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十六章 羊牯的獠牙(三)
    秦书淮冷笑一声,“认输就好了?你以为我在跟你闹着玩吗?”

    “常二哥”道,“认降不杀,江湖规矩。8 1中 文Δ网兄弟,我已经认降了。”

    这时,“王老弟”也拿过来说道,“对对,我们认降,我们认降。”

    秦书淮森然笑道,“呵呵,现在跟我讲江湖规矩了?刚才你怎么说的?你们是马贼不讲那套,我应该没听错吧?”

    “常二哥”看到秦书淮杀意森然的眼神,心中巨颤,这人刚刚还一副良人模样,瞬间竟变得如同杀神一般。他究竟杀了多少人,才能有这样的戾气?

    身体抖如筛糠,继续哀求道,“兄弟,别杀我。给我们黑马寨一个面子,我们大当家如今已经是筑基境二等的高手了,你要是杀了我,他一定会找你报仇的!”

    秦书淮不禁蔑笑道,“要想他帮你们报仇,怕是不太可能了。记住,我叫秦书淮,下辈子你们自己来报仇吧!”

    说罢,一刀划开了“常二哥”的喉咙,又手腕一转,再一刀结果了“王老弟”。

    两具尸体嗤嗤地冒着血,看得陈家姐弟和戚氏都呆住了。

    戚氏很快反应过来,说道,“赶紧把尸体收一下,然后大家集体躲到地窖里去,那些马贼怕是很快又要过来!”

    秦书淮道,“不必了!你们先躲地窖去,我去村长家。这次这帮马贼怕是要痛下杀手,我去会会他们。”

    陈晴儿说道,“秦、秦公子,你的伤还没好,马贼人多……”

    秦书淮冷笑道,“一帮小小的马贼,人再多也不过是一群废物!但你们要是逆来顺受惯了,就真的成羊牯了。只有露出獠牙咬他们几口,他们才知道疼,才知道你们也是人!”

    陈家三兄弟从惊悸中反应了过来,听完秦书淮的话,个个少年热血,意气沸腾,纷纷要跟着秦书淮去打马贼。

    陈敬跑进屋子,从床铺底下拿来两把剑,其中一把给了秦书淮,说道,“秦大哥,我随你一起去杀马贼!我陈家的男人,个个都是好汉子,才不是什么羊牯!”

    然后回头冲陈晴儿说道,“姐,你带弟弟和奶奶去地窖躲好,我们去去就来!”

    陈晴儿一听,急的拦在了院门口,说道,“不行,谁都不许去!马贼头子武功高强,而且那些马贼有几十人,你们怎么打得过?”

    就在这时,却听戚氏说道,“晴儿,你让开!敬儿说的对,我陈家的男人,都是好汉子!去,让敬儿去!男儿当保家卫国,家都保不了,算什么汉子!”

    陈晴儿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戚氏,“奶奶……”

    戚氏用拐杖敲了敲地面,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让开!”

    陈晴儿只好让开,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弟弟和秦书淮出了去。剩下的两个小家伙见状也要跟着去,不过都被陈晴儿拦住了。

    秦书淮和陈敬来到了村长家里,只见全村三四十号人基本都在院子里了。

    院子里,有十来个身材健硕的马贼,拿着马刀耀武扬威着。而院子外头,还有二十多名马贼。

    见秦书淮和陈敬都拿了剑进来,院里好几个马贼顿时都放声大笑起来。

    “他奶奶的,还敢带着家伙来?”

    “哈哈,弟兄们看见没,这俩小子要跟咱动手呢。”

    “哦哟,这村里的羊牯还咬人呢,哈哈!”

    “弟兄们都别动,这两个羊牯归我啦!老子的刀可有好几天没见血啦!”

    满头白的村长见状,赶忙上来跟众马贼说道,“各位好汉,这两位孩子年幼不懂事,你们切勿见怪,切勿见怪啊。”

    说完赶紧去夺秦书淮和陈敬手上的剑,让他们把剑扔地上,告诉他们切莫惹怒了那帮人,会出人命的。

    正在这时,忽然外边传来一声大吼。

    “大当家的到!”

    话音刚落,一匹健马嘶吼着停到了篱笆墙外,马上一名大汉双腿一踩马镫,高高跃起,身子划过一条完美的抛物线,待他落地之时,已经稳稳地站在院子里了。

    众马贼都纷纷大声叫好,而院子里的村民们脸上的恐惧更浓重了。

    来者正是黑马寨大当家王豹。

    王豹最近心情很不好。因为在自己的地盘,来了一个叫天运帮的帮派,这个帮派前几日连杀了自己手下好几名得力干将,还放话要自己在五日内滚出这一带。从前几次的打斗来看,对方的实力确实比黑马寨高不少,无奈之下自己只好认输,准备带着弟兄们离开这里。

    不过走归走,临走之前总得捞够本吧?这样才能在新的地盘迅站稳脚跟不是?

    所以这次要把地盘上的所有村镇全都过一遍,每个村镇至少要上交往年的三倍孝敬钱,要是拿不出来的就抢,谁敢反抗就杀!反正以后这些地盘都不归老子了,就是杀光这些羊牯也不心疼!

    王豹看了众村民一眼,然后对身边的一个马贼威严无比地说道,“钱粮都收齐了吗?”

    那马贼说道,“回大当家的,只收齐了一半!这帮羊牯说,就这些了。”

    王豹脸色一阴,冲村长摇了摇手。

    村长见状,只好颤颤巍巍地走了过去,说道,“王当家的,咱们村里真的只有这些了,每家也多少都得留些口粮不是?要不然今年冬天怕是都熬不过啊!”

    王豹冷冷一笑,一把抓过王敬诚的衣领,说道,“老东西,拿不出来东西,我让你们今天就熬不过!给你半个时辰时间,给我把钱粮凑齐了!”

    村民们都面面相觑。要真想凑齐这笔钱粮,估计每家每户都得掏空了,别说过冬,就是明天的吃食都成了问题!

    这可是要饿死人的!

    然而所有人却都敢怒不敢言。这些山贼的手段他们早见识过了,杀人对他们来说不过是家常便饭而已。

    “还不快去!非要老子杀几个才会动是吗?”王豹身边的一个山贼吼道。

    却在此时,传来一阵大笑。

    “马贼做到你们这种程度,也真是丢这行当的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