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七十章 算计
    打定主意,秦书淮笑吟吟地说道,“不二老哥来此,是要游山玩水一番么?若是如此,小弟愿当向导,保证让老哥玩得开心。Δ8Δ1中文Δ网”

    不二散人笑道,“老哥可没有小老弟你清闲啊,游山玩水,那需得有空才是。”

    秦书淮心里便明白了七八分,看来不二散人此番前来是有任务在身。

    青乌镇是小地方,方圆百里之内就一个镇子,几十个村落,魔教派这么重要的人来是要做什么呢?

    忽然想起那晚陈长廷和魏怀宗的对话,他瞬间明白了。

    江河帮最近在针对魔教散布谣言,魔教可能查到这个谣言的源头是江河帮了,所以才前来打探。

    这就有意思了。

    不动声色地给不二散人倒上酒,秦书淮说道,“不二老哥有事,那自然不能耽搁。不过,若是什么时候得空了,你可得来江河帮找我。”

    不二散人微微一愣,道,“你是江河帮的?”

    秦书淮点点头,“一月之前,小弟刚刚入的江河帮。怎么,老哥也听说过江河帮?”

    不二散人讪讪一笑,道,“路上倒听人提起过。”

    话说到此便打住了。

    他一直以为江河帮只是个刚刚崭露头角的小帮会,怎么也想不到像秦书淮这样的天才竟然会去投江河帮。自己此番前来就是来调查江河帮的,照道理自然是不让江河帮的人知道自己才好。

    哎,失策,真失策,都怪自己好奇心太重,嘴上又不把门。

    不过,小老弟出身鬼谷,身怀奇功,又为何会去投江河帮呢?

    不行,不能再问了,再聊下去指不定还会出什么事呢。

    不二散人憋了好一会儿,只觉心里好像一直在被什么东西挠一样,痒得实在难受,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说道,“小老弟,做哥哥的多问一句,以老弟的身手和天赋,为何会投到区区江河帮门下呢?”

    秦书淮笑而不答,端起酒碗说道,“喝酒,喝酒!”

    不二散人的好奇心被彻底勾起来了,秦书淮越是不说他就越是想听,急的连酒都不喝了,坐在一旁生起了闷气。

    “秦老弟还是没拿我当兄弟啊!哎,这酒不喝也罢!我走啦!”

    秦书淮赶紧拉住他,急吼吼地说道,“不二老哥,你这是做啥?都说酒逢知己千杯少,小弟久居山中学艺,自幼没有朋友,如今好不容易碰上老哥这般知己,这还没喝上几杯呢,你怎么能说走就走呢?”

    不二散人气鼓鼓地说道,“秦老弟你若当真拿我当知己、当兄弟,就不要这般不利落。”

    秦书淮做出一番无奈状,说道,“好,好!那我说还不行么?”

    不二散人这才嘿嘿一笑,回到座位上,一脸期盼地看着秦书淮。

    秦书淮故作神秘地说道,“不二老哥是日月教高手前辈,这事与你说说也无妨。我加入江河帮,正是奉了我师父之命!”

    不二散人眼珠子一转,心道小老弟加入江河帮果然有目的,不知是何目的?

    不过他也知道,秦书淮能对自己说这么多已经是极限了,自己就是再好奇也不能再问了,而且再问人家也不会说。

    秦书淮见不二散人若有所思的样子,微微一笑,拿起一碗酒递给不二散人,说道,“老哥,你喝了这碗酒,我再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如何?”

    不二散人哪受得了这个诱惑,当即把酒喝了,然后一抹嘴巴说道,“老弟,赶紧说什么秘密?”

    秦书淮凑到不二散人耳边,轻声道,“江河帮,正是朝廷一手打造的!”

    不二散人当即一惊,失声道,“当真?”

    本来他还奇怪,一个小小的江河帮,又有何胆量敢到处散播谣言,说什么三宝秘卷的功法卷在日月教手里,为了练功法卷中的天地功,日月教在各门派到处掳掠童子。原来这一切都是朝廷指使的!这就说的通了,朝廷这么做,就是为了挑唆各大门派与我日月教为敌,削弱我教实力,甚至在武林掀起一场腥风血雨,让整个武林不得安宁。这招是真毒啊!

    此事若真如小老弟所说,那证明朝廷已经知道我教意图,开始有所防范了。崇祯这小儿,看不出还有几把刷子。

    不过此事也不能光听一面之词,得赶紧查实,然后尽快去禀报教主才是。

    不二散人沉吟了会,又问道,“小老弟,你是怎么得知的?还有,为何要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我?”

    秦书淮淡淡一笑,道,“我现在是江河帮青龙堂香主,在总舵行走极为自由,打探到这点消息自然不难。”

    顿了顿,又意味深长地说道,“我帮你,是因为我鬼谷认为朝廷气数已尽!改朝换代,本是历史宿命,非我等所能左右。但朝廷可换,江湖不能乱!江湖一乱,其祸猛于兵灾,百姓更要受苦了。师父仁慈,不愿见此惨剧在人间上演。”

    话说至此,他及时停住了,优哉游哉地喝起了酒,留给不二散人一大段自我脑补的时间。

    不二散人听完秦书淮的话,心道,难不成鬼谷派小老弟进入江河帮,是要破坏朝廷挑起武林纷争的计划?如此倒好,也是间接帮我日月教除了大患。

    秦书淮听不到不二散人的心声,但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知道不二散人一定会这么想。

    这正是他想要的。

    先,他假装不知魔教要反朝廷的计划,但又很“无意”地让不二散人联想到,他与魔教是有共同利益的。如此,就极有可能让魔教主动提出合作的要求,这样自己便掌控了主动权。就算魔教不主动提,未来合作的种子也埋下了,让他生根芽只是时间问题。

    其次,他并没有迎合魔教的愿景,说要反朝廷。看上去说反朝廷是最能与魔教达成共同利益的理由,但其实这是最愚蠢的。鬼谷不像魔教教徒众多,甚至在江湖上都没有名号,他要说出这样的大话来三岁小孩都不会信。而且,即便是不二散人信了,他会怎么想?魔教要反,你鬼谷也要反,那以后听谁的?一旦自己与他们的根本利益相冲突,这合作就没有可能了。

    最后,他只说鬼谷希望维持武林不乱,不让百姓受害,这就很正常了。很多大门派都有兼济天下的使命感,比如少林派、武当派便是如此。所以这个说法不会突兀。

    而且在这么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之下,他进退的余地很大。如果未来和魔教达成合作,魔教肯定会要求他做大量损害朝廷利益的事情。他身为朝廷的人,很多朝廷的利益便是他的利益,自然不可能件件照办。要是生这种情况,他只要把这个大帽子搬出来,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拒绝了。毕竟他又没说帮魔教反朝廷,只是说希望江湖不乱、百姓不受害而已。大家各有立场,所以即便不完全按照魔教的意图行事,魔教也不会轻易地怀疑自己。

    周旋、周旋……只有留足空间,自己才能在各方周旋,左右逢源。

    如履薄冰的秦书淮,此时说的每一句都是经过精心算计的。现在的他就等于在刀尖上跳舞,很可能说错一句话、一个字,都会全盘皆输。

    不二散人沉吟了会,又笑道,“秦老弟,贵派有如此胸怀,老哥我深表敬佩!说到底,我日月教又何尝不想百姓安居乐业呢?”

    不二散人说的没错,魔教“盛世隐、乱世出”,其实也是一种基于为百姓打造一个好朝廷的心愿,只是采用的手段更为直接和暴力。

    也正因为他们对暴力的崇尚,加上官方的污蔑和歪曲,所以他们才会被称为“魔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