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十九章 共同的敌人
    这时,系统音又响起。81中

    “叮咚,由于宿主做出了行侠仗义的行为,奖励侠义点8oo。”

    秦书淮一喜,这次的奖励还不少,正好把买大回春丹和中回元丹的钱补回来了。

    不二散人看着村民们欢呼雀跃的样子,也是哈哈大笑,对秦书淮说道,“小老弟侠肝义胆,为村民除害,老哥佩服!”

    秦书淮道,“前辈过奖了。看来前辈也与我是同道中人,要不又怎么会出手相助呢?”

    不二散人却摆摆手道,“我出手那不过是帮你,还你那晚的人情罢了。”

    秦书淮不解,“哪晚?”

    不二散人笑道,“也对,那晚你走火入魔,自然是记不得了。不过没关系,我不二散人记得就行!”

    秦书淮略一沉吟,在心中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对“散人”两字颇有感觉,感觉好像在哪听过。

    说道,“那晚在下走火入魔神志不清,却仍然帮了前辈,看来我们还真是有缘哪!既然如此,我们进村喝几杯如何?”

    不二散人笑得更欢了,“求之不得,求之不得啊!”

    两人在村民的簇拥下进了村。当晚村里就杀猪宰羊,犒劳两位大英雄、大恩人。

    不二散人生性不羁,毫不客气地大吃大喝了起来。但凡村民来敬酒,也是来者不拒、童叟无欺,劣势的自酿米酒喝了一碗又一碗。

    大伙儿欢声畅饮,好不热闹。

    在酒精的作用下,秦书淮和不二散人更加熟络了,仿似相识多年的老友一般。

    酒过三巡,微醺的不二散人把秦书淮拉到最角落的一个桌子上,迫不及待地说道,“书淮老弟,那晚你帮过我一次,今天老哥又帮你一回,咱俩这就算相好的了,是也不是?”

    “额,相好的?”秦书淮使劲咽了一下才没把酒喷出来,又道,“没错,咱这就好上了!来,干了!”

    两人干了碗中酒,不二散人又道,“那从今往后,你也别叫我前辈了,听着别扭。干脆你叫我声老哥,我叫你声老弟,如何?”

    秦书淮说道,“只要前辈……哦不,只要老哥不介意,小弟自然遵命”

    不二散人拍了拍秦书淮的肩,笑道,“书淮老弟,既然咱俩是相好的兄弟,那我问你句话,你要是不想回答便不答,要是回答便要与老哥实话,可否?”

    秦书淮一口答应,“老哥但问无妨。”

    不二散人嘿嘿一笑,当即问道,“老弟的修为,可到玄通境了?”

    秦书淮微微一愣,说实话他并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真实修为。不过要想结交不二散人这种高手,如果没点震撼他的东西,恐怕他也不会正眼瞧自己。

    于是立即点了点头。

    不二散人越的兴致盎然了,又问,“十六岁便是玄通境,老弟当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可否请教兄弟师门啊?”

    秦书淮故作深沉,许久都不一言。

    他越是这样,不二散人越急,急的直摸自己的光头。

    “怎么,老弟不方便说吗?看来老弟还是没拿我当相好的!哎,不问也罢,不问也罢!”

    嘴上虽这么说,眼角却不断地瞥秦书淮,像个老小孩一样。此刻好奇心就像无数只蚂蚁一样爬上来,挠的他心直痒痒。

    他这人性格极为执拗,自从那晚见了秦书淮的身后后,就一直想问个明白,非解开心中疑惑不可。所以这几才放着正事不做,到处寻找秦书淮。如今人找到了,对方却不肯说,又怎能不急?

    秦书淮一本正经地说道,“不二老哥,我与你意气相投,你又救过我一命,照理说连个师门都不肯报,确实有些说不过去……”

    “就是就是!小老弟这般就拿哥哥我当外人了!哎,真是让人心寒哪!”不二散人拍着大腿说道。

    秦书淮闷了一口酒,看上去像是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好!那我就告诉老哥,不过我派向来隐秘于江湖,所以老哥切莫与外人说,可否答应我?”

    不二散人更迫不及待了,当即拍着胸脯保证道,“知道江湖上的朋友为何叫我不二散人么?因为我松不二向来说一不二。我答应你,此事决不与外人说。”

    秦书淮压低了声音,凑到不二散人耳边语气神秘地说道,“小弟出自鬼谷!祖师爷正是鬼谷子!”

    不二散人一惊,然后又疑惑道,“天底下真有这门派?”

    鬼谷子的大名不二散人自然是听说过,但他从未听说过江湖上还有鬼谷一派!不过细细一想,武林这么大,隐世不出的门派多了去了,有鬼谷一派也并非不可能。而且以秦书淮的身手来看,确是诡异,并非一般门派能调教出来的!

    秦书淮看着不二散人惊讶的表情,心里淡淡一笑,然后对不二散人说道,“不二老哥,小弟已是对你掏心掏肺了,现在不知可否请教老哥的出处呢?”

    不二散人颇为失望地看了秦书淮一眼,说道,“老弟当真没听过我不二散人?”

    魔教不二散人的名号不说江湖尽知,至少也是赫赫有名。但秦书淮来到这个世界不过一个月,所以不知道很正常。

    秦书淮说道,“在下自幼隐居深山,直到近日才奉师命出山,所以见识浅薄,还望老哥勿怪。”

    不二散人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同时不禁又对秦书淮的话多信了几分。这才对嘛,久混江湖的谁不知道自己大名?

    于是说道,“小老弟听好了,老哥我就是日月教五散人之一,不二散人!”

    秦书淮惊得手腕一抖,酒碗中的酒登时撒了出来。

    日月教五散人?这么说来,魔教现在的架构和当年的还是一样?那是不是也有五行旗、四王?

    定了定思绪,说道,“原来老哥出自大名鼎鼎的日月教,小弟孤陋寡闻,让哥哥见笑了。”

    心中又飞快地打起了算盘。

    魔教近年来再次出山,意欲推翻朝廷,再立新朝,可谓朝廷心腹大患。自己要成为东厂督公,平定天下,魔教始终是块绊脚石。

    不过,现在和魔教为敌,还早得很。

    他魔教不是要与朝廷为敌么?那么东厂、曹化淳、王承恩,这些属于朝廷的势力,就全部都是他们的敌人!

    而他们,也是自己的敌人!

    只要有共同的敌人,那一切就都有可能了。

    呵呵,这盘大棋,可是越下越热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