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十一章 崇祯的愤怒
    很显然,这老妪并不是普通农妇这么简单。81中

    不过,这年头举国动荡,荣华富贵是最不牢靠的东西,家道中落的人家有的是,所以秦书淮倒也不是十分奇怪。

    村子叫黄陂村,总共七八户人家,民风极为淳朴。不一会儿,各家各户都派了代表过来,送土鸡蛋的送土鸡蛋,送山货的送山货,隔壁一家甚至送来一只鸡,嘱咐少女炖了给秦书淮补补身子。虽然少女一再强调与秦书淮素不相识,不过一个村长模样的老者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训道,客从远方来,当以礼待之,当不亦乐乎。虽然大伙儿都不太明白不亦乐乎是什么意思,不过以礼待之是知道的,所以说什么也不肯把东西拿回去。

    看着村民七嘴八舌的问候,听着窗外鸡犬相闻,闻着门外飘进来的泥土和青草的气息,秦书淮恍惚间有种进入世外桃源的感觉,心想这就是我华夏古风吧。

    待村民走后,秦书淮问了少女名字,才知道她叫陈晴儿,三个弟弟按照年龄大小依次叫陈敬、陈书、陈礼。

    陈晴儿安顿好秦书淮以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柴房洗澡、洗脸。待她洗完后,穿了件朴素的黄色长裙出来,脸上干净多了,凌乱的长也收拾得紧紧有条,看上去颇为清秀。尤其是她腿长个高,十五岁就有一米六八左右的身高,在秦书淮看来算是身材极好的一类,不过在这个时代却是比较另类了。

    秦书淮嘱咐陈晴儿自己在这里的事情一定要保密,然后给了陈晴儿一百两银子,作为自己在这里养伤的费用。这一幕被戚氏看到了,把陈晴儿骂了一通,又将银票还给了秦书淮,弄得秦书淮尴尬不已。

    为了加快伤势恢复,秦书淮花了5oo侠义点在商城里买了一颗大回春丹,据系统介绍这是玄通境武者可用的最高级别的治疗内伤的特效药。又花了3oo侠义点买了一颗中回元丹,这是加快真气重新产生用的。

    秦书淮在黄陂村悠然自得地养起了伤,可有些人就焦头烂额了。

    紫禁城,御书房。

    两名壮汉战战兢兢地跪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

    崇祯一脸怒容,拍着桌子吼道,“什么叫人没了?什么又叫追不上?你们两个都是玄通境三等的高手,是大内侍卫中的精英,你们与朕说追不上一个十六的少年?究竟是你们真的追不上,还是懈怠渎职?”

    一名壮汉说道,“皇上息怒。当天晚上,正好轮到微臣保护秦书淮。为避免被现,微臣按照惯例就在离江河帮总舵的百余米外潜伏,直至戌时二刻,忽然现秦书淮披头散如疯一般冲出院墙,微臣当即追了过去。却不想他不知怎的一夜间修为又大为长进,而且又用了一种极为精妙的轻功,身法快的吓人。微臣用尽全力追赶,却只能追出一两里地,之后他便不知所踪了……”

    崇祯听完更加大怒,道,“荒唐!简直荒唐!你上次还与朕禀报,说他约莫是筑基境一等的修为,现在又说一夜间大为长进。朕来问你,他一夜间能长进到比你还高的修为吗?朕虽不习武,却也没昏聩到任汝欺骗的程度!”

    壮汉顿时慌了,皇上这话的意思就是说自己欺君哪,这可是满门抄斩的罪过,当即重重地扣头道,“皇上明察,微臣所言句句属实啊!”

    说罢抬起头偷偷地用一种求救似的眼神,看了眼一直站在崇祯身后的大太监王德化。

    王德化怒其不争地瞪了眼壮汉,不过还是对崇祯说道,“皇上息怒,切莫气坏了身子。据老臣所知,一夜间功力大涨的事情,在江湖上确有生。远的不说,就说少林派的现任主持方丈智远,他年仅十五岁筑基,十六岁便进入玄通境。传说当年智远在昆仑山上忽有所悟,一夜间便从筑基境升入玄通境六等,震惊了世人。所以说,这等奇事倒也并非不可能。”

    崇祯看了王德化一眼,语气稍有缓和地说道,“智远大和尚是当今武林数一数二的顶尖人物,怎可与常人相提并论?有他那般的天赋和造化的,普天之下又有几人?”

    言语间依旧不太相信。

    王德化深谙崇祯的脾气,于是不慌不忙地说道,“皇上说的是。所以臣也奇怪,要说能达到智远那般奇迹的,除了需天赋、机缘外,还得有极为精妙的功法才行。少林派素有天下武功出少林之说,那智远获得神功自然不难。可秦书淮就算他天赋极高,又从哪弄来的绝世功法呢?即便他真是出自鬼谷,臣也从未听说鬼谷一派有什么了不得的功法。”

    崇祯沉吟了一下,刚刚王德化重新提了下“鬼谷”两字,让他遐想颇多。众所周知,传说鬼谷子有通天彻地的本事,教出的徒弟个个都是惊世之才,除了纵横之道鬼谋之法,他会不会也留下了一些神功秘籍呢?

    王德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虽然从头到尾他都是顺着崇祯的话说的,表示自己也不相信秦书淮能做到智远那般的奇迹,不过崇祯听完,却是另一番想法了。

    崇祯沉默了一会,对两名壮汉又道,“你们两个给朕听好了!朕再拨给你们十名大内高手,限你们三日内找到秦书淮。朕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若是找不到,你们提头来见吧!”

    两名壮汉哪敢说个不字,都不约而同地磕头谢恩。

    待两人出去后,崇祯又对王德化说道,“德化,要你调查秦书淮背景,进展的如何了?”

    王德化说道,“臣昨日收到密探回报,秦书淮在江河帮声称原本是投身于玉剑派门下的,却不知为何在皇上面前说自己是鬼谷一派的。臣以为,这两番话总有一番是假的。此人行事诡异,修为又神鬼莫测。皇上若是要用,怕需多防他几手才是。”

    崇祯一惊,道,“确有此事?”

    王德化点头道,“臣起初也是不信,不过后来又派了一个密探去打听,报回来的也是同样的消息。皇上是知道臣的,臣有一万个脑袋,也不敢欺骗皇上您哪!”

    崇祯眉头紧锁,心中抑郁难言。上次一见,他与秦书淮称兄道弟虽有作秀的成分,却也真的有惺惺相惜、相见恨晚的感觉,如今现对方很可能在欺骗自己,不禁有些愤懑。

    不过静下心来细细一想,又觉得不能轻易给秦书淮下定论。

    毕竟鬼谷一派向来隐世不出,他去投江河帮不愿意报出自己的真实背景也在情理之中。况且以他的学识和对时政的判断,以及那一身绝妙的功夫,也绝对不是玉剑派这种小帮派能教出来的。

    虽然如此,他还是对王德化说道,“寻找秦书淮的事,现在由你全权安排。若是找到他,一定要他去柳是书院,朕要亲自问问他。”

    王德化欠了欠身子,淡淡地说道,“臣遵旨。”

    心中却是冷笑:秦书淮,现在江河帮在查你的底细,皇上也在查你的底细,这下看你怎么应付。皇上身边的人已经太多了,你以为凭你一个嘴上没毛的小子也能挤进来?

    注:明朝的太监一般都自称为臣,不说奴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