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十二章 一颗棋子
    御用监。8 1Δ Δ中文Δ网

    王承恩手捧着茶盏,深眉紧锁,若有所思地听着两个黑衣人的汇报。这两个黑衣人便是王承恩派去监视并保护秦书淮的,在漕帮偷袭三道口码头的那晚出现过。

    其中个子稍高的叫陈大,个子稍矮的叫李二,都是玄通境三等的高手。

    陈大将当晚的情况原原本本地向王承恩描述了一边,并请王承恩治自己的无能失职之罪。

    王承恩呷了口茶,并没有责怪他们,而是有些质疑地说道,“这么说来,这个秦书淮的修为已在你们之上了?”

    陈大摇摇头,说道,“若论真气修为,他倒不一定在我们之上。但是论轻功身法,他应该远我们。而且,属下怀疑他所修的内功功法大有来头,不但强横程度世间少有,而且成长之快更是令人瞠目结舌。主公,属下认为,此人的来历我们需详查才是。”

    李二也点头附和道,“主公,陈老大说的没错,我二人亲眼见到他杀了漕帮大风堂堂主、副堂主乃至漕帮分舵的副舵主,虽说每次他都是以多胜少,但就其十六岁的年龄来讲,已实属骇人听闻。若是任其展而不加限制,未来怕成大患。”

    王承恩沉吟了会儿,说道,“此人的来历我自然知道,你们无需多做揣测。”

    事实上,秦书淮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什么来历,王承恩早就通过当初招他入宫的太监调查地一清二楚了。秦书淮原先这具身体的主人姓林,是一个赌徒的儿子,后来欠了一屁股高利贷,没办法只好把儿子卖进了宫。知道这一切后,为防止秦书淮身份败露,王承恩果断地派人将那个赌徒以及他的全家老小、左邻右舍全都杀了,然后一把火烧了好几间屋子,伪造了一个火灾现场。之后又派人将当初招人的太监以及与此事有关的人一并清除,可以说,现在全世界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秦书淮的真实身份了。

    不过现在他又有些怀疑,秦书淮不是一个赌徒的儿子这么简单。

    一个赌徒的儿子,怎么可能有如此不可思议的修为?又怎么可能有如此学识,以致孙承宗甚至皇上都对他趋之若鹜?他的大明三患论,那会儿自己听了都暗暗叫好。

    而且他明明姓林,却跟自己说他叫秦书淮,这又是因为什么?难道他不知道自己查他底细易如反掌?

    也难为王承恩了,其实当初秦书淮入主这具身体后,原主人的记忆就在极消退。刚开始他还记得一些零碎的信息,但到了王承恩那就基本忘光了,所以只好说了自己在地球的名字。这个原因,任王承恩想破脑袋都想不出来。

    王承恩又沉吟了许久,说道,“那以你们的估计,他现在是什么修为了?”

    陈大想了想,说道,“至少玄通境了吧。要不就算他轻功再好,我们也不至于追不上。”

    王承恩脸上露出一丝惊讶之色,不过很快收了回去,依旧轻描淡写地说道,“短短一个月不到,他就从筑基境五六等的模样升到了玄通境了?莫非他是智远第二?”

    陈大说道,“确有可能。而且从他使用的功法看,好像也出自少林一脉。”

    李二补充道,“没错,我们看了他一套拳法,似乎是少林派的长拳。”

    王承恩的眼中疑惑更甚。少林派离京城好几千里,但据这小子的赌徒父亲交代,他从未离开过京城一带。莫非是有少林高僧云游到京城,收了他为徒?

    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不过有一点他是肯定了,那就是如果继续这样下去,自己终将有一天无法掌控秦书淮。

    不过,现在离这个日子应该还有点远。毕竟从筑基境升到玄通境容易,从玄通境升到小成境就没那么简单了。就是智远,当年在昆仑山从筑基境一下子升到玄通境六等以后,也是花了八年时间才从玄通境升到小成境的。

    只要没到小成境,他本事再大也逃不过自己的手掌。所以自己完全可以等到他完成任务之后再杀他。

    这时陈大又说道,“主公,此次出去我们还现了一个奇怪的事情。”

    王承恩刚刚舒缓的眉头又皱了起来,说道,“什么事情?”

    陈大说道,“上次漕帮偷袭江河帮的码头,秦书淮被两个玄通境好手围攻,我们前去帮忙的时候,却现另有两个黑衣人也窜了出来。他们的任务好像与我们一致,也是暗中跟踪秦书淮,并保护他。而且这两人修为与我们差不多,都隐藏地极好,以致我们彼此都没有觉对方的存在。”

    王承恩的思绪一下子又被搅乱了。

    怎么还有一拨人?

    这么说,他同时还在为另外一股势力服务?

    忽然心里一惊,如果秦书淮投靠了那股势力,会不会把自己交代他做的事情也告诉了那股势力?

    那股势力会是谁?孙承宗的?曹化淳的?还是王德化的?

    不对,还有皇上,那与皇上聊了三个时辰之多,皇上也是极有可能的!

    无论是哪一股,自己要对付李大梁的消息若是被他们知道,都是灭顶之灾!

    如此,秦书淮存在一天,便对自己多一份威胁!

    但是他是自己好不容易才打入江河帮的棋子,如今一切正按照自己的计划顺利展,甚至度远远过了自己的预计,相信过不了多久他就能见到李大梁了,难道自己要毁了这一局再来么?

    自己又要上哪找这么好的棋子?

    秦书淮……咱家是该留你还是不留你呢?

    连喝了好几口茶,过了半晌,王承恩才说道,“你们赶紧加派人手去找他,找到他以后立即带他来见咱家。记住,一定要在那股势力找到他之前把他带回来!否则你们也不用回来了!”

    然后又拿出一粒药丸给陈大,说道,“这颗解药你们拿着,若是他来不及到京城而半月腐尸散的药性作,就给他服下。咱家要他活着回来,明白吗?”

    陈大和李二齐声应道,“属下遵命!”

    两人离开后,王承恩又喊道,“无血。”

    一个戴着獠牙面具的男子从后堂出来,说道,“主公。”

    王承恩道,“你再带着一拨人去找秦书淮,咱家一定要找到他。”

    面具男子应道,“遵命”

    犹豫了下,又道,“主公,为何不直接杀了他?”

    王承恩冷冷道,“他是颗好棋子,但再好也不过是颗棋子,是生是死全在执棋者一念之间而已。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另一个下他这颗棋的人,然后再决定还留不留他在这棋盘之上!”

    面具男子当即拜道,“主公英明!”

    再次预告:下周一开始一天三更,求票求票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