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五十章 秦香主(六)
    打扫战场,回到总舵。8 Δ1 中文  网

    这一战江河帮的损失不可谓不大,青龙堂几乎打没了一半,白虎堂也损失了二三十人。不过,漕帮的损失更大。此役漕帮损失一百二十余人,其中有三名玄通境的好手阵亡,这对于兵力本来就捉襟见肘的漕帮来说绝对是一个沉重的打击。鉴于巨鲸帮与漕帮的摩擦日益加剧,漕帮应该暂时不会来进攻江河帮了。毕竟与武清及津门一带的大码头比起来,青乌镇一带的那二十几个码头就太无足轻重了。

    不出意外的话,漕帮应该马上会派人来赎回货物了。这笔货物价值过一万两,赎金按对半算,怎么也得五千两以上。邱大力早已话,只要赎金一到,青龙堂一百来号弟兄一人先分3o两。不过现在青龙堂总共也只剩下五十来个弟兄了,估摸着每人能分得的银子还得涨,怎么也不会少于5o两。

    在江湖混的,都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主儿,常年口袋里也没几个钱。5o两银子对他们来说,几乎是天文数字,想想都让他们睡不着觉。不少弟兄都已经打算好了,拿到钱第一件事就是给死去的弟兄买纸元宝,一定要通宝号的,他们家的锡箔纸烧出来灰都是金色的,一看就是真货,弟兄们在阴间指定能收到。青龙堂能有今天,那都是弟兄们拿命拼出来的。要搁几月前,谁能想到自己能混到这份上?这辈子能在这样的堂口混,能有这么一帮子兄弟,值了!

    一切停当,已经是凌晨时分,除了必要的岗哨,其余人都去睡了。不过江河帮护法以下、香主以上的中高管理层都被叫到了议事厅里,秦书淮也被叫过去了。

    连夜开会的目的有两个,一是给白虎堂香主成霸的死定性,二是立即给白虎堂选出新的香主。

    至于为什么要这么着急给白虎堂选新香主,这就要从江河帮的帮派性质说起了。

    江湖上的帮派分两种,一种是信奉“天地君亲师”的。比如明末清初的小刀会天地会的原型,讲的是拜天为父拜地为母。另一种就是不信这些的,比如漕帮,只相信实力为王。

    而江河帮作为朝廷一手打造的帮派,自然是属于前者的,因为朝廷在统治百姓的时候本身就在推行“天地君亲师”这套理念。

    是不是信奉这套理念很容易看出来,其中最明显的标志是前者的堂口老大叫香主,而后者的堂口老大叫堂主。

    香主是什么意思?就是替整个堂口上香的人,这香是供奉“天地君亲师”的,一刻也不能断。所以香主没了,必须立即补选,否则便是“断香火”,大凶之兆。

    另外,按照规矩,老香主战死之后,必须由新任香主来亲自主持葬礼,以显示香火的传承,表达生生不息的决心,所以因为这个新香主也必须立即选出来。

    江河帮,确切地说所有帮派,之所以高度重视这些充满仪式感的“规矩”,是因为它就是某种帮派文化的衍变,这种文化经过不断灌输,可以加强帮众的归属感,就如同某些邪交用一些常人难以理解的仪式和动作来给教众洗脑一样,是一种极为高明的心理暗示。

    既然规矩必须遵守,那么香主自然也得立即选了。从这点来看,系统给出的“三天”期限并非没有考量,应该事先已经研究过江河帮的相关制度了。

    成霸和齐骋的死并没有引起太多讨论。

    听完秦书淮的陈述后,众人都倾向于相信秦书淮。因为不但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人是他杀的,而且所有人都不信秦书淮能同时杀死两个玄通境的武者。而且作为江河帮连日来的大功臣,他奋勇杀敌也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这样的人谁会去怀疑?更何况他是帮主亲封的“掌土使者”,怀疑他不就等于怀疑帮主?

    所以众人一致得出结论,成香主就是遭遇了漕帮偷袭被杀的。

    接下去就是讨论白虎堂香主的人选。

    按照规矩,一堂香主战死后,先由其他三堂执法堂和护法堂不参与的香主各推举一个人选,如果大家人选统一,那么说明此人确实众望所归,就可以定下来,等待帮主任命即可。如果不统一,哪怕有一位香主的意见不一致,那么推举香主的权力就交到了执法堂的左右执法和护法堂的左右护法手里,由他们共同商讨出一位人选,最终交由帮主裁定。

    很明显,在三堂香主的推举中,如日中天的秦书淮是第一人选,朱雀堂香主老道就第一个推举了他。接着是玄武堂的香主刘大海也推举了他。

    只要邱大力也推举他,那么秦书淮就立即能坐上白虎堂香主之位。

    然而邱大力却直接宣布了弃权。

    秦书淮心中一凉,但并没有感到多意外。

    他知道邱大力弃权的原因,是因为自己是他的徒弟。

    想想看,作为徒弟,自己必须无条件服从邱大力,终身都是如此。所以自己一旦掌了白虎堂,在外界看来,就等于邱大力掌了白虎堂!

    一个人想掌握两个堂口,这不叫野心叫什么?即便你没有野心,你也事实上破坏了权力的平衡。这样的人,最容易招上头的忌惮,也最容易先死。

    邱大力是老江湖,自然不会干这种傻事。所以他选择用弃权的方式来避嫌。

    而这正是秦书淮最担心的地方!邱大力一旦弃权,推举香主的权力就交到了执法堂和护法堂手里,说白了就是等左护法魏宗怀的一个决定。魏宗怀这等精于权谋之人,自然不可能让一人掌控两堂这种事情生的!

    权力的平衡,向来就是上位者必修的课程,更何况魏宗怀本身就是朝廷的人,最擅长玩的就是这套!

    秦书淮知道自己没戏了。

    果然,魏怀宗毫不犹豫地推选了护法堂中三大掌令使之一的林友明去当白虎堂当香主。

    林友明今年四十三,玄通境四等的修为,当个香主自然绰绰有余。

    护法堂掌令使,从级别上看仅次于左右护法,高于白虎堂香主,但说到底掌令使不过是虚职,护法堂有左右护法在,哪轮的到他们说话?

    在白虎堂做香主就不一样了,这是一个实缺,手底下掌管着上百号人,每年还能从码头上拿大笔的分成,谁不愿意干?

    毫无意外地,没有任何人反对魏宗怀的提议,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只要明天魏宗怀将名单呈到帮主齐晋手里,齐晋再盖个印信,那么一切都成了定论。

    散会后从议事厅出来,迎着沁人的凉风,秦书淮深吸了一口气。

    “叮咚,提醒宿主,离对赌任务的完成期限,还剩一天。”

    秦书淮看着天上皎洁的明月,蓦地嘴角向上一抽。

    我......还有一个筹码呢!

    抱歉,今天有事,只能一更。但是明天会用三更来弥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