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十五章 羊牯的獠牙(二)
    见其中一个马贼举起了锃亮的屠刀,陈晴儿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忽然猛地跑了过去挡在了秦书淮身前,飞快地说道,“两位大哥,你们别杀他!他身上有银子,有一千多两银子,只要你别杀我们,全都可以给你们。81中”

    两个马贼都是一惊,一千多两银子可是大数目,恐怕这黄陂村整个村子卖了都不值这个价,这小子身上竟然有这么多银子?

    “常二哥”眼珠子转了转,说道,“他娘的,一千多两?你拿出来老子先看看。”

    秦书淮嗤笑一声,道,“有什么好看的,拿去了你们也没命花。”

    两个马贼登时大怒,提刀便要砍来。

    陈晴儿惊得面如纸色,心道这个家伙真是抠到了不要命的地步,都这个时候了还舍不得那点钱!

    赶紧拦住那两个马贼,语无伦次地说道,“两位大哥,别、别生气,钱马上给你们。”

    说着狠狠地踢了秦书淮一脚,急道,“钱呢?赶紧拿出来啊!要不我们都要死在这里了。”

    秦书淮无奈地摇了摇头,把银票拿出来给陈晴儿,同时说道,“你看给他们钱,他们能不能让我们活。”

    陈晴儿拿了银票,哆哆嗦嗦地递给“常二哥”。“常二哥”接过银票仔细看了看,顿时眼都直了。

    昌宝号的银票两张,一张一百两,一张一千两,是真的!

    这下财了!

    两人掩饰不住的惊喜,当场都哈哈大笑起来。

    陈晴儿见状,又恳求道,“两位大哥,这下可以放了我们了吗?”

    “常二哥”将银票收入怀中,然后阴险地一笑,道,“银票是真的不假,不过这笔银子要是让大当家的知道,我们可都得上交啦!所以……”

    一边说,一边笑呵呵地提起明晃晃的马刀。

    “我们不会说的,一定不会说的。”陈晴儿慌乱地说道。

    另一个马贼拦住了“常二哥”,给了他一个眼神,示意他稍安勿躁,然后冲陈晴儿淫笑道,“好,老子相信你。不过既然收了银子,那咱哥俩答应你的事就得做到不是?说好了让你当新娘,就一定得让你当新娘,咱说什么也不会出尔反尔的,哈哈哈。”

    “常二哥”也是得意地大笑,心想还是这小王八蛋能骗人。私下抢来银子不上交,被大当家知道了那可是要剁了双手的,不把这里的人杀光自己哥俩怎么能安心?不过也好,先骗骗这小娘们,玩完之后再杀也不迟嘛!

    于是说道,“王老弟你还真是心地善良啊。不过小娘子你一会可得好好伺候,爷要是不满意,这里可是一个都活不了哦,哈哈哈。”

    说着就要上去动手动脚。

    陈家三兄弟再次冲了上来,紧紧地挡在陈晴儿跟前。

    陈晴儿浑身微颤,大脑一片空白,嘴里喃喃道,“你们……你们怎么能这样呢。江湖有道,你们不能这样……”

    “江湖有道?哈哈,什么狗屁江湖,老子是马贼,管你那套?”

    戚氏走到陈晴儿跟前,拐杖狠狠地戳了戳地面,颇有威仪地说道,“士可杀不可辱!我陈家就没有贪生怕死之辈!若是家主尚在,岂容你们几个小贼欺凌?晴儿、敬儿、书儿、礼儿,都莫怕,今天咱们死了便死了,与你们爹娘、爷爷团聚去,倒也是一桩美事。”

    “常二哥”的耐性耗尽了,眼中凶光毕露,狠狠的说道,“他娘的,啰里啰嗦没完!老子先砍了你个老东西!”

    “等一下!”

    两人都是一愣,见又是刚刚那小子,不由怒从心中起,手中的马刀调转头,指向了对方。

    秦书淮缓缓地走到几人面前,轻蔑地看了那两个马贼一眼,然后对陈晴儿说道,“看到了吧大小姐,你就是再给他们一万两,他们都不会放过你的。畜生就是畜生,怎么会讲理呢?”

    陈晴儿双眸一湿,怔怔地看着秦书淮。

    他说的没错,自己怎么能跟这种畜生讲道理呢?

    “常二哥”面露狰狞地说道,“妈的,王老弟,这羊牯你到底要不要杀?不杀老子要砍了!”

    那个被称作“王老弟”的赶紧提刀过来,阴笑道,“我这就结果了他!”

    说罢一刀砍了过来!

    陈晴儿双眸紧闭,心中凄凉道,自己本想救人,不想却害了一个无辜的人!

    秦书淮淡淡一笑,不闪也不避,轻轻伸出右手抓住了对方的手腕,然后猛地旋转了一下,只听“咔擦”一声脆响,“王老弟”的右手臂登时骨折,无力地耷拉了下来。

    “王老弟”当即扶着手臂杀猪似的哀嚎起来,疼得嘴唇白。

    陈晴儿现惨叫声好像不是秦书淮的,便鼓起勇气睁开眼一看,顿时吃惊地张大了嘴。

    他打败了一个马贼?!

    “常二哥”一见登时大惊,不过他久经战场,很快反应了过来,抬起一刀就像秦书淮脑门砍去。这一刀凌厉异常,他脸上露出一丝狞笑。

    自己已经是筑基境八等的修为了,这少年不过十六七岁而已,怕是离筑基还远着呢,这一下怎么样也能把对方劈成两半了!

    秦书淮依旧不躲不闪,迎着马刀锋利的刀口,风淡云轻地伸出右手,只听“啪嗒”一声,马刀在空中停住了。

    “常二哥”一看,惊得眼珠爆突,对方竟然徒手将自己的马刀接住了!

    强烈的惊骇过后,他立即运足气,想把马刀抽出来,却现自己无论怎么用力,马刀都纹丝不动!

    他的脸已经如同死人一般煞白了。

    秦书淮轻轻踢出一脚,“常二哥”便如同皮球一样飞了出去,躺倒在地后再也爬不起来了,手中的刀也归了秦书淮。

    提着马刀,秦书淮步步逼近“常二哥”。

    “王老弟”见状,偷偷绕到秦书淮身边,用还能用的左手举起马刀想来个偷袭,却只见眼前晃过一道白光,左手好像一凉,定睛一看登时吓得魂飞魄散,只见自己的左手整个手掌都已经被削掉了,鲜血嗤嗤地喷涌着!剧痛很快再次袭来,他登时在地上打滚哀嚎起来。

    “常二哥”无比惊恐地看着秦书淮,终于明白自己踢到铁板了!

    忽然从怀里掏出了那两张银票,对秦书淮说道,“兄弟,我败了,我认!这银子还你,从今天起我黑马寨再也不来黄陂村了!”

    今天起一天三更,至少持续一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