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七十二章 晋升
    立即回到地窖,盘腿练功。8 1中 文Δ网

    除丹田外,其他穴位可容气,但不可储气,这是常识。

    所谓容气,就是当真气经过穴位之时,可以将它填满,但长期储存是不可以的。

    秦书淮细细感受了一下,果真如此。如果把真气比作溪流的话,那么这些穴位就好比小溪中的浅坑,真气经过它们之后,会自然而然将它们填满。但是一旦真气停止运行,就好比小溪断流一样,穴位中的真气很快就会消散。

    也就是说,要想让穴位达到长期储藏真气的效果,前提条件是真气必须能保证昼夜不停、不眠不休的运行!

    秦书淮又想起了那句话。

    “天下功法,唯有易筋经可达不经思想、任其所之而不眠不休的地步。”

    问题就在这里!

    寻常真气不可能昼夜不停地运行,这就导致对大多数修炼者来说,除了丹田,用其他穴位储存再多真气,只要一睡觉吃饭就会消散,所以对修为的提升根本没用。

    也就是说,只有练习昼夜不停运行的易筋经真气者,才有资格用其他穴道来储存真气!

    这绝对是颠覆性的!

    人体内有八百多个穴位,如果可以用这些穴位储存真气,这就意味着体内真气的储量会成倍地加大,而且爆度也会更快。就比如将真气储存在靠近手臂的肩贞穴,离手臂只有咫尺之远,如果直接从肩贞穴能调出真气让手臂爆,那么肯定比从遥远的丹田调动真气要爆得更快。

    真气更多,爆更快,修为自然更高。

    这就是悟道初章给自己的领悟!

    现在自己要做的就是,把一些关键的穴位如同丹田穴一样撑大,让它们能储存更多的真气!只要空间够大,真气便会源源不断地产生,直到填满所有能储存的空间。

    秦书淮先瞄准的就是右肩的肩贞穴。

    调集全身真气,如同冲击丹田一样,让真气往肩贞穴涌去。现在的他全身真气储备已经极为可观了,强压之下如同一道道激流,反复冲刷肩贞穴,将穴位中的瘀滞之气渐渐清除,然后往里面疯狂地填充真气,让它膨胀,待膨胀到一定阶段后,将真气排出,再灌入新的真气,继续冲刷、填充、膨胀、排出,如此循环往复。

    这又是个非常痛苦的过程,强烈的疼痛感从肩部传来,如同一个钻头在不停地钻击,疼得他脸色煞白。

    但是他渐渐感觉肩贞穴果然在扩大,比起之前至少扩大了两倍有余。虽然比起丹田穴的储量空间来,扩容后的肩贞穴储量空间依然微不足道。但它的储量,也足够右手臂做两到三次的强爆,这意味着自己至少前两到三次的出手度和强度都要远快于从前,这在实战中的意义无疑是巨大的!

    如果继续冲刷,他感觉右肩的肩贞穴还可以提升,不过通过上次的教训他学乖了,不敢再一味追求突破极限,而是稳扎稳打,所以果断地换了一个穴位,这次冲击的是左肩的肩贞穴。

    整整一天,他都在冲击全身的几处大穴。到了子夜时分,临近手臂、大腿、小腿以及胸部的十几处大穴,几乎全部扩容了两倍以上。

    这十几处大穴的真气可储存量加起来,已经接近丹田储量的三分之一了。现在他只需等待,只要这些大穴被真气填满,那么他的修为必然提升。

    筋疲力尽、浑身酸痛,不过为了加快真气的产生,他又买了一颗中回元丹吃下,这才倒在床上,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易筋经真气在不间断地运行着、充盈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被一阵系统音惊醒。

    “叮咚,恭喜宿主升至玄通境六等!”

    “叮咚,恭喜宿主升至玄通境五等!”

    连升二等!

    他猛地坐了起来,脸上露出一丝掩饰不住的笑意。

    悟道初章果真玄妙无比!系统诚不欺我!

    如此,等再过一两天自己的内伤痊愈,应该就可以试着去打通督脉了!

    任督二脉一通,自己的大计划就该开始了!

    想完这些,他又一头栽倒在床上。

    真特么累啊……

    第二天一早,他起床后准备向陈晴儿一家以及村民们辞行。

    出了地窖,却现家里一个人都没有,连一向不爱出门的戚氏也不在。

    心里有些奇怪,便出了院子,往村长家方向走去。走了没多久,忽然看到一大堆人围在一栋老房子前,热火朝天地干着活,像是在修缮那栋旧房子。

    村子里的人几乎都在这聚齐了。皮肤黝黑的汉子们都光着膀子,有的在地上和泥,有的在屋顶翻瓦,还有的推着独轮车运石头、砖瓦。而女人们则分成两拨,一拨给男人打下手,一拨在一旁支了帐篷,帐篷底下是三口大锅,锅里是咕咚咕咚冒泡的粥和冒着香气的菜。

    村子里的六七个老人,包括村长和戚氏,则在一边指挥。

    “吴老三,村口的老房子就剩这点瓦片啦?”村长问。

    “是啊,年头久了全碎啦。回头我去镇上买点。”一脸憨厚的吴老三说道。

    村长背着手点了点头,又冲屋顶上的一个喊道,“张蛋全,每块瓦都翻仔细喽,别有坏的,回头漏雨。”

    张蛋全中气十足地应道,“放心吧村长!”

    戚氏也没闲着,拄着拐棍到处“指导”。

    “张家的小六,你不是木匠吗?赶紧把这大门换了呀,太旧了!”

    一个二十出头的汉子点点头,笑道,“知道啦,戚奶奶。但是你得容我慢慢来啊,今天我只能先把门框和窗台给弄好!”

    每个人都干得满头大汗,脸上却都洋溢着喜气的笑容。

    做饭的女人们中间突然爆出了一阵嬉笑。

    “哟,大伙儿快来看哪,这粥刚刚熬好,晴儿就等不及要给自家男人盛过去了呢!”

    所有人顿时都哈哈大笑起来。

    晴儿端着一碗粥,本来还想往上放点刚出锅的白菜,这下不好意思了,脸刷得一下红到了脖子梗。

    不过马上就反应过来了,扬了扬脖子说道,“你们不要胡说!我这是照顾伤者,他受着伤呢,不吃饭怎么恢复?”

    “呵,脸都红成那样了,大伙都来看看,我有没有胡说?”

    陈晴儿撅了撅嘴,做出一副不屑状,“哪有脸红?李家大嫂你眼神不好,不跟你说了。”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工地里洋溢着一片欢声笑语。

    “哟,秦公子来啦。”

    屋顶上的张蛋全高瞻远瞩,第一个现了秦书淮。

    所有人顿时都停下了手中的活,笑着看着秦书淮。

    秦书淮走到村长跟前说道,“村长,大伙儿都在呢。我……”

    老村长打断了秦书淮,指着屋子豪气无比地说道,“秦公子,你看这屋子怎么样?别看它现在有些破,回头修好了保管让它簇新簇新的,而且里头三房一大堂,宽敞的很!过不了几天你就可以住进去啦!”

    说到“三房一大堂”的时候,村长的整张老脸都绽放着光彩。这样的房子可是城里才有的,为了能把这一房一堂的老房子扩建成三房一堂的,村里可拆了三间房,就这还不够,回头还得去镇上买些泥瓦料来呢。

    秦书淮一愣,道,“这是给我住的?”

    老村长点头道,“这么好的房子,不给公子住难道给我这个老头子住啊?公子什么都不用说了,谁在江湖还没个仇家?只要公子不嫌弃,想在咱黄陂村住多久就住多久,吃穿住咱村里都能给你解决!”

    原来村长见识了秦书淮的武功之后,就知道他是江湖中人。又联想起他身受重伤,以为他是为躲避仇家追杀才跑到这附近的。这些天秦书淮也没提要在这呆多久,他便召集村民修缮了这栋全村唯一的全泥瓦房,想给秦书淮住。

    秦书淮心中一热,一股暖流涌遍全身。

    这,就是我华夏本该有的样子吧?

    阴谋、算计、杀戮......在这一刻瞬间不值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