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八十二章 来得好!
    正厅之内是一张大圆桌,圆桌之上山珍海味俱全,桌边已坐了七八人,看起来都是巨鲸帮武清分舵的高层。  其中座上坐着一个头戴玉冠、一身青袍的儒雅的男子,男子年约四十出头,颇有气度,想必他就是巨鲸帮武清分舵舵主陈天羽了。

    见了秦书淮,陈天羽当即起身,笑呵呵地拱手道,“秦香主大驾光临,实在是让鄙帮蓬荜生辉啊!”

    秦书淮也寒暄了一下,“陈舵主客气了,在下冒昧打扰,还望陈舵主勿怪才是。”

    陈天羽笑,“哪里哪里。”然后又看了孙承宗一眼,道,“这位老先生是?”

    孙承宗颇为豪迈地哈哈一笑,也是江湖气十足地拱了拱手,道,“在下孙大宗,青龙堂管事者也。”

    陈天羽又客气道,“孙管事好。”

    然后拉着秦书淮的手,请他坐到了自己身边。

    宴席开始。

    按规矩,一坐下就谈事是不礼貌的,于是大家觥筹交错,开怀畅饮,宾主之间一派融洽,很快酒过三巡.

    放下杯酒,陈天羽先问,“秦香主此番前来,不知有何贵干啊?”

    秦书淮轻笑道,“实不相瞒,在下受帮主所托,想跟陈舵主谈笔买卖。”

    陈天羽也是淡淡一笑,道,“什么买卖?”

    秦书淮道,“我们想将李庄一带的码头卖给贵帮,至于价格嘛好谈,只要贵帮能感受到我帮交好之心即可。”

    孙承宗在旁微微一笑,心道这小子演的倒还有模有样的。先拿李庄说事,这是他们昨晚就定好的策略。

    陈天羽心中微微一惊,这突然间送上的大礼让他有点措手不及。

    近几年疯狂扩张的江河帮要卖地盘?这倒是出人意料。

    作为老江湖,陈天羽自然不会幼稚到真以为江河帮要通过便宜卖给自己一些地盘来讨好自己。

    那么他们是什么目的呢?

    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不过有一点他很清楚。现在巨鲸帮和漕帮都屯重兵于武清、津门一带,就算得到了李庄一带的所有码头,也绝不可能分兵去把守。这个时候分兵去拉长己方战线,不是等着漕帮来逐个击破么?

    于是摇摇头,说道,“贵帮的好意,我帮心领了。不过,相信秦香主也知道,我帮与漕帮屯重兵于武清、津门一线,对峙已久,实在是没有多余精力去接手这些码头。”顿了顿,又补充道,“不过,贵帮若需要用钱,我帮倒可以略帮一二,也以示我帮交好之心哪!”

    补充的这一句话,其实是在试探江河帮卖地盘的真实用意。

    秦书淮叹了口气,说道,“实不相瞒,我帮卖李庄一带的码头,倒不是缺钱,而是……”

    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孙承宗立即接过了话茬,说道,“而是因为漕帮已经提出了要买这处地盘,而且限期二日要给答复。我帮现在亦是左右为难。若是卖给漕帮,便会得罪贵帮。要是不卖,漕帮取李庄的心意极为坚决,我帮若是与他硬拼必定损失惨重!”

    陈天羽闻言大惊。李庄一带的地盘要是落入漕帮手里,那这事就大了!

    原本武清、津门一带,漕帮控制了运河南岸的码头,巨鲸帮控制了北岸的码头,双方势均力敌。而李庄就在运河北岸,而且离武清只有不足百里之远。如果漕帮得到了李庄,那么就可以同时从李庄和南岸兵,两面夹击巨鲸帮,如此一来巨鲸帮就凶险了。

    这绝对不行!

    陈天羽立即说道,“秦香主,李庄一带的地盘,绝不可卖与漕帮啊!”

    秦书淮点头道,“嗯,那这么说贵帮要买了?”

    陈天羽苦笑,“我帮即便是买了,也决然无力分兵驻守啊!”

    孙承宗不失时机地冷冷一哼,说道,“贵帮又不买,又不许我们卖与漕帮,这可有点霸道了!”

    秦书淮看着孙承宗一本正经的表情,差点笑场。

    孙承宗继续唱他的黑脸,说道,“陈舵主,老夫是个直性子,便与你说些大实话吧。如今我帮、贵帮及漕帮好比三国鼎立,任何两方激战,得利的只有第三方。漕帮要得到李庄,原本就不过是想得到一块进攻贵帮的跳板而已,我帮若拼死防守,就变成替贵帮看门的傻子了。这也就罢了,到时我帮与漕帮打得两败俱伤,贵帮还能坐收渔翁之利!我帮既替贵帮看门,又把本该属于我帮的渔翁之利给了贵帮,此等亏本的买卖,换做是陈舵主你,你会做吗?”

    秦书淮待孙承宗说道,又淡淡地说道,“陈舵主,孙管事说话比较直,还请你海涵。不过,李庄我江河帮肯定是不会守的,如果贵帮不要,那也只能卖给漕帮了。但是这场大战对于我江河帮来说,与其让漕帮赢,不如让贵帮赢。毕竟漕帮的势力太大了,贵帮若是有事,我江河帮也唇亡齿寒。所以在下这次前来,就是问问贵帮的意思,若是贵帮有意接手李庄,那我帮可以即刻让给你们。我帮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

    气氛一下子跌倒了冰点,双方都沉默不语。

    陈天羽的眉头拧成了一根绳。

    李庄的重要性他很清楚。但是现在的问题是,自己没兵去守,而且江河帮也说的很明白了,绝对不会当冤大头去守李庄。

    但是李庄绝对不能落到漕帮手里,无论如何都需说动江河帮替自己固守李庄才是。

    秦书淮和孙承宗悄悄地对视了一眼,彼此的脸上都浮现出一抹得意的笑。

    两人一唱一和,终于将前戏做足了。这下联盟之事,已经无需他们提出来了。

    果然,沉默了一会,陈天羽硬生生地笑了笑,说道,“刚刚秦香主提出三国鼎立之事,在下也深以为然。漕帮现在好比野心勃勃的曹操,势必想一统漕运。我巨鲸帮与贵帮若继续各自为战,恐怕迟早要被分而灭之啊!”

    秦书淮知道自己想要的来了。

    不过脸上却依然一副风淡云轻的样子,微微点头道,“陈舵主所言极是。”

    陈天羽继续道,“为今之计,我看只有我们两帮联手抗漕,方可阻止漕帮的野心。”

    秦书淮做出一副若有所思状,道,“陈舵主说的有道理啊。只是这联盟之事事关重大,陈舵主可有具体章程?我也好回报帮主啊。”

    陈天羽想了想,道,“我两帮联盟,当从此次武清、津门之战始!如今漕帮觊觎这两地已久,若是这两地一失,上可攻贵帮,下可击我帮,于我们都是大患哪!所以,将漕帮逐出武清、津门,是我们两帮共同的当务之急,秦香主以为呢?”

    陈天羽的用意很明确了,就是想把江河帮拉下水,参与到这场大战来,这样大家谁都别想渔翁得利,江河帮还能替自己看好李庄。

    秦书淮心底大笑,来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