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七十一章 再悟
    不二散人又喝下一碗酒,沉吟良久,说道,“小老弟是鬼谷高徒,自非常人可比。81中文  网不过老哥想问一句,凭小老弟一人,如何制止朝廷要掀起的这场腥风血雨啊?”

    秦书淮淡淡一笑,心道问得好!

    先顾左右而言他地说道,“江河帮是朝廷在武林下的重注,厂卫精英云集于此,要剿灭他,怕是连贵教都做不到吧?”

    不二散人虽不太愿意承认这个事实,却也不得不微微点头。

    魔教总坛昆仑山离江河帮十万八千里,绝不可能兵来打。同时江河帮也不是普通的帮派,高层都是厂卫精英,武功修为绝不会低,所以魔教要想派遣高手来剿灭也没那么容易。而且这里离京师近,如果朝廷要调集厂卫高手甚至禁军过来增援,也不过几个时辰而已,那就难上加难了。

    一句话,要对付江河帮,魔教要硬来是极难的。

    让不二散人意识到这点之后,秦书淮才说道,“贵教做不到,我鬼谷自然也是做不到的。不过,要阻止江河帮为祸武林,可不止剿灭一条路。”

    不二散人虽性子急,却也不笨。秦书淮说到这里,他已经猜到“鬼谷”的计划了。

    鬼谷向来以纵横之道、鬼谋之法著称于世,最擅长的不是武力,而是凭借三寸不烂之舌,通过连横各方势力来达到自己目的。这小老弟混入江河帮,最终的目的怕是要控制江河帮,将江河帮从朝廷手里剥离出来。

    若鬼谷当真只想维持武林不乱,这对我教倒是好事。不过若是有其他野心,我教也不可不防,这事也当尽快向教主禀报。

    与不二散人畅饮至深夜,两人聊得极为尽兴。喝完酒,不二散人不顾老村长的盛意邀请,执意不去老村长准备好的房间,非要和秦书淮一起睡地窖。

    第二天一早,秦书淮醒来的时候,不二散人已经不见了。

    淡淡一笑,心想他应该是去江河帮查探去了。自己说的大都为真,只要被他一一核实,魔教和自己的合作就铁上钉钉了。

    毫无疑问,无论自己有没有野心,在江河帮坐大之前,魔教是很乐意帮自己跟朝廷斗上一斗的。江河帮越是内斗不止,对付魔教的精力就越少,这点魔教很清楚。更为重要的是,魔教会认为只要江河帮能脱离朝廷,甚至跟朝廷反目成仇,再行剿灭就易如反掌了。毕竟自己无根无基,单单执掌一个江河帮也不足以与魔教抗衡。

    一张清晰的计划图在心中悄然展开。

    只要魔教能施以援手,自己与他们里应外合,那么杀魏宗怀、陈长廷、齐晋甚至李大梁就有把握了。

    这四人一死,东厂势必会派新人来执掌江河帮。但是自己有崇祯支持,只要崇祯有意让自己执掌江河帮,东厂就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看着自己上位,二是悄无声息地做掉自己,这就要看曹化淳的野心有多大了。

    若是自己上位,王承恩也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寄希望于半月腐尸散继续控制自己,继而控制江河帮。二是忌惮自己的不可测,也选择做掉自己。

    所以,对自己来说,快提升实力迫在眉睫。一方面要打造自己的势力,提升手下的修为。另一方面自己的修为也要有所突破,不但要尽快逼出半月腐尸散的毒,摆脱王承恩的控制,而且还要更快地成长,否则以自己玄通境七等的修为,任何一方势力都能轻易地杀了自己!

    现在他终于明白了,为何系统会说自己远远落后于进度。比起自己马上要做的事情来,自己的修为已经拖了极大的后腿尽管一月升到玄通境,已经在这个星球史无前例了。

    想到这里,他立即盘腿而坐,练起了功。

    现在内伤又好了不少,而且真气也大为充盈,已接近顶峰时期了。看来易筋经真气日夜运转,导致自己恢复的度又加快了数倍。

    自从上次走火入魔后,秦书淮现在不敢轻易地用“气珠”去打通督脉了。因为督脉一通,意味着自己的任督二脉全部打通,将进入不折不扣的高手境界,很可能直接摸到小成境的门。而自己现在不过玄通境七等,要一下子跃升那么大,真气的震荡势必比打通任脉时更为剧烈,再来一次走火入魔是十有的事情!上次自己就差点挂掉,这次在更为剧烈的真气震荡下,不死才怪!

    所以他打算先按照常规方法,将修为先提升几等,等基础牢固了再去打通督脉。

    不过到了玄通境,修为上升的度骤然放缓,一直练到了晚上,仍是玄通境七等,丹田也没有丝毫胀的迹象,表明离升到六等还远的很。

    在黄陂村又呆了两天,算算半月之期已到,明天该去京城找王承恩要解药了。

    修为还是没有多少突破,依然是玄通境七等。

    出了地窖,有些心烦意乱地坐在院子里呆。

    院子里,陈书和陈礼正在井边用吊桶打水。将水打上来之后,又将水倒入屋檐下的一口大水缸里。

    秦书淮出神地看了一会,忽然似乎听到有一个声音在问自己。

    “水可储于井,亦可储于缸,有以异乎?”

    秦书淮心道,“没有差别,只是放到缸里方便用吧?”

    那个声音又问,“气储于丹田,如水储于井乎?”

    秦书淮猛然一惊,这个问题自己倒从没想过!

    那个声音是在提醒自己,真气其实也可以像井水一样,提前打出来储存在某个地方,方便战斗时使用么?

    这个理论当真是闻所未闻!丹田是储存真气的地方,这是人所共知的事情。难不成真气还能储存在其他地方?

    那么个地方是哪?

    细细一想,又豁然开朗。

    是了,丹田是穴位,那么人体还有许许多多穴位,是不是也可以储存真气?

    可是想想又不对。

    如果其他穴位能储存真气,天底下那么多高手为何谁都没有现这个秘密?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这时,那个声音又问,“水为何不置于吊桶?”

    秦书淮心里答道,“吊桶太小,一会儿就用完了,所以吊桶只用来打水,一般不储水。”

    回答完这个问题之后,他似乎又明白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