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五十七章 不二散人
    秦书淮长剑一震,出一阵嗡地蜂鸣。81中 体内毫无去处的真气,似乎终于看到了一处可以倾泻的出口,以排山倒海之势汹涌着、咆哮着!

    青城派的人立即分成了两拨,一拨以剑眉男子为继续进攻不二散人,而另一拨则由两个好手带着三四人围攻秦书淮。

    秦书淮纵声长笑,笑声如魔音激荡。已跃至第二层的易筋经真气催动七十二路夺命追魂剑,如同白银瀑布一般宣泄起来,一道道寒光如同催命符一般,朝着众人的脖子、胸口等处奔去,所用所无不是杀人的招式。

    惨叫声此起彼伏,鲜血如同鲜花一般在黑夜里绽放,浓重的腥味是一种独特的香气,激出他更强的杀意。长剑点、划、劈之间,都有一股淡淡的寒气散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剑气!

    剑可杀人,剑气亦可杀人!修为强到一定程度的剑客,根本不需要用剑,一草一木皆可成剑。剑气所致,既是剑之所致。

    不二散人此时对付眼前的五六人已是毫无压力,甚至连武器都用不上了。此时他倒并不怎么关心眼前的几人,一大半的精力都放在了观察秦书淮上。当他看到那股淡淡的剑气时,惊愕地如同撞鬼一般。

    平心而论,这股剑气并不强,只能伤人皮肤。但问题是,十六七岁的娃子如何能催出剑气?即便是自己,若是用剑能催出的剑气也比他强不了多少,难不成这小子的修为已经接近自己了?天底下真有这等人才?这、这怎么可能?!

    青城派众人也是无不骇然,每个人脸上都是惊恐地无以复加,有些人甚至持剑的手都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他不是人,他是鬼!一个嗜血如命的煞鬼!

    一道道寒光飞过,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带着无比惊恐的表情倒下,眨眼间围着秦书淮的五六人全部中剑,无一生还。

    鲜血、残肢断骸、翻滚的头颅,每一样都能让他减缓痛苦,让他振奋咆哮!

    “叮咚,由于宿主在实战中提升了隐藏值,追魂夺命剑已提升至四等。”

    秦书淮寒冰似的眼神又扫向了围攻不二散人的那几个。

    剑眉男子大感不妙,又惊又悸道,“这位兄台,我青城派与你无冤无仇,为何……”

    却没等他说完,秦书淮身形暴闪,一套破防十三式如同惊风暴雨一般施展开来,凌厉的剑光如密网一般压了过去,在月光下显得更为阴寒。

    这里的所有人,都必须死!

    因为他们都该死!

    只有他们死了,自己才能痛快!

    场上的局势很快呈一边倒之势。这几人本就不是不二散人的对手,又加上如疯魔一般的秦书淮,又如何低档的住?

    秦书淮大开杀戒,易筋经、踏雪无痕、夺命追魂剑全部激到了极致,在月下残影疾风,快剑狂舞,如暴雨梨花一般无休无止,无穷无尽。

    也不知过了多久,周围忽然安静了下来。

    呼……喝……

    只能听到自己的喘气之声。

    不二散人怔怔地看着秦书淮,短短片刻之间,他已经将这十余名青城派弟子全部格杀了!

    “额啊!”秦书淮再次咆哮,浑身多余的真气喷薄而出,带起一股强烈的气旋,凌乱的长迎风狂舞!

    不二散人眼角猛地一抽,对秦书淮喊道,“小兄弟,你走火入魔了!”

    却不想话音刚落,对方竟一剑向自己的脖子刺来。

    不二散人当即暴闪至一旁,又喊道,“小娃儿,赶紧收敛杀性,闭住门户,否则你会精力衰竭而亡!”

    秦书淮充耳不闻,又是连数剑,朝不二散人猛攻而去。

    不二散人被连连逼退,面对对方如潮水般的攻势竟束手无策,无奈之下只好从腰间掏出武器,乃是一对比巴掌稍大的铜钹。这对铜钹泛着古朴的铜色,敲击之下音色纯绵,配合强劲的内力,声音由耳入心,可震心魄,正是他赖以成名的魔音钹!

    用出魔音钹,不二散人的战力便进入了另一个等级。

    双钹飞舞,掀起一阵铜色风暴,轻描淡写地格开了秦书淮几剑,不二散人当即纵身跃出几丈之外,大呼一声,“来也来也!”

    然后猛地敲了一下铜钹,一股巨大的震颤的声响伴随着其强大的内力散开来,引得空气微微一震。

    秦书淮只觉一道强音入耳,心神猛地一震。

    环顾四周,残肢断臂一片狼藉,横七竖八躺着十几具尸体,无一完整,恍如置身人间炼狱!

    这些人,都是自己杀的么?

    那个光头胖子又是谁?为何面目如此可憎?

    一股杀意又从心中怒气,浑身真气再次翻滚。

    秦书淮一惊,不可再杀了!需去个没人的地方才是!

    用短暂而仅存的理智控制住身体,秦书淮抛了长剑,当即纵身跃起,如一道残影消失在夜空之中。

    不二散人心道,此等小怪物可不是天天能碰上的,得再去瞧一番热闹才是,于是当即跃起追了上去。

    “小兄弟,等等我!”

    却赫然现,对方早已不知去向!

    心中又是一阵惊骇,虽说自己胖了点腿短了点,但怎么说也是玄通境一等的修为,追不上同修为的对手,但追追一个十六岁的毛头小子也不成吗?

    这小子,究竟练了什么了不得的功法才走火入魔的?

    心有不甘地敲了下魔音钹,又心道如此诡异的小子,改日需得再见一次才是。

    当然,前提是他能活下来。

    秦书淮在林中极穿梭。刚刚的泄让他只舒服了一小会,现在体内的真气又开始掀起阵阵惊涛骇浪,胸口一阵阵闷,似乎有一股汹涌的力量在往上涌。

    “噗!”

    喉咙一咸,他猛地喷出一口鲜血。

    身体似乎在渐渐的失重,已经分不清前后左右了,感觉自己如同一只断了线的风筝,随风飘荡。

    仿佛回到了那个熟悉的时空,好多人围在自己身边,家人、朋友、同事,还有暗恋已久的她……

    这才是世界本该有的样子吧?

    血雨腥风,刀光剑影,只是存在于书中的快意罢了。真要杀人,止不住地杀人,却是痛苦的事情……

    沉重地闭上了眼,从空中肆无忌惮地飘落,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终于可以睡一觉了,可以不用杀人了。

    但愿醒来之后,现这一切不过是场梦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