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七十五章 背锅侠
    王承恩照例又赏给秦书淮一张一百两银票,然后让他趁夜赶紧离开这里。

    秦书淮从御用监出来,优哉游哉地逛了一通长安街,然后住进了客栈,心情还是不错的。

    王承恩已经迫不及待要对付李大梁了,魔教那边的合作也指日可待,只要再做通崇祯的思想工作,自己想不执掌江河帮都难!

    现在是七月,离十月的己巳之变还有三个月时间。自己得尽快执掌江河帮,然后才能在己巳之变中大展拳脚,赢得足够的政治资本,为执掌东厂添加一块重重的筹码!

    在客栈好好地睡了一觉,第二天辰时三刻,他准时来到了柳是书院。

    这次连通报都不需要了,他被直接领到了一间精致的书房,崇祯正在那里等他。他的身后,照例站着王德化。

    秦书淮不折不扣地先行了个君臣大礼。

    “臣秦书淮,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崇祯还是一如既往的客气,亲自下来扶起秦书淮,说道,“书淮,你我之间不必如此拘礼,快坐吧。”

    然后又对王德化说道,“你去外边守着,谁都不许进来。”

    王德化应了一声,然后出了门去。

    崇祯说道,“秦兄短短几日就坐上了江河帮香主的位子,果然不愧是鬼谷高徒啊!”

    秦书淮道,“臣受皇上所托,自不敢有一日懈怠。如今东厂已然参政,而江河帮又在迅坐大,臣只恐行动太缓,耽误了皇上的大计。”

    崇祯说道,“秦兄对朕忠心,朕知道。不过此事非朝夕可成,秦兄也切勿过于着急。”顿了顿,又忽然话锋一转,说道,“秦兄似乎认识御用监的王掌印?”

    这转折有些生硬,说明崇祯很关切这事,迫切地想知道答案。

    秦书淮知道,一定是跟踪自己的那人已经与崇祯汇报过了。

    这正是自己想要的。

    秦书淮先是苦笑了一下,然后说道,“皇上既然问起,臣便不能不说了。当初臣加入江河帮,正是受王公公所迫。那日臣不慎中了一种叫半月腐尸散的毒药,需得每半月服用一次解药方可活命。臣无奈之下,只能与王公公虚与委蛇,去了那江河帮。”

    崇祯一惊,道,“真有此事?”

    秦书淮又苦笑了一声,道,“此毒至今未解,还在微臣身上呢。”

    崇祯当即说道,“你去把王德化叫进来。”

    秦书淮出了门去,见王德化很守规矩地站在距离大门二十步以外,以表明自己没有偷听。

    将王德化叫进来后,崇祯让王德化给秦书淮把脉。王德化扣住秦书淮的脉搏把了一会,脸上微露惊讶之色,对崇祯说道,“回禀皇上,秦兄弟似乎中了某种剧毒。”

    崇祯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然后冲王德化挥挥手,示意他出去。

    王德化出去后,崇祯拍了下桌子,怒道,“这个王承恩,他到底想做什么?”

    秦书淮道,“其实王公公所想,无非是和皇上一样的。他派微臣进入江河帮,也是想掌控江河帮的动向。王公公忌惮江河帮,其实是忌惮东厂。他怕东厂再出一个魏忠贤,对皇上不利啊!”

    崇祯摇头道,“秦兄,他如此害你,你还如此为他说话?”

    秦书淮淡淡一笑,道,“皇上,忠便是忠,奸便是奸,微臣只是实话实说而已。王公公对皇上是忠心耿耿的,只是他有时行事比较急切而已。也正因为这点,微臣才不将此事告诉皇上,免得皇上与他心生嫌隙。”

    秦书淮清楚地很,崇祯对王承恩还是很信任的,自己在这个时候说王承恩坏话,崇祯肯定会怀疑自己的用心。而且,自己现在也不希望崇祯与王承恩反目,否则王承恩知道自己将实情告诉了崇祯,指不定会怎么对付自己。

    说到底,自己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崇祯知道王承恩在暗地里对付东厂,等有需要的时候可以让王承恩替自己背各种黑锅。

    比如接下来自己要杀江河帮四位大佬。作为崇祯来说,即便要扶自己上位,他也是不想杀了这四个极为能干的东厂精英的。按照崇祯的思路,他会慢慢地让自己在江河帮博取更多的声望以及更高的地位,到一定程度以后再找借口调走其中的几位,然后让自己上位,但这无疑太慢了。

    自己要杀了江河帮四位大佬,如果让崇祯知道,不但会震怒,而且自己的野心也会暴露无疑。但如果把这锅推给王承恩背,那就没自己什么事了。

    他王承恩不是要对付东厂吗?那他派人杀了江河帮大佬,完全合情合理嘛!

    不仅如此,以后自己对付东厂时用的各种肮脏手段,都可以推给王承恩,这么好的一位“背锅侠”上哪找去?

    所以,他现在要帮王承恩说好话,使劲说好话。越让崇祯知道王承恩忠心耿耿,崇祯便越舍不得杀王承恩,王承恩就能背更多的黑锅。

    崇祯听完秦书淮的话,也是苦笑着摇摇头,道,“这个王承恩啊!朕不让他出任厂公,看来是心里有结啊!”

    崇祯自小跟着王承恩长大,对王承恩的信任自然无以复加。但是他也知道王承恩有时行事激进,所以一直不敢让他掌握大权。东厂督公的位子,本来应该是王承恩的,就是因为考虑到他太过激进,可能又会引起朝堂一片腥风血雨,所以他才让更加沉稳的曹化淳来出任。

    看着秦书淮,崇祯又道,“这么说,那天出来帮你的那两个黑衣人也是王掌印的人了?”

    秦书淮苦笑,表示默认。

    崇祯道,“秦兄,辛苦你了。这毒,朕会找人帮你解的。”

    秦书淮笑道,“此毒已经无妨了,相信下次见到皇上的时候,微臣已经把它逼出来了。”

    这是实话,也是必须让崇祯知道的话。否则崇祯要是找不到帮自己解毒的人,会怀疑自己的命都掌握在王承恩手里,还能不能全心全意地为崇祯卖命。

    崇祯有些惊讶地说道,“朕听说中毒之人,需有极强的内力方可逼出,秦兄的内力已经强到如此了么?”

    “我鬼谷颇有些武功传承,区区小毒逼出来并不难,只是需要一些时间罢了。”

    崇祯点点头,若有所思,又道,“秦兄,朕听闻你在江河帮是自称出自玉剑派?”

    秦书淮早有预料,说道,“这个玉剑派,也是王公公为了掩饰我的身份帮我捏造的。为了这个身份,他连玉剑派那边都打点好了,也是煞费苦心。”

    王承恩这个万能“背锅侠”开始派上用场了……

    崇祯无奈一笑,“这个老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