为应该远在自己之上。

    再一看枪头,震惊之情更无以复加,只见枪头已被平平地削去,现在长枪已经成了长棍!

    秦书淮从空中悄然落下,手腕一翻,插在地上的游龙剑立即嗖地一声回到了他的手中。

    王老三已经完全惊呆了!隔空取剑,这需多强悍的内力支撑?而那人不过十六岁!

    不禁喊道,“你是谁?”

    秦书淮长剑一抖,轻描淡写地说道,“将死之人,问那么多作甚!”

    说罢,身影猛地暴起,长剑在空中出一阵尖厉的破空之声,剑尖竟凝聚了一层淡淡的霜气,瞬息之间便离王老三的胸口不足几寸了。王老三大骇,慌忙举起铁枪格挡。秦书淮举剑向上一划,伴随着一股缥缈的剑气,铁枪擦哴一声断成两截!

    王老三浑身冰凉,如同撞妖一般,想喊却喊不出来。

    秦书淮手腕一转,长剑再出,王老二脚下猛地力向后暴退,却见对方的长剑如游龙般呼啸而至,其比自己又不知快了多少倍!

    王老三眼中写满绝望!

    “噗呲!”长剑入喉。

    秦书淮收了剑,面无表情地对赖三儿说道,“今后不准再用这等抵死之法与敌相拼。记住,你的命是我的。我不让你死,你不能死!”

    赖三儿呆若木鸡,许久才回过神来,讷讷道,“属下……记住了。”

    秦书淮点点头,然后身影一晃,又来到了另一位漕帮玄通境高手跟前。

    此时,从江河帮这边,一枚枚弩箭伴着嗖嗖嗖的声音呼啸而出,江河帮的援军终于赶到了。在树林地形,弓箭基本无用,但强弩作为近战平射的武器,威力丝毫不打折扣。强弩虽射程低,但射极快,一般筑基境的武者根本无力抵挡。十个弓弩手躲在人群中,极为熟练地打完三百枚弩箭,让漕帮至少伤亡五六十人!

    场上形势陡然扭转。青龙堂这边见秦书淮到来,一个都像吃了定心丸,士气大震。而漕帮那边亲眼看着秦书淮杀了一个又一个玄通境的高手,无不心惊胆寒,早已无心恋战了!

    不知谁哪个胆小的先脚底抹油跑了,接着向瘟疫一样传染开去,所有人都没命地逃跑。

    战场上最忌讳的就是崩溃,这种无组织的撤退,只会加快他们的死亡。

    青龙堂这边一鼓作气,像潮水一般地追杀这些漕帮溃兵。秦书淮在杀了对方最后一个玄通境武者以后,见大势已定,便嘱咐赖三儿待追到山下之后便收拢队伍,然后回到原先的地方待命,以防遇到对方援军阻击。

    自己则骤然而去,前往皮狗那个山头查看情况。

    几个起落便跃下了山丘,又提气一纵,身体轰然而起,踏着漫山的松树树顶翩然而上,很快就来到战场。

    扫了眼地面,只见地上一片狼藉,残肢断臂满地,鲜血如盆泼般洒了一地,呻.吟声、哀嚎声、叫骂声不绝于耳。

    这边的战况异常激烈。青龙堂总共在这里投入了三百多人,对比漕帮的两百多人人数占优。但漕帮阵中拥有五名玄通境武者,而青龙堂一个都没有,唯有皮狗一人能以筑基境的修为对抗对方玄通境武师。

    此时青龙堂已伤亡了六七十人,这还是因为有二十名强弩手助阵,否则恐怕会损失更重。

    秦书淮眉头大皱,青龙堂所有人都经历了一个月的强训,却依然被打成这样。看来回去还需要再想想办法。

    皮狗此时正带着近百弟兄团团围在二十名强弩手周围,他的战术很清晰,十个弩手负责偷袭对方五名玄通境武师,让他们不能撒开手脚进攻,而另外十个则伺机射杀剩余的筑基境武者。只要保护好这二十名弩手,只有他们还有箭,青龙堂短时间内就不会溃败。

    “香主来了!”

    不知谁先喊了一声,接下来声嘶力竭地嘶吼声此起彼伏。

    秦书淮的到来让所有人的精神为之一震。这个总是创造奇迹的香主,早就被青龙堂的老帮众神话了,平时吹嘘的时候他们总爱以“想当初我们香主”之类的话开头,现在连新人都看他犹如神人一般。

    秦书淮长剑森然出鞘,然后身形一晃,便闪至一位持刀的玄通境武者跟前。那名武者一见他竟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孩,当即轻蔑一笑,举刀劈头看来,秦书淮右手拿剑一档,同时右步前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左手打在了他右肩的肩贞穴上,却是用出了兰花拂穴手中的功夫。

    持刀武者猝不及防,右手顿时一麻,却凭着不错的内力硬是挺了过来。

    秦书淮颇觉意外地皱了皱眉,然后又劈出一剑磕在对方刀上。持刀武者只觉一股巨力透过刀身传来,震得本就麻的右臂顿时失去了知觉,大刀悄然飞出,不由惊叫一声。

    “额啊!”

    嘴刚张开,又见一道寒光略过,接着脖子一凉,一股股温暖的液体顿时喷射了出来!

    玄通境四等武者,漕帮武清分舵大风堂堂主齐大横就这么在三招之间被格杀了。

    这一幕震慑了所有人。以齐大横的修为,要如此轻而易举地杀他,对方起码在小成境的修为!

    蹭蹭蹭,又有三条汉子窜到了秦书淮跟前,其中一人沉声道,“你就是秦书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