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五十二章 人设不能崩
    这有趣的一幕,让气氛变得不那么压抑了。81中

    齐晋笑道,“傻小子,有钱了就只想吃个香蕉啊?”

    秦书淮摇摇头,一本正经地说道,“那当然不是。有钱了我要买地、买宅子,再雇几十个人给我种地,伺候我!还要娶老婆,怎么也得娶上五六个,个个都要貌比西施的!”

    齐晋摇摇头,道,“你小子,就这点出息啊?”

    秦书淮做出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道,“那还要怎样?人活着不就为了这点事儿么?”

    齐晋喝了口茶,沉吟了会,说道,“既然如此,为何要离开江河帮啊?你要的那些东西,帮里迟早能给你。不就是宅子美女嘛!”

    秦书淮脸上是一派无拘无束,手心却有些出汗,这话要是回答不好,自己生死难料。

    扭捏了一下,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齐晋又道,“怎么一下子又跟大姑娘似的了?有话就直说吧。”

    秦书淮道,“那我真说啦?”

    齐晋点点头,“说。”

    秦书淮清了清嗓子,道,“因为在江河帮不痛快!我都听说了,本来帮里已经决定要推举我做白虎堂的香主,后来就因为背后有人说我坏话,硬是让我当不成了!”

    他将自己当不上香主的原因归结为有人说坏话,一派小孩脾气,再次表现自己的“幼稚”。

    齐晋又怎会不知邱大力不推举秦书淮的真正原因?只是他自然不会说破。

    略一沉吟,接着淡淡一笑,“哦?谁说你坏话啦?”

    秦书淮道,“谁知道?那人自然不会当我面说了。反正那天我就在会场,朱雀堂的老道和玄武堂的老刘也都推举我,可我师父却不答应。您想想,那是我师父!要是没小人在背后挑唆,他可能不答应么?”

    一派义愤填膺的表情。

    齐晋摇头笑道,“就为了这点事就不痛快,就要走啊?你小子,难怪你师父老想打你,我都想打你了。”

    秦书淮一脸认真地说道,“人活着不就是为了个痛快吗?就拿我师父打我来说吧,我知道他是为我好,而且我还知道当初我一怒之下杀了段玉成,是他上下奔走才保了我的小命,所以就算他打我那也是痛快的!要是能帮他杀敌,帮他排忧解难,那就更痛快了!帮主你是不知道,当初我和我师父联手杀那个叫什么、什么沙震天的漕帮副舵主,那打得叫一个痛快!”

    齐晋饶有兴致地说道,“哦?怎么个痛快法啊?”

    秦书淮便将当时的情形添油加醋地吹嘘了一番,说的唾沫横飞,一脸兴奋。

    仿佛在他看来,为有恩于自己,对自己好的人卖命,就是莫大的痛快!就差没说给邱大力当条狗也痛快了!

    若是齐晋真的相信他是这么想的,那所有问题都迎刃而解了。一个心无城府的十六岁小子,只要对他施点恩惠就会死心塌地为你卖命,而且又是天赋奇高前途不可限量的少年,谁不要这样的手下?

    这无疑比直接表决心要高明地多。

    齐晋安静地在一旁聆听,双眼灼灼,始终盯着秦书淮,仔细地观察他的每一个表情。

    说完大战沙震天,秦书淮又迫不及待地要说大战运棋风时的情景,仿佛忘记自己来这里是做什么的了,端的是一个爱出风头的少年轻狂的做派。

    齐晋笑着摆摆手道,“我知道你这次立了大功,就不要再吹啦!”

    秦书淮这才罢休,然后委屈地说道,“帮主您也说了,我立了大功,可帮里还是有人说我坏话,所以我咽不下这口气!大丈夫上哪不能寻得几尺天地,您说是吧?反正我可不想在这里受气。”

    齐晋脸色渐沉,威严地说道,“胡闹!大丈夫能屈能伸,如何一点小气就受不住了?你当江河帮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秦书淮正拿着另一个香蕉,一听齐晋怒便立即将香蕉放下了,一副不甘心但又不敢顶撞的样子。

    齐晋见状脸色缓和了一些,说道,“就你这副样子,能带好一个堂口吗?”

    秦书淮立即说道,“怎么不能带好了?我带的甲字番不是好好的。”话刚一出口,他又语气低落地说道,“可惜弟兄们全死了!他妈的漕帮,迟早有一天我要找他们算账。”

    说得眼圈微红。这个倒不是他装的,毕竟那么多弟兄在一起也混了好些天,他对这些人早有了感情。

    齐晋说道,“说得好!有仇必报,这才是大丈夫所为!但是你要报仇,就凭你一个人么?离了江河帮,你还怎么报仇?”

    秦书淮闷声不说话,眼睛呆呆地看着某处。

    到了这个时候,该表演的也表演完了,该说的也说了,自己的人设也已经架起来了,那就是一个幼稚单纯的傻小子,但是讲义气,愿意为对自己好的人卖命。

    这样的人是当权者最喜欢的。

    说白了,他就想让齐晋知道,自己是一条很好忽悠的狗!

    言多必失,说越多自己穿帮的概率越大。至于齐晋信不信,那已经非他能掌握的了,总之他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输赢就在此一搏。

    现在该轮到齐晋做决定了。

    齐晋也默不作声地看着秦书淮,眼中的神情极为复杂。

    “怎么,又不说话了?”

    “没什么好说的了,心里难过。”

    “难过什么?没给你做香主?”

    “不是,给弟兄们报不了仇,这才难过。”

    “行了,老实呆在帮里,这仇会有机会给你报的。”

    秦书淮继续不说话,像是耍起了小孩脾气。

    齐晋长叹一口气,说道,“起来吧!你想做香主,就给你做香主!”

    说完,目不移神地看着秦书淮。

    秦书淮一激灵,这就成了吗?一股狂喜的热血直涌上头。

    正要应答,忽然想起不对,要是此时展露兴奋之色,不正好证明自己是冲着香主的位子来的了么?自己辛苦架好的人设要崩了!

    现在自己的形象就是一个愣头青,并不是因为做不成香主才离开的,而是因为有人在背后说坏话!

    好险,差点被这老狐狸给绕进去了!

    于是又强行把喜悦压了下去。

    说道,“您要我做这个香主也可以,但是我有两个条件。”

    齐晋笑道,“不是你自己要做香主的吗?我让你做这个香主,怎么又跟我讲起条件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