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五十九章 本小姐劫富济贫
    子夜,一轮圆月挂枝头。81中 文Δ网

    月下,一个身穿紫衣、蒙着面巾的身影飞快地奔跑着。

    似乎感到太热,亦或是呼吸有些困难,那人将面巾摘了下来。

    却是一个约莫十五六岁年纪的少女。

    少女跑得极快,一双笔直修长的腿健步如飞。汗水将凌乱的头粘到了她脏兮兮的脸上,她却顾不得擦一擦,只是没命地跑。

    她的身后,十几个汉子一面紧追不舍,一面不停地叫骂。

    “追上他,老子今天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娘的,这狗娘养的属狗的啊,跑这么快!”

    “就是啊,这都跑了六七里地了,娘的怎么不跑死他!”

    “他娘的,他没跑死老子先跑死了!”

    紫衣少女跑进了树林,脸上现出一抹得意的神色。

    “哼,笨死了个猪的,跟本小姐比奔跑!”

    兴高采烈地从怀里掏出一个黄色的钱袋子,从袋子里掏出几张卷在一起的银票,一边走一边数,嘴里还自言自语。

    “五十、一百、一百五,这下达了!这黄老财果然有钱!一个傻儿子都给这么多零花钱!”

    正得意洋洋的时候,忽然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噗通一声摔倒在地。

    “哎哟,什么啊?”

    少女低头一看,登时吓得毛直竖。

    “死……死人!”。

    月光下,这具“尸体”面色惨白,嘴唇紫,端的是万分恐怖。

    少女“哇”的一声叫了出来,正要起身逃跑,忽然现那个“死人”猛地伸手抓住了自己的手腕!

    少女魂飞魄散,差点昏厥过去。

    闭着眼强自定了定神,战战兢兢地伸出手指探了探那人的鼻息,却现哪有什么呼吸!

    忽然想起奶奶说的鬼故事,莫非这就是诈……诈尸?!

    可是为什么他的手有点温热?

    是了,一定是他刚刚才死的!

    远处火把绰绰,又传来了那帮人的叫骂声。

    少女更加慌得六神无主了,要是被那帮人抓到就惨了!

    狠狠地咽了一口口水,待稍稍镇定了一些后,终于鼓起勇气使劲地掰那“死尸”的手指,却现越掰他就抓的越紧!

    少女额头冷汗直冒,心脏别别狂跳,一脸的欲哭无泪。

    笨死了个猪的,本小姐劫富济贫,到底犯了什么错,这种邪门事也能碰上?完了完了!

    见那帮人越来越近,少女咬了咬嘴唇,猛地起来,用尽全身力气,想把那具“尸体”拖到一旁的草丛里躲起来。不过看到拖过的地方有一条明显的拖痕,又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咬着牙背起了尸体,飞快地躲进草丛中,然后又细心地将进来时踩倒的杂草扶正。

    十几个大汉很快赶到,不过没有停留,而是拼命地往前追去。

    少女仍躲在里头不敢出来。果然,没过多久那些大汉又骂骂咧咧地回来了,只以为少女跑得太快没追上。树林那么大,黑灯瞎火的找一个人,根本不现实,于是纷纷回府,做好了挨骂的准备。

    看着那些壮汉走远,少女才长舒了一口气。

    不过眼前的麻烦还没解决呢,自己总不能背着一具尸体回家吧?

    少女撩了撩袖子,露出一段洁白手臂,使出吃奶的力气又掰起了手指。

    吭哧吭哧掰了好一会儿,小脸涨得通红,却还是掰不开。

    少女眼眶一红,眼泪直打转。

    笨死了个猪的,我怎么这么倒霉啊!这人到底是死是活啊?死人哪来的这么大力气!

    万般无奈之下,借着月光,她看见旁边有一块锋利的石头。

    像找到救星一样,她捡起石头。

    手却不住地抖。

    对着死尸说道,“这位死……死人大哥,不是我存心要切你手指的啊。我真的是没办法了,你看我家里还有一个奶奶、三个弟弟要养,真不能陪你死在这儿。”

    说完,把石头锋利的一面抵住“尸体”的手指。

    深呼吸了几口,想鼓起勇气割下去,却现自己的手抖得越来越厉害了。

    狠狠地打了一下自己的手,道,“笨死了个猪的,他都已经死了。”

    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猛地抓起“尸体”的手,正要一鼓作气割下去的时候,却猛然现一个问题。

    “尸体”的手还是温热的!并且一直都是温热的!

    如果一开始他的手温热还可以用刚死来解释,但是自己在这里已经跟他折腾了一个多时辰了,怎么还是热的?

    少女又吓了一跳,自言自语道,“他……没死?”

    对了,奶奶说过,可以听心跳。如果心还在跳,就代表他没死。

    于是大着胆子,趴在“死尸”胸口听了一会儿,却现根本没有心跳。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少女越想越觉得毛骨悚然,正要将耳朵从“尸体”胸口移开时,忽然猛地听到了一个心跳声。

    是自己幻听了么?

    少女咽了咽口水,又趴回去静静地听。又过了好一会儿,果然又传来一个清晰的心跳。

    两次心跳的时间间隔比平常人足足慢了十几倍,难怪自己之前听不出来。

    少女长舒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和活人呆在一起总比和死人呆在一起要好。

    可是这家伙到底在做什么?睡觉吗?不像,心跳那么微弱,应该是受伤昏迷过去了吧?

    但是既然是昏迷,又哪来那么大力气抓着自己不放?

    少女这下不敢割手指了,对方还活着,自己这么一割他没准疼醒了,看到手指头没了还不得找自己赔?再说万一他是受重伤昏迷的话,那弄不好自己一割就要了他的命了!

    那要不把他背回家吧?

    笨死了个猪的,家离这远着呢,本小姐可背不动他!

    少女无奈,只好干坐在地上,心想等他醒了总可以放了自己吧。

    又累又困,竟迷迷糊糊睡着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动了动手腕,惊喜地现那人终于已经放开自己了。

    舒展了下胳膊,明媚一笑,然后细细地打量了一番这具跟自己较了一夜劲的“尸体”。

    他的年纪好像和自己差不多,现在脸色也没那么苍白了,有了一丝血色。长的嘛也算不上英俊,不过鼻子和嘴巴挺好看,身材也蛮匀称的。

    但是他怎么还没醒呢?

    不管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要不他再抓住自己不放就惨了。

    刚一起身,忽然想起了什么,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笑。

    蹲下身去,细细地在那人身上摸索了起来。果然,没过多久,就从他怀里摸出两张银票,一张一百两的,一张竟是一千两的!

    激动地手抖,冲那人说道,“这位大哥,看你随身带那么多银票,一定是有钱人家的公子,肯定也不在意这点钱对吧?”

    想了想,又把一百两塞了回去,道,“这一百两给你留着,万一你醒了也好做回去的盘缠。嗯……哎,算啦!我也不白收你钱,一会我会叫个郎中过来给你看看。我救了你一命,怎么说也值这一千两吧!就这样,你等着啊!”

    自言自语了一番,然后转身就走。

    忽然脚下“啪嗒”一声,她低头一看,差点要哭出来。

    那双铁钳子一样的手,又抓住了自己的脚!

    “我怎么确定你会不会回来?”秦书淮幽幽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