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四十七章 秦香主(三)
    秦书淮又是一惊,长剑一递荡开了刺向皮狗的一剑。81中

    “嗡”……

    两剑相交,两股强大的真气通过剑身剧烈地碰撞了一下,竟引得两把剑同时颤抖不止,蜂鸣之声绕耳不绝。

    秦书淮只觉手臂微微麻,不禁心中大骇,此人的修为应该比沙震天更高!

    而那名黑衣人眼中也是闪过一丝讶异,对方竟能格开自己全力刺出的一剑?这度、这力量,绝非筑基境修为的武者所能拥有!

    秦书淮救下了皮狗,却救不了另一名甲字番弟兄,看着他不甘地倒下,秦书淮怒从心中起。

    横剑挡在剩下的三人面前,冲两人怒喝道,“你们想做什么?”

    黑衣人冷笑,“不杀了他们,你怎么和帮里解释我们的存在?”

    秦书淮这才明白这两个黑衣人动手的原因。心想这一定是王承恩的人,这心狠手辣的个性和王承恩如出一辙!

    对两人怒道,“你放心,他们会帮我保守秘密的!”

    “哼,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让开!”

    秦书淮低吼道,“蠢货!我身边没人,孤家寡人一个,还能办事吗?”

    两个黑衣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似乎有些认可秦书淮的这个理由。

    不过很快,个子稍高的黑衣人忽然又起了进攻,持剑绕过秦书淮的脖子往赖三儿咽喉刺去,秦书淮当即举剑又是一挡,保住了赖三儿。而几乎同时,另一个个头稍矮的黑衣人也递出一剑,秦书淮格挡不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另一名青龙堂弟兄被杀。

    高个黑衣人指着赖三儿和皮狗道,“这两个可用,就给你留着吧!”

    矮个黑衣人则不屑道,“哼,拖泥带水,也不是个做大事的,真是枉费了一身的好功夫!”

    秦书淮反唇相讥,“你以为只有杀人才能成大事么?”

    两个黑衣人都是一阵干笑,似乎听到了一个极好笑的笑话。

    高个黑衣人道,“你慢慢会明白的......如果你能活得够长的话!好自为之吧!”

    说罢,两人蹭的窜出几十丈开外,迅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皮狗和赖三儿都是一副怔怔的表情,这些黑衣人的出现以及所作所为,已经完全出了他们的理解范围。

    赖三儿对着秦书淮喃喃道,“档头,他们……”

    秦书淮制止了他,道,“别问,否则你也会死。”

    赖三儿立即点头道,“赖三儿知道了。”

    没过多久,另外两个黑衣人也从堆场回来了,明晃晃的剑刃上都血迹斑斑。

    “堆场那边如何?我们还剩下多少兄弟?”秦书淮问。

    两个黑衣人都是一愣,其中一个道,“剩下?没有剩下,两帮人全死光了!”

    秦书淮一怔,“你们……也对江河帮的人下手了?”

    之前说话的那个又轻描淡写地说道,“本来也就只剩十来个了,不如杀了干净。要不你怎么解释我们的存在?”

    一派理所当然的语气,和之前的黑衣人几乎说的一模一样!

    秦书淮无语地摇了摇头,“你们……你们这群疯子!”

    那黑衣人冷笑道,“江河帮难道缺那十几个废物不成?奉劝你一句,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做大事绝不可拘泥于小节!记住,不要让我家主人失望!”

    说罢,两人也准备撤离。

    秦书淮叫住了他们。

    “等一下,我还有个人要杀!”

    ......

    三道口码头西南四五里外,野兔坡。

    白虎堂五十余人在野兔坡一带来回“冲杀”了好几遍,却连一个漕帮的人都没见到。

    齐骋凑到成霸耳边,悄声道,“香主,我看也差不多了,该回去做做样子了。”

    成霸嘴角划过一丝得意的笑,然后转头冲一众手下说道,“不好,弟兄们,我们中了漕帮的调虎离山之计了!漕帮的主力怕是就在码头上。弟兄们,都赶紧跟我回去救援友堂!”

    众人都累的气喘吁吁,一听又要回去,虽嘴上不敢说什么,心里却个个怨声载道,跑起来自然不快。成霸一反常态,既不打也不骂,就由着大伙这么慢吞吞地往码头赶。反正也不过做做样子,现在码头上青龙堂的人应该死光了,尤其是那个秦书淮,听说漕帮花几百两银子买他的人头,这次他们说什么也不会放过他的。只要他一死,就算青龙堂要去执法堂那打官司,自己也不过是指挥失当之罪,顶多杖责八十再罚点俸禄,比起让那小子活下去自己要面临的风险,这点惩罚又算得了什么?

    一行人不紧不慢地小跑着来到了距离三道口码头半里远的地方,忽然看到前方有一人踉踉跄跄地蹒跚而来。

    走近一看,成霸当即大吃一惊,此人不是秦书淮又是谁?

    漕帮竟然没能杀了他!这人当真深不可测!

    秦书淮此刻衣衫褴褛,浑身是血,连走路都是晃的,看上去受伤极重。

    成霸很快回过神来,做出一副焦急状,上前一把扶住了秦书淮,道,“秦档头,码头那边怎么样了?哎,都怪我中了漕帮的调虎离山之计!我……”

    秦书淮虚弱地说道,“成香主,什么都别说了!码头上的漕帮已经被我们杀得差不多了,不过我青龙帮的弟兄也几乎死伤殆尽!”说着,又指着西边方向说道,“有个漕帮的档头往那跑了,你们快帮我追。他杀了我堂好多兄弟,我绝……绝不能放过他!”

    说罢,又捂着肚子,一阵咳嗽。

    成霸眉头一皱,说道,“秦兄,那边是密林,又是黑夜,怕是不好找吧?不如我先帮你疗伤。”

    秦书淮摇摇头,道,“不,他也受了重伤,一定跑不远的!成香主,你、你一定要帮我,要不我死也不瞑目。”

    成霸眼珠子一转,忽然脸上掠过一丝喜色,说道,“好!既然秦兄这么说,我这就派人去搜寻!无论如何,定要将此恶贼找到,为青龙堂的弟兄报仇!”

    说罢,成霸又对手下说道,“快,立即去那边寻找漕帮恶贼,一定要找出来!”

    众人轰然应了一声,然后纷纷往西边方向跑去。

    现场很快只剩下了成霸、齐骋以及成霸的五六个心腹跟班。

    成霸渐渐地目露凶光,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秦书淮道,“成香主,你因何笑?”

    “哈哈,我笑是因为你蠢啊!”

    秦书淮“不解”地问道,“我哪里蠢了?”

    成霸不无得意地说道,“我和你师父斗了小半辈子,你竟然丝毫没看出来?我带着人兜了一个大圈子,摆明了是坑你,你又没看出来?你说你蠢不蠢?”

    见秦书淮不说话,成霸又道,“本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还真不好杀你。但是你还真是蠢到家了,非要让我去追什么漕帮档头,硬是给了我调开他们的理由。哈哈,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

    齐骋也阴笑着插话道,“小子,你天赋确实好,老实说我活了大半辈子还没见过你这样的天才。不过,光有天赋没有脑子,连天都帮不了你,哈哈!别怪我们,要怪就怪你自己太蠢了!”

    成霸道,“小子,还有什么遗言要交代没?趁现在赶紧说吧。”

    秦书淮慢慢地直起了身,一只手按住了长剑的剑柄,轻笑道,“谁蠢谁聪明……不到最后我看还是别妄下结论的好。”